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六百九十章 鱼龙混杂

牛真人一点都不想被搜魂,他赶来此处,是了结老爹的因果,他不想把自己也陷进去。

于是他果断表示,傍晚有黄土坡的好汉要过来,你不信我说的,可以抓住他们问。

黄土坡的好汉是一群盗匪,原本根基就在上党,卫国战争胜利之后,光宗剿匪练兵,不过那时天下太平,那些积年惯匪被抓住之后,下场都很惨。

黄土坡这帮盗匪,一开始没看清楚形势,还想跟光宗要个官来做一做,等发现情形不对,后悔也晚了,于是直接遁入了幽并两郡之间的大山里。

此后每隔一两年,他们都要出来刷一刷存在感,专抢各地大户,并不随便伤人,大约也是等着再次被招安。

最后他们是抢了军役房的一处粮仓,惹得大军出动剿匪,他们才不得不再次偃旗息鼓,十余年不见音讯。

这山匪有三个头目,大头目和二头目,都是积年的真人,近年来又冒出一名三头目,也是悟真了的。

此次来这里,跟牛真人谈事的,就是三头目。

牛真人对外亮出的身份,也是因果殿行走,而且是未必支持天家,只支持地方上自我保护——黎庶至上。

现在的并州已经乱了,打什么旗号的都有,牛鬼蛇神群魔乱舞,反正在下面的州郡里,因果殿的身份,是很难验证的,倒也不虞人戳穿。

黄土坡这位三当家,也喊出了自己的身份——他是光宗的私生子,他的母亲和光宗结识于江湖中,因为被奸人所阻,他的母亲不得入宫,生下他不久就郁郁而终。

前一阵太皇太妃刚薨,他就亮出了太皇太妃为他出具的证明文书,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弄来的。

这位准亲王,也没有抢夺江山的打算,他现在主张的是地方自保。

牛真人是“因果殿”的,三头目是“皇族”,两边就有点接触。

这次来谈事儿的,就是三头目——大头目二头目都老了,那可四十年前就是真人了,若不是端着真人的身份,想要讨一份足以光宗耀祖的官职,他们当年就会被招安了。

不过这三头目,倒不是一无是处的土棍,也没有被冲昏了头脑,他来谈判的时候,一路上非常小心谨慎,甚至在距离山村十余里的地方,就发现了不妥,扔下身边的喽啰,转头就跑。

但是李永生这边有六名真人,再加上刚刚归附过来的天姥双杀,若是被此人跑了,以后都没脸见人了。

半个时辰之后,三头目被公孙未明捉了回来,他随身的三十余名积年老匪,也束手就擒,在战斗的过程中,还死了三人,重伤五人。

这位的心脏着实不小,被拿到村子口,嘴里还咬牙切齿地大喊,“敢冒犯我赵十亲王,我看你们是统统不想要命了。”

李永生一行人听得是啼笑皆非——堂堂的赵氏亲王,居然在山匪的山寨里,做一个小小的三头目,你这么吊,光宗知道吗?

杜晶晶二话不说,上前就是噼里啪啦一顿乱揍,“本真人见的皇族多了,没见过你这种獐头鼠目的……真是给赵家人丢脸。”

三头目还不明就里,一口咬定自己就是光宗的儿子,甚至着重强调,有太皇太妃出具的身份证明。

李永生心知,遇上这种人,你再怎么戳穿都没用,人家一口咬死了就是皇族,除非将人拿到顺天府宗正院,否则绝对不会改口。

所以他也就懒得多说了,看一眼张老实,“搜魂吧。”

三头目一听,直接吓尿了,跪在地上大声喊,“饶命,饶命……你们想知道什么?”

他脸皮厚,敢耍无赖,但是架不住,搜魂这玩意儿没轻重啊,哪怕是真的亲王,一旦搜魂被搜成白痴,那也只能追悔莫及徒呼奈何。

一干人见状,哭笑不得地摇头,就这点胆子,也敢冒充皇家血脉?

