《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七百二十一章 老将出马

三匹战马里,有两名女骑士,而李永生对打头的那名初阶司修,有着比较深的印象。

这个女人,他曾经在顺天府见过不止一次。

此女叫什么名字,他不是很清楚,但她是曲胜男身边的人。

三匹马飞驰而来,很快就来到了李永生面前。

当先的女骑士看清楚他的相貌之后,先是一喜,然后飞身下马,高声发话,“果然是李大师亲临,见过李大师。”

李永生一摆手,笑着发话,“无须多礼,怎么你也来了……是不是曲老来了?”

“正是如此,”女司修大声回答。

她的言行,很有点军人的果敢和精练,在顺天府的时候,她可是没体现出来这种气势。

紧接着,她道出来意,“曲将军正在军营中,她身体终是有点不便,不能前来迎接李大师,还请您海涵。”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李永生无奈地摇摇头,“我何德何能,敢让曲老出来相迎?你此番前来,可是她老人家有什么话示下?”

女军人又施一个礼,大声回答,“曲老请您入军营相见。”

“这个军营,水可是深得很,”李永生扬一下眉毛,“我若进入,实在多有不便,还请曲老海涵了。”

这是他有点怨气,但也是实话,军营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在地方上的军役房尚且如此,备战期间的野战驻地,就更是这样了。

别的不说,李永生这一行人里,若是有人跟其他势力有瓜葛,在军营里窥破一些虚实,有可能对军队产生极为残酷的后果。

所以一旦进入临战的军营,就只能乖乖地听从对方的号令。

李永生倒是不怕曲胜男坑他,但是就算曲老刻意维护,军营里的很多规矩,也不是能随便改变的。

撇开对顾军役使的观感不提,李永生只为了自由,也不会随意踏入军营。

更别说他身边的道宫之人、车里的俘虏……都要接受军营的检查才行。

“这个……”女军人有点着急了,她思考一下,提出了建议,“您要是觉得军营里不方便,可以先到军营外等着,我邀请曲老来见您,可好?”

“这个倒是可以,”李永生点点头,一拨马头,“你带路吧。”

女军人欣然领命上马,而跟她同来的两名骑士,又驱马冲着军营疾驰而去,显然是要去通报。

李永生也不着急赶路,不紧不慢地向着军营进发,顺便还跟女军人聊两句。

原来这一次曲胜男前来,是她自告奋勇,要护卫坤帅。

两年以前,坤帅曾经北巡,曲胜男当时没有跟随。

但是这一次不同了,是个人就知道,此番是真的可能打起来的。

鉴于幽州郡糟糕的现状,朝廷给坤帅派不出多少兵马,曲胜男主动请命陪她北上。

按说她已经退休了,但是她在西疆,也算是个传奇人物,影响极大,而且她的身体已经被治愈了,虽然不复当年之勇,可也不会因为伤病影响战事。

于是朝廷同意了她的请求。

有鉴于她的身份特殊,名头又响,坤帅不让她进入险地,特意令她为自己的特使,负责四周的联络沟通,也算是物尽其用。

这效果还真的不错,别看顾茂真这堂堂的初阶真人,是雄踞一方的关陇军役使,遇到曲胜男这小司修,都不敢颐指气使。

反倒是曲老看不惯某些事,可以跑到顾军役使面前,指手画脚地训他一顿,他还只能捏着鼻子忍着——固然是敬重军中老将,也是因为,坤帅就在距离不远处。

一行人说笑着,来到距离军营两里地处,李永生勒住了马缰,“就到这儿吧,再往前走就不方便了。”

他是懂规矩的,李某人自己走江湖,都要尽量跟来历不明的人拉开距离,大军出动,又怎么可能容忍周边有人窥视?

两里地,是军队在野外驻扎时,能接受的极限,再近就绝对不行了,稍微超过两里地的话,可以有些露天的集市——必须是露天的,要不然你把投石机架在房子里咋办?

