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七百章 天机殿来人

李永生没有为朝安局的人辩解——这不可能,他还记得这厮试图绑架自己呢。

所以他就是淡淡地发话,“你们是否奸细,这回头再说,我只想知道,关于自杀的这厮,你们不想说点什么吗?”

三名朝安局的人,太想说点什么了,一股脑将此人的情况汇报了出来。

这名初阶司修是出自于勋贵之家,不过上上代就破落了,来历尚算清白,在朝安局也公干了七八年,是先皇时期,就来到了朝安局的。

此人平时行事极为稳重,虽然稍微喜好酒色,但从来不会耽误公事,大家也很信任他,若不是他修炼的天赋普通,卡在初阶司修这里上不去,还可能会有更好的发展。

至于说此人是何时被柔然国收买的,三名同事表示,他们完全没想到,此人竟然不可靠。

不过高阶司修也说了,己方要求四个人一起进来旁观,就是此人建议的。

按照已经发生的结果来推断,不得不说,这件事一环扣一环,发生得还是挺合理。

朝安局要求带走冉真人,合理吧?

一旦把人带走,有奸细作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那就不用说了。

北极宫不答应带走人,那就等天机殿的人来,天机殿的人一到,肯定会为己方争取条件,那么,这四名司修就有机会旁观审讯过程。

天机殿的人没到,那就可以理直气壮要求旁观,还要申请用留影石留影。

你们不答应用留影石?那也行啊,我们四人都要参与旁观。

高阶司修觉得,自己的下属提的建议很不错,就直接采纳了,充分为己方争取了好处,却没想到,里面埋了这么大一个坑。

说到这里,他也是恨得咬牙切齿,“从没想到,王二竟然是柔然国的奸细!埋伏了这么多年……真是朝安局的耻辱。”

李永生倒没觉得太吃惊,朝安局组织严密,审查也严格,但要说完全没有奸细,那也未必——对于很多意志不是那么坚定的人来说,是否背叛,只是在于筹码的多少。

所以他淡淡地表示,“这件事,朝安局总要给出一个交待才行……一个差点坏了高阶真人口供的奸细,你们几位,是打算接受搜魂,还是回去接受朝安局自己的调查?”

那三位情不自禁地发起抖来,他们非常清楚,就算眼前这些道宫中人不追究自己,回去接受朝安局的内部调查,也不会比接受搜魂强到什么地方去——很有可能更糟糕。

高阶司修噗通一声就跪下了,连连磕头,“还望李大人垂怜。”

别看朝安局在朝廷里威风凛凛,可以随意拿捏朝中大臣,但是在这种严苛的制度下,一旦遇到事情,他们也是身不由己的可怜虫。

自家人最知道自家事,只有身在朝安局,才知道朝安局到底有多么可怕。

李永生冷哼一声,“将你们此行的经过,一一写出来……”

话音未落,有人出声了,“李大人,此人似乎已经是傀儡了。”

说话的是慧仙观的都管。

此人虽然仅仅是中阶真人,但是在天机推演上,他有非同寻常的造诣。

大家都在审问三名司修,他却是趁着机会,去看一下那个正在吊命的司修,终于是在对方咽气之前,成功地推演了一下天机。

推演活人和死人,这难易程度大不相同——这也是张老实力求留下对方最后一口气的原因。

只不过,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找朝安局麻烦的上面了,一时没注意到这里。

然后,都管就发现,此人的天机,呈“假命”之像,也就是说,不是傀儡,就是被人夺舍了。

兹事体大,他推演再三,确定没有出现错误。

但是他光顾着发掘真相了,一时激动,就没反应过来,自己是在给朝安局脱罪。

当然,也许他认为,真相才是最重要的,跟朝安局的矛盾并不重要。

听到他这话,大家赶忙又把注意力转到了那元凶身上,倒是其他三名朝安局的人,感动得热泪盈眶。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经过这番折腾,那个服毒且自爆识海的家伙,已经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本来还是个植物人,现在是彻底成了死人。

但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高堂主随手拿出七块阵石来,快捷地摆出一个“七星回魂阵”,在此人的肉身尚未冷却之前,再次推演了一下天机。

果不其然,此人还真的是身具“假命”之像。

高堂主虽然很不喜欢这个结论,但他是要脸的,而且尽快推断出真相,也很重要,他忍不住皱一皱眉头,“难道……真的是被人所乘?”

