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六百七十七章 帅府幼虎

李永生的身后,跟着百余残兵,都是博灵军的装束。

其中一人走上前,抬手一拱,“见过李特使。”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叫我特使,”李永生哭笑不得地摇摇头,看看这个熟悉的中阶司修,他出声发问,“怎么没有退回博灵边界去?”

这厮不是别人,正是跟他一路南下的军人之一,巽帅的小儿子,化名是金魁。

“丢不起那个人,”金魁沉声回答,“我可以死,但是不能输。”

可以死,不能输,区区的六个字,令李永生生出了无限感慨。

只有目睹了对方身上的血渍和破烂衣衫,目睹了六处绷带,目睹了那脸上的坚毅,才能深切地感受到,对方说出这六个字,是多么不容易。

他皱一皱眉,“我让你们停下休整,跟过来干什么?”

“金头儿是怕李掌柜你遇到麻烦,”一个军士呲牙一笑。

他的半边头皮已经被削去,雨水不住地冲刷着,鲜血也不住地从他头上流下,他必须得时不时地抹一下脸,那淡淡的红色,让他的笑容显得有点狰狞。

可是他兀自不觉,还喜滋滋地说着,“听说李掌柜家是静疆的?我也是静疆的。”

“你……”李永生无语地指一指他,“先去包扎。”

这一队人马,是建制保存得比较完好的,更难得的是,他们本来是断后的。

大军西撤,面对追兵,总要有人殿后,金魁就毫不犹豫地站出来,担起了殿后的重任。

他是军役部派下来的,是来混战功的,原本不用上战场。

但是他非要申请带兵出征,王志云拗不过他,让他做了一个旅副,带兵的副手。

可是旅帅在突如其来的大战中受伤,他就成了五百残兵的头儿。

在殿后的过程中,他们死伤惨重,可终于挺到了撤退的时候。

跟他南下的那个高阶司修,战死在这场战斗中——这是他从家里带的护卫,护卫的自爆,保障了他们的突围。

五百人,打到现在,就剩这么一点了——在突围的时候,还有两百多人,但是他实在拢不住了,要求大家赶紧跑,活一个算一个。

可也正是因为他的人格魅力,还有一百多袍泽不离不弃。

他身为巽帅的小儿子,又是要出征平叛,所以他从家里弄了一个小小的储物袋,在奔逃的过程中,他为袍泽们提供了必要的干粮、衣物和军械。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这殿后的部队,比别人跑得还快一点。

他们不住地超越友军,金魁忍不住要再拿出一点物资来,帮助这些博灵军人。

可是同为博灵人的袍泽告诫他:你能帮助一个人两个人,但是帮不了所有人。

不管怎么说,他是溃军中表现得极为出彩的一名将领,散去了大部分物资之后,也有人帮他看护受伤的战友,又有一些感激他的人,加入了他的队伍。

随着荆王府军队的离开,又有一些博灵军人赶来,桐灵县里也派出了人手,帮助打扫战场——主要是收敛死者的尸体。

桐灵县丞也来了,对于雷谷今天及时出击,他们还是相当感激的。

至于说桐灵县今天阴差阳错的示警,可能得罪荆王,桐灵人表示无所谓——他们原本就没有归顺荆王,大不了荆王再有军队来,继续示警就是了。

反正现在后悔,也是来不及了,那又何必自寻烦恼?

正说话间,有人带着一个瘦小的中年人走了过来,“县丞,就是此人发出了示警焰火。”