这个军营两里地外,也有集市,零零散散有几十个摊位,都是露天的,有人开了茶水摊子供人歇脚,也不过是搭了一个雨棚,周边是不敢遮挡的。

李永生等人围着各个摊子转一转,毕竟也算一种生活体验。

但是这些摊子都简陋得很,有卖草药的,有卖羊肉的,还有修缮衣服、皮甲的,更多的是收购军需品的。

这个军需品,是军校们多出的个人物品,比如说穿旧的靴子,又比如说军中用来个人急救的药品,还比如说……报废的兵器。

别看兵器报废了,毕竟是铁器,回炉一下就能铸成别的物品,甚至连断了的弓弦,也有人收购,因为很多地方用得到。

没办法,温饱型社会就是这样,随便什么破铜烂铁,都有人稀罕,废物利用的效率极高。

摊子没转完呢,军营里又驰出一队骑兵来,前面八匹马开道,后面一匹红色的骏马上,端坐着一名老妇人,一身戎装,腰杆挺得笔直,正是许久不见的曲胜男。

李永生一时间有点感慨,感觉像是看到了佘太君。

不管怎么说,曲胜男这样的扮相,还真的迥异于她在京城的形象,那个弱不禁风却又带一点顽强的老妇人,终于有了军中宿将的气质。

曲胜男策马到他面前,纵身一跃跳下马来,却是好悬扭了腰,“咦,这马低了一点……永生怎么不进军营?”

“进军营太不方便了,”李永生走上前,搀扶她一把,笑着发话,“我这一行人里,好多都是不合适进军营的。”

曲胜男的动作还是很敏捷的,拽着他走了几步,轻声发话,“听说你带着审讯高手?”

“带是带着,但是除了天机殿,就是北极宫的人,”李永生无奈地一摊双手,其实独狼也是审讯高手,不过此刻他显然不能多说,“都不方便。”

“天机殿为什么不方便?”曲胜男眉头一皱,下意识地发问,不过很快地,她就反应了过来,“这才真是的……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计较这个?”

李永生无言以对。

曲胜男想一想,继续发问,“不能把人派进军营吗?”

虽然她能力压顾茂真这真人修为的军役使,但是对上天机殿的人,她毫无发挥的余地,更别说道宫中人了,所以她只能请托这个年轻人。

“不能,”李永生很干脆地点点头,“你很着急审讯那些人吗?”

“当然,”曲胜男皱着眉头发话,一脸的肃穆,“柔然边境有异动,坤帅的处境不太妙,关陇军团最好再前出三百里到五百里,不用大规模前出,纵列即可。”

这话就说得非常掏心窝子了,可以说算是极为重要的军情。

若是柔然人能知道,关陇军团打算摆出一字长蛇阵,他们能先期做好准备,隐秘地发起攻击的话,可以让关陇军团吃亏——至于是大亏小亏,那就要看具体情况了。

她显然是非常相信李永生的,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治好了她的老伤,还因为李永生在擒拿柔然佛修一事上,做出了最大的贡献。

然而,如果真的像她说的这样,那么,就能解释为何关陇军团迟迟不动了,军中内奸不加以肃清,这样纵向排列的危害极大。

轻一点的,就是军情计划被泄露出去,重一点的,那就是个别将领出现问题,因为是一字长蛇,距离比较远,军团不能如臂使指地指挥军队,一旦出现问题,后果不堪设想。

“这我也没办法,”李永生表示自己无能为力,“你们若想请我们帮忙审讯,最好到军营外面来,我可以跟我的同伴商量一下。”

“那你等着我,”曲胜男别看是老妇人,却是说做就做的军人脾气,一转身就走向了那匹红色的骏马。

她带来的人,却没有全部离开,很随意地站在那里,也不知道是监视之意,还是对曲老将军很有信心。

大约又过两炷香的功夫,军营里驰出了大队人马,足有千人,曲胜男和一个面白无须的家伙并行着。

这家伙就是关陇军役使顾茂真,他走近之后下马,冲李永生一群人团团一拱手,“顾茂真见过各位,多谢诸位此前的帮助,有失远迎,还请诸位包涵。”

这边的人待理不待理地回个礼,公孙未明和佘供奉更是连动都懒得动——有失远迎?什么屁话,你根本就没打算接待我们好吧?

顾军役使也不跟他们计较,他四下看一眼,冲一个方向一指,“就在那边吧,十里之外,搭起帐篷审讯嫌疑人……诸位看可好?”

公孙未明不干了,“你这跟谁说话呢?这点修为……不要随便摆谱!”

若是尽起军营里的大军,三个公孙未明也只有被碾压的份儿,但是只论修为,顾茂真还真的被很多人鄙视。

顾军役使很无奈地看他一眼,“未明准证是吧?我不知道你们这里谁是头儿,你是吗?”

这就是不着痕迹地将了一军——有天机殿和北极宫的真人在,你区区公孙家算个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