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六百七十八章 万能李永生

严格来说,军方的精锐们对博灵军南征部队目前的处境,并不感到意外。

虽然说乱拳打死老师傅,但是新兵蛋子组建的军队,能打成现在这个样子,已经很难得了。

大家的惊讶,无非是博灵军南下三湘的时候,开头太惊艳了,以至于众人有了超过常情的期待,现在南征军被打得缩成两团,无非也就是被打回原形。

可饶是如此,博灵军役房还是给其他郡的军役房,做出了一个表率。

只要敢打,大不了也就是个输,而且博灵军将荆王的军队死死地牵制在三湘,令其无力北上,从战略上讲,并不算输。

令朝廷和天家头疼的是,王志云发来了求援文书。

博灵郡要粮饷,要战马要军械,要周围其他郡支援三湘战局——百粤郡可以派兵北上,黔贵郡可以东进。

然而,那两郡各自有各自的情况,百粤承担着京师粮米,大山也不好翻,而黔贵郡本来就没什么粮草,出兵很难,又遭逢连年灾情,地方上的土司也不稳了。

不过由此也看到,李永生前往顺天府,请来的密旨有多么重要了。

若是王志云没有密旨,就要贸然出兵三湘的话,遭遇这种战局,别说跟朝廷求援了,朝廷甚至可能追究他擅自出兵,跨境挑起战端的罪名。

可是有了密旨,朝廷想都不能往这方面想,密旨不便宣之于众,但是天家不可能出尔反尔。

不过,面对博灵的求援,朝廷真有点一筹莫展,最后还是一咬牙,令豫州郡守往博灵调拨一批粮米,再令豫州军役使给博灵调拨过去一批军需。

豫州军役使直接跳脚了,我已经派了五万大军北上勤王,还要我们筹备军需——我们哪里来的那么多军需?

这下朝廷不答应了,你的五万兵,各种军资现在是幽州供应的,你敢说自己的库房里没有军需?

那我豫州还要自保的啊,郡守和军役使联名上书,襄王陈兵豫州东部边界,我们的兵力也被牵制在这里了,军资调拨给博灵,万一豫州有失怎么办?

关键时刻,还是李清明出面了,他表示说,豫州不拨付军资,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必须即刻东征,进入海岱打击襄王。

这两个条件二选一,你们慢慢商量吧。

豫州郡守和军役使又表示为难,襄王的军队战力凶狠,我豫州兵马防守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进攻呢?

他们不说不敢打,只说万一打输了,不但有负朝廷信任,更是担心襄王的军队冲入豫州。

李清明则冷冷地表示:王志云也打输了,但是朝廷谁怪他了?朝廷没有勒令你们攻击海岱,已经是很宽厚了,现在不过是要调拨你一点粮米军需,你叽歪个什么?

你们搞清楚了,是调拨,回头朝廷还会给你补上的!

不肯调拨的话,那就东征海岱吧,打输了不要紧,襄王入豫州,我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正好减轻幽州郡的压力。