“被人所乘,也要有个经过,”张老实冷哼一声,他对朝安局的印象并不好,当年他查案子,不止一次被这帮不讲理的混蛋刁难过。

当然,更重要的是,身为曾经的第一捕头,他对朝安局如此掉链子,非常看不过眼——简直是在丢朝廷的脸,亏你们还自以为,比我们刑捕部高出一筹!

他愤愤不平地发话,“这件事的内情,很有必要了解清楚。”

张老实并没有意识到,他跟着李永生办事,原本只是不得已而为之,等闲不肯多嘴,更不肯多事,现在却是陷得越来越深,都有自己的主意了。

就在这时,旁边一个声音响起,“你们还要不要搜魂了?”

众人闻言扭头看去,却见那惊恐的蜃蛇已经恢复了平静,在佘供奉的安抚下,正盯着那阵中的橙色石头,吞吐着信子。

高堂主微微颔首,然后招呼大家向后退一退,供佘供奉施为。

朝安局的三人,也不敢再说什么了,只能魂不守舍地站在那里。

李永生的眉头微微一皱,正犹豫着要不要出声,猛然间,他一侧头,看向东方。

他这个动作比较大,别人注意到之后,也是齐齐看向那一处。

天际出现三个小黑点,转瞬间就变得大了起来,来到慧仙观外,高声发话,“天机殿行走,求见道宫诸位大德。”

高堂主见状,微微地一皱眉,低声嘀咕一句,“怎么是这厮来了?”

天机殿此来的,是两名高阶真人和一名中阶真人,打头的这位姓舒,不但高堂主认识,连慧仙观的都管也认识此人,“舒真人?”

舒真人来的时候,显然已经了解过这里的情况,依足了规矩拜山门。

他可以不把慧仙观放在眼里,但是观里还有四大宫诸多真人,只能老老实实拜山。

待进入慧仙观,听说了王二的事情后,他勃然大怒,原本还想争取的事,也不用提了,只能黑着脸表示,“先搜魂吧,搜魂之后,这厮若是还有价值,我再将人带走。”

既然有大人物来了,北极宫倒也不介意卖弄一下自家的搜魂手段。

然而下一刻,舒真人冲着中阶真人一扬下巴,“方真人,看你的了。”

方真人上前一步,“敢问那贼秃在哪里?”

高堂主不答应了,脸一沉发话,“搜魂是我北极宫的事,你们耐心看着便是。”

“咦?”舒真人讶异地看他一眼,“你十方堂何时也学会搜魂了?”

高堂主的脸越发地黑了,“姓舒的你是想找碴吗?要不咱们先做一场?”

“跟我做一场,就凭你?”舒真人不屑地看他一眼,“也罢,你若赢了,我就……”

“你就想怎么样?”张木子火了,她知道高堂主的战力并不算太出色,于是怒视着对方,“我们捉到的人,能答允你旁听,已经是给天机殿面子了,莫非你还想在道观里面撒野?”

“这……”舒真人还真没想到,自己竟然是被一个小家伙给呛了,一时间有点哭笑不得,“姓高的,你们北极宫现在真是好规矩。”

道门虽然不比官府,上下尊卑森严,但也非常注重礼节,有高堂主在,小小初阶真人随口插话,是不太合适。

高堂主却是很高兴,“人是他们捉的,我也是接到求助之后赶来的,她这话也没说错啊。”

你是接到求助赶来的?舒真人狐疑地上下看高真人两眼,“你可知,佛修不乏意念坚定之辈,尤其是这种奸细,搜魂难度很大?”

他很是怀疑,这厮不出手,居然还能有人活捉了柔然的准证奸细。

“废话,不难人家会求援吗?”高堂主得意洋洋地看他一眼,“跟我们来,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北极宫的搜魂手段。”

来到布了阵的院子里,舒真人这才发现,此处还有不少真人,至于站在那里的佘供奉,他没怎么在意,倒是阵法中那块橙色小石头,让他打量了好几眼。

“后退,”高堂主不让他靠近,“刚才朝安局的人,已经激发过佛修的寄偶之术了,我对你们信不过。”

“朝安局算什么?”舒真人不以为然地哼一声,一来,天机殿确实看不起朝安局,二来就是,朝安局掉了链子,其实让他挺尴尬的——大家终归都是皇族体系的。

直到佘供奉走上前,他才盯住了那半透明的小蛇,“这是何物?”

高堂主却是逮住了机会,不屑地哼一声,“连此物都不认识,亏你也配说搜魂!”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