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六百六十五章 低调世子

张老实是在套话,身为曾经的第一名捕,他太懂得这些讯问的技巧了。

不过杜晶晶不知道他是何许人物,很干脆地发话,“张三,你让一让,我来搜魂就是。”

你跟我说搜魂?曾经的中土国第一名捕独狼,怪怪地看了她一眼。

他是刑捕部出身,那是什么职业?他的搜魂术,在整个中土国都排得上号,之所以先前不用,不过是想借着对方清醒的时候,多套点话出来而已。

“好了,交给他吧,”李永生出声,劝住了杜晶晶,“张三的能力,比你想象的要强。”

不到半个时辰,张老实就将这帮人的底细摸清楚了。

这陆真人其实姓水,是云州郡一个马帮的头领,数年前被晋王府收服,最近得到晋王府的调派,来到此处,为晋王府招纳贤才。

并州和幽州的交界处,实在太乱了,不过乱世才能出英才,不是吗?

当然,这招纳都是以武力做后盾,无非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他负责的区域,是上党这一块,杨家在一开始,是很不服气的,不过他身后,有晋王府的纳贤馆支持,硬碰硬了几次,杨家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后,就忍让了。

杨家再是桀骜不驯,赵家人争天下,真的是跟杨家无关,他们可以骂光宗是昏君,那是因为知道光宗奈何不了他们——杨家身后,站的是诸多隐世家族。

可是一旦涉及到江山霸业,一个亲王府,也足以令杨家退缩。

至于陆真人追李永生一行人,就是要把人抓回去,打杨家的脸,本质上是意气之争。

当然,陆真人也感觉到了,这四个人有来头,但是他不怕对方有来头,怕的是没来头——你有来头,正好做晋王的驱策。

必须指出的是,李永生一行人明着过黎关,才最终让陆真人下了追踪的决定。

陆真人并不认为,这帮人的后台,是他一定能对付得了的,他只知道,对方忍气吞声地过黎关,那就是这四个人里,没有真人!

有真人的话,悄悄过黎关还是很容易的。

所以他就追了上来,一来是帮晋王揽才,二来也是出一口恶气。

了解清楚这些因果,杜晶晶问一句,“若咱们四人里,确实没有真人,被他们捉了之后,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张老实沉吟一下,给了一个有点倾向性回答,“已经有百余人不肯服从,被他们斩杀。”

“那就都杀了吧,”杜晶晶第一反应就是这个,然后想起了什么,又看向李永生,“你觉得呢?”

“杀人者人恒杀之,”李永生心不在焉地回答一句,他的心思真的不在这上面。

他想的是,这晋王看起来,马上也要反了……永馨心里会更不好受吧?

陆真人闻言大骇,“这位大哥……大爷!我有话要说!”

“杀了吧,”李永生淡淡地一摆手,“你杀别人的时候,他们也有话要说,你听了吗?”

这是第二波团灭在李永生手里的组合了,四人也都有了经验,杀人的、埋尸的、扰乱天机的……都各有分工。

两波杀人,赚了两个储物袋,李永生和杜晶晶一人一个,张老实忍不住出声发话,“下一个储物袋给我吧……我只要储物袋。”

杜晶晶讶异地看他一眼,“你还差储物袋?”

张老实默然,半天才回答一句,“我夫人现在都还以为,我是制修,雷谷能赐我一个储物袋……夫人也会很高兴。”

杜晶晶不再说话,四人牵着马匹,向山下缓缓走去。

良久,老翁也发话了,“张三之后,再有储物袋,能不能给我?”

杜晶晶很惊讶地看他一眼,“那岂不是说,咱们起码……还得杀两个真人?”

老翁闷声回答,“我觉得,咱们再遇四五个真人,都不稀罕……世道太乱了。”

“唉,”张老实重重地叹口气,没有再说话。

李永生不高兴了,“大家对生活有点信心好不好?都是些什么负能量……”

四人下山之后,二话不说,直奔英王府而去。

打头的就是杜晶晶,她对进入黎关之后的大名府,太不满意了。

快马行了半天,来到了英王的领地,这里的关卡也戒备森严,比上一次还严。

杜晶晶走上前,亮出道宫的敕牌,“我来自玄女宫,要见你家世子,速速通报!”