事实上,朝廷里有不少人,巴不得襄王打豫州——总好过来打幽州。

但是这个话不能明说,豫州沃野万里,人口众多,一旦被襄王占了,战争潜力瞬间能提升很多倍。

而且豫州一旦失陷,就隔断了朝廷跟中部和南部的联系,政令不通不说,货物都要被阻隔——中南部可是中土的粮仓。

幽州战云密布,不知道有多少人希望,战场能转移到豫州去,但是没谁敢真的说出这话。

李清明借机说出这话,不是他怕死,而是要让豫州郡明白,这场战争,不是豫州能置身事外的,你们现在能安居乐业,已经是很侥幸了。

最终,豫州军役使还是屈服了,好吧,我给豫州送一批军需过去。

朝廷操心的,可不止是这点心,对豫州郡来说,这是天大的事儿,但是搁在朝里,这就不叫事儿。

什么才叫事儿?比如说,柔然在边境挑衅越来越烈了。

又比如说,秦王派兵封锁了西出通道,要捉拿刺客的一家老小,以找出幕后的指使者。

到西疆的通道有很多条,但是秦王封锁的通道,是最好走也是最繁华的,水源、补给以及交易场所很多。

最为关键的是,秦王府的这个行为,怎么看都有点对朝廷不敬,朝廷若是没有反应,接下来很可能出大乱子。

于是天家下旨相召,听说秦王你受伤了,来顺天府治疗吧,这里的名医多得很啊。

这个时候,打死秦王,他也不敢去顺天府。

想前些时候,太皇太妃未薨,两王未反,英王都被羁縻在顺天,差点回不了大名府,过个生日,还好悬被人刺杀了。

别说是阻隔了交通的他,现在的亲王里,敢去顺天府的,恐怕只有英王和成王。

所以秦王就表示,多谢天家关心,不过我伤得有点重,实在走不开。

两边纠缠了多日,可是路不能一直堵着,最后少年天子终于拍板:这样吧,我把太医派几个过去,给你治疗,阴九天也跟过去。

一般而言,阴九天是不会离开顺天府的,这里的权贵实在太多了,谁想请他治病,他也绝不将就伤患——做医生的,原本也该这么坚持。

能请他出顺天府,那就是幽州郡里天大的人物了,至于说出幽州郡,那更是寥寥可数的几次——比如说已故太皇太妃的姑姑曾经病危,不能来顺天,太皇太妃亲自出面,调派了一艘专门的飞舟,送阴大师去治病。

现今幽州郡正在大战,需要治疗的军将就不在少数,天家能在这个时候,将阴大师送往秦王封地治疗,诚意也可见一斑。

柔然人犯边,也是挺令人头疼的事,中土已经有数千游侠儿,赶到了两国边境不远处,但是柔然人像是吃了大力丸一样,挑衅得越起劲儿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京城里有了流言,说大司马若是能北巡一趟,一定能震慑宵小。

天家觉得这说法有道理,但是他又怀疑,这是不是什么人设下的陷阱。

毕竟他所能倚仗的军方大佬,主要是离帅和李清明——坤帅对天家是支持的,也是个靠得住的,但是她跟天家可不算亲近,她万一出事,军方内部肯定又要乱了。

坤帅会不会出事?这谁也说不清楚,别看她的身边护卫森严,但是只要不是带了大军前往,别人就有可乘之机。

还有的其他大事,比如说,宁王是不是跟荆王有默契了?晋王是不是跟柔然有勾结?

少年天子这里的大事,实在是太多了,博灵军求援助的事,就不算大事了。

但是对王志云来说,这可是一等一的大事,当他收到相关消息之后,忍不住狠狠一跺脚,“混蛋!”

为什么这么骂呢?不是因为没有得到军援,而是那豫州军役使将运送的军械和粮米,存进了距离博灵边境很近的一个仓库,不再往南运送了。

这是豫州人心里不高兴,所以有意为难博灵:军援我们准备好了,你们什么时候来取?

但是博灵也不能指责对方,毕竟运送物资,是有风险的,对方愿意帮忙,那是人情,不愿意帮忙,也是本分。

事实上……豫州人还是看博灵笑话的心思多一点,他们调派粮米和军械的时候,也没有瞒住别人,就那么大喇喇地运到了仓库。

只要有点脑子的,都能想到,这东西很有可能是给博灵的——若是备战襄王,那应该往东运,而不是往南运。

王军役使带兵时间不多,但是官府里的猫腻见过不少,博灵郡守也是玩谋算的好手,他很明确地指出:豫州这是拿军援为引子,让叛军将注意力集中到博灵!

他俩的看法,果然相同。

豫州的东西,不是那么好拿的,这是铁铁的吸引仇恨的行为——博灵在运送过程中,很可能遭遇偷袭,就算没有遇到偷袭,也会令叛军更关注博灵,豫州当然就会轻松一些。

这行为很可恶,但是站在豫州郡守和军役使的立场上讲,也不能说就错了。

王志云想了半天,觉得还是不能派大军去运送物资。

大军一动,绝对瞒不住人,起码其他人肯定能知道,博灵得到了援助。

而博灵得到援助之后,肯定要有后续手段的——别人的粮米,不是那么好拿的。

可如果说不要,那也是不可能的,博灵的军资储备有一些,但绝对不能说丰厚——这么一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地方,弄点战马都差点要吐血,军需储备可想而知。

更关键的是,弄到这些军资,博灵还要考虑,将其中一些,投放到缩在三湘的两大块孤军里。

靠近博灵的这一块,不能完全算孤军,跟博灵有联系,不过荆王纳贤馆里的客卿们很活跃,经常在路上截杀。

雷谷旁边的那块孤军,才叫真的悲惨,中间的路都被荆王军队截断了,而雷谷也说了,不参与战争,更不会给孤军提供军资。

那三万军队,就彻彻底底地被困在了那里,虽然安全无忧,但基本上就被解除了武装。

没错,真有三万军队,雷谷出手救援的时候,救下了不到三万人,但是这些天下来,又有小股溃军投奔那里,现在已经超出三万人了。

王志云一咬牙,“得联系李永生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