张十一躲在洞里,躲了几乎整整一天,腿都伸不直了。

外面有人来来往往、打打杀杀,他不敢现身,周边没了人,他依旧不敢现身,因为他非常清楚,他一旦被荆王的军队发现,在这野地里,根本逃不脱被追杀的下场。

直到他听到,有操着桐灵话的人经过,到处寻找尸体,他才钻出来。

张十一终于得到了他想得到的荣誉,县丞宣布,奖励他上好白米一石,银元十块。

金魁更是直接塞了一个金馃子过去——若是没有张十一及时地示警,若是雷谷没有及时出动援兵,他很可能再也回不了顺天了。

他没有说自己可能被俘之类的话,很明显,以他的骄傲,可以接受战死,但绝对不会被俘。

李永生看得也是暗暗点头:这厮固然是官二代,但是不得不承认,军人家庭里培养出的子弟,很多时候还是不缺血性的。

博灵军的南下之战,至此就告一段落了,十二万大军,博灵边界处驻扎了五万多,雷谷这里有不到三万人。

边界那五万大军还好,有物资补充,雷谷这边,则是全靠李永生等人的救助了。

就算这样,荆王还不肯干休,第二天就派出使者,求见赵欣欣,要求雷谷放弃对博灵军的庇护——这些叛贼的手上,沾满了三湘黎庶的鲜血。

九公主都懒得跟叔父打嘴皮子官司了,她直接表示,我们不是庇护,而是惩治这些人,鉴于他们没有对桐灵造成实质性的伤害,所以也不会杀人,只会让他们以工代赈。

荆王府对此是相当地不满,但是赵欣欣根本不管他满意不满意,很干脆地表示:这就是我雷谷的意思,你们在三湘怎么打,我不管,到了我的地盘就得听我的。

事实上,博灵军的将士们,对这个结果也有点不满。

接下来的几天,博灵军的溃兵各自归建,在雷谷提供的物资的帮助下,开始安营扎寨——此时正值梅雨季节,大军不可能长期露宿在野外。

雷谷并没有要求大军进入忠义,但是同时,他们也表示,既然得了我雷谷的庇护,你们就得老实呆着,不得随意骚扰地方,也不能随意出击。

金魁对此就相当地不满,他来到雷谷求见赵欣欣:你不能把我们羁縻在这里,反王的气焰又开始嚣张了,我们整顿好之后,还要打出去——你身为英王之女,该心向朝廷才是。

我已经入了道宫,九公主冷冷地回答,雷谷的存在,是为了安置流民,跟周边四县承诺互保,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了。

我是巽帅的幼子,金魁终于忍不住了,亮出了身份:你是亲王之女,我是老帅后人,目前朝廷有难,你我怎么能置之不理?

你仅仅是军中的旅副,我也只是道宫弟子,赵欣欣针锋相对地回答:能庇护下你们,我已经做得够多了,我安置流民付出了多少,你看不到吗?

其他事,就该其他人负责了,不是你我能考虑的。

她说这话的时候,明显是带着气的,但是,她真的也无法做得更多了——天家反应迟钝,亲王们态度暧昧,难道这都是该她负责的?

该作为的上位者不作为,真的令太多人心寒。

金魁还不服气,又去找李永生,希望他能网开一面,多支援一点物资,让博灵军舔伤口的时候,也练一练兵——毕竟你也是博灵人。

李永生表示这不可能,雷谷有雷谷的规矩,你们在休养生息的时候,还得帮雷谷做点工,比如说修一修山路什么的。

金魁顿时大怒:李特使,你可是朝廷特使,博灵出兵三湘,你也是强烈支持的。

我是强烈支持了,是个人都得强烈支持,这是挽救中土国黎庶,李永生正色回答,但是我也做了我能做的、该做的,跟别人相比,我做得太多了。

别的不说,比如说,你想让博灵军从雷谷出击,再次攻击荆王,我都不说允许不允许你这么做,我就问你一句——你出兵的话,军资从哪里来?

博灵想给你补充军资,首先他们得能把物资运过来才行。

什么,指望雷谷帮你们筹备?别逗了,雷谷已经做得太多了。

这本来是朝廷该做的事,不过现在的问题是:朝廷呢?朝廷他们做了什么?

你们这些既得利益者,都不在乎江山社稷,一个个忙着为自己打小算盘,偏偏要求升斗小民发挥情操,忠君爱国毁家纾难。

中土国之所以乱成这样,是我们升斗小民欠这个国家的,还是管理者欠这个国家的?

做人不带这么无耻的!作为管理者和领导者,要点脸行吗?

金魁对这样的问话无言以对,他很想说,我这堂堂的老帅之子,能抛却性命参战平叛,我是不欠任何人的。

但是他说不出来,因为赵欣欣和李永生所作所为,一点都不比他差。

事实上,在他俩辩论的时候,顺天府也在为三湘的战局瞠目结舌。

众人瞩目的南征三路军,被荆王府打成了两块,一块龟缩于博灵边界,一块更是跑到了雷谷的地盘上,请求庇护。

这瞬间逆转的战局,令所有人揪心不已——真就没有人制得了叛军了吗?

事实上,南征军队还是给三湘造成了沉重打击,荆王在淮庆和会稽的军队,至今动不得,还在忙乱地剿杀周边的反抗势力。

而在三湘境内,虽然还有两股博灵军存在,但是荆王府根本顾不得围剿,而是在忙碌地征召新兵,巩固自家的老窝。

在老巢安稳之前,荆王根本无意再让前方的军队出击——吃一堑长一智,根基不保,还谈什么天下霸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