英王的领地不小,世子接到消息之后,马上安排人领了进来。

待接人的马车来到英王府,世子已经率人在门口相迎了。

不过这一次,露出真实面目的,只有杜晶晶,其他人还是易容改貌。

所以世子并不知道,这些人里还有李永生,他只是冲着杜晶晶一拱手,“见过杜真人,还未恭贺真人悟真之喜,此番未曾出迎,实在是父王远行,我不便随意走动。”

英王镇边,肯定是不能带家小的,事实上,世子为了表示对朝廷的恭顺,连王府都很少出。

杜晶晶很随意地一摆手,“世子也不是外人,此番前来,是带了点欣欣的消息来,你可有静室?”

“静室?有啊,”世子大开正门,将杜晶晶迎了进去,“不过真人远来,一路辛苦……”

杜真人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辛苦什么的就不说了,带我去静室。”

她表现得相当强势,但是世子还真不能计较,只得赔着笑脸,“那么……好吧。”

王府里静室太多了,不过世子还是将人请到了自己的院落。

杜晶晶看一眼跟随的王府侍卫,直接出声,“你们可以退下了,找个侍女上两壶茶。”

见她反客为主,侍卫们也不敢计较,大部分的侍卫,上一次都见识过王府的五行阵,知道此女的厉害。

不过还是有人一拱手,看一眼李永生三人,“那他们三位……”

杜晶晶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带来的人,当然可以跟着进去。”

侍卫们闻言,也只能面面相觑……真人您这么鸠占鹊巢,真的好吗?

世子听得嘴角也忍不住抽动一下,你也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了,把我这堂堂的亲王世子摆到什么位置了?

不过他还真不敢计较,只能当没听到了。

然而,老翁和张老实的眼力价,都不是白给的,在进入静室之前,他俩很自然地停下脚步,守在了门口。

世子见状,心情多少好了一点,然后着人送上一壶茶,这才出声发问,“未知有何隐秘之事?”

“李永生,你来说吧,”杜晶晶看一眼侧坐在旁边的那位。

世子听到这三个字,明显地呆了一下,“是你?”

“是我,”李永生点点头,也不去除伪装,而是直接发问,“黎关那面的乱象,世子可知道?”

世子茫然地摇摇头,“不知道,我现在连王府都不怎么出,黎关的事情,我哪里顾得上?”

“你还是顾一顾的好,”李永生冷冷地发话,“现在是我跟你这么讲,将来换个人,未必就会如此客气了。”

世子的眉头微微一皱:你俩这态度,都是吃了枪药?我好歹也是堂堂王府世子,说话能客气点吗?

不过他终究是没有发作,“黎关那边,据说是关卡比较严,也是仿赭石关旧事……襄王反叛以来,也就赭石关打得还像那么回事。”

他不是一点都不知道黎关的情况,黎关也属大名府地界,他怎么可能一点不知道?

但是一般来说,他不愿意接这样的话茬,也不想养成胡乱点评的习惯——父王在东北镇边,他必须谨言慎行才好。

说起赭石关,李永生这才意识到,赭石关离大名府可不远,“那里打得怎么样了?”

“关已经破了,现在打得很惨,据说是在拿人命填,四五万人已经打没了,”世子意兴索然地回答,“不过我家只能看着,爱莫能助。”

他再怎么韬光养晦,也终究是英王世子,消息肯定比大多数人灵通,既然这么说,肯定就是这么回事,而他的一腔热血无法施展,失落也是难免的。

李永生沉声发话,“那黎关那里的乱象,你一点都不知道?”

“是并州在乱,”世子有气无力地回答,“有些心怀不轨的家伙蠢蠢欲动……晋王跟我家差不多,也不好出手。”

杜晶晶听到这里,忍不住出声,“晋王的纳贤馆,据说很活跃的。”

“是吗?”世子看她一眼,还是有气无力地回答,“那我还真不知道,我说了,王府我都很少出去。”

“源宜商行,可是英王府开的?”李永生眉头一挑。

“是,”世子很干脆地点点头,“以前只做些南北干货,现在也做些粮油买卖,他们怎么了?”

“既然是英王府开的,麻烦可就大了,”李永生沉声发话,“世子可知道,我为何易容改貌来到幽州郡?”

世子先是一愣,然后不以为然地笑一笑,“现在易容改貌来幽州的人很多啊,风云激荡各怀心思……不过李先生如此做,肯定有不得已的原因。”

“我的来意暂且不说,事实上,我想过黎关都是很不容易的,”李永生微微一笑,“不过源宜商行的赵八爷能量很大,只要给了钱,能直接带人过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