由此也可以看出,并州郡乱到什么样的程度了——自封为光宗十皇子,竟然没人过问。

这三头目也挺光棍,一旦放下皇子的身份,那是相当地配合,对于晋王府纳贤馆的事情,他略知一二,“很多人都打着晋王府的幌子,不过打纳贤馆旗号的,主要是两拨人。”

这两拨人具体怎么联络,他也不太清楚,这里的势力实在太复杂了,而且面孔变得特别快,平常大家也都是神出鬼没的,不过江湖中人行事,原本也就是如此。

对于柔然佛修,他是根本不清楚,也没听怎么说过,倒是去年还是前年,听黄土坡的大头目提过一次,却也没细说。

这是邀请咱们,去攻打黄土坡吗?李永生几人面面相觑。

两名四十余年前的真人,现在修为到了何种程度,不太好判断,不过若是修炼资源跟得上的话,半步真君是应该差不离的。

见他们迟疑,张老实又站了出来,“算了,还是搜魂吧,把黄土坡的情况摸清楚,不难的话,咱们还是直接上门灭了他们算了。”

他是刑捕部出身,对山匪贼寇什么的,没有任何的好感,虽然眼下是遁世了,但是遇到这种人,还是本能地想处理干净。

这不仅仅是职业习惯,更关键的是,他本身也是嫉恶如仇的。

“喂喂,”三头目听到这话,吓了一大跳,“你们问我们什么,我都说了啊,也没有骗你们……为啥要搜魂呢?”

“因为我们要去攻打黄土坡,”张老实闷声闷气地回答,“而且你们是山匪,不劳而获劫掠地方,惹得黎庶怨声载道,本来就是人人得而诛之。”

“我们没有怎么劫掠地方啊,”三头目大声地发话,“大不过抢了几个粮仓,也是官家的……大多时候,我们自己也劳作,不但种田,还采集山货变卖。”

我是官你是匪啊!张老实叹口气,也懒得跟这厮多说,“下辈子不要再做山匪了。”

“我不服啊,”三头目闻言,吓得高声叫了起来,“多少人还不计较我们的山匪身份,要收编我们呢……我就算被押送到官府,也罪不至死!”

张老实憨厚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不屑来,“怎么可能不死?”

“上党军役房还要招安我们呢,”三头目大声回答,“他们答应了,可以戴罪立功……你凭什么就要判我死罪?”

“上党军役房?”张老实的脸上,露出了更加不屑的笑容,“他们懂个鸟蛋……算了,反正你黄土坡没有答应招安,对吧?”

“别介,你听我说,”三头目见这厮还能讲理,马上鼓动三寸不烂之舌,“你们打黄土坡,是不是主要还是想知道,柔然那些大和尚的事情?”

“没错,”张老实点点头,“还有晋王府纳贤馆的事,你不知道,我们只好拿下他们来问了。”

三头目闭上眼睛,急促地喘了两口气,才艰涩地出声发话,“这样,你们打听这事,必然有缘故,我要知道你们的身份。”

“你的要求太多了,”张老实站起身,狞笑着走了过来。

“慢着,”三头目急速地喘口气,“你们的身份,若是能让我信服,我可以配合你们……搞到这些消息。”

张老实走到他的面前,狞笑的脸,凑到了他面前三寸之处,“我搜魂即可,何须令你信服?”

三头目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蹦出嗓子眼了,但是他强自镇定,“没有我的配合,你未必能得到最有用的东西……我是认真的。”

“好了,”杜晶晶走过来,将手里的东西亮了一下,隐约有白芒透出,“看明白了?”

张木子也跟着走过来,做出了一样的动作,她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你可以装神弄鬼,不过敢戏弄我,你想死都难。”

两人拿的都是道宫颁发的敕牌,最是能证明两人身份,尤其这敕牌一旦激发,会有白芒闪亮,更是做不得半点假。

张木子的话,也点明了这一点——北极宫统御整个北方道宫系统,黄土坡正在其势力范围内,他们若是想收拾黄土坡,谁来说情都不管用。

柳麒也走上前,亮一下自己的敕牌,还很好心地劝了一句,“如果你打着别的主意,不如接受搜魂吧……没准你还不会变成白痴。”

三头目接二连三地看到道宫的敕牌,简直要崩溃了,“这……这不是红尘的事儿吗?”

柳真人冷冷地看他一眼,“涉及佛修,你还说这是红尘的事?你的修行知识怎么来的?”

“好了,我说,”三头目是彻底崩溃了,“你们想知道什么,我可以着人去请我家大头领来……你们保证他的人身安全就行。”

李永生几人交换一下眼神,觉得这厮不像是捣鬼的样子,沉吟一下,还是点点头。

三头目选了一个司修,回黄土坡报信儿,还写了一封书信,只是要求大头领来救自己,没有其他的暗示。

这种事儿,大家心里都觉得有点不太靠谱,不过既然打算动手了,也不差让对方知道——反正这三头目没回黄土坡,就已经说明问题了。

然而两天之后,大头领还真来了,他带着三名司修,同行的还有那个负责送信的司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