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六百六十章 一路向北

李永生和王志云私下里嘲笑了郡守一番,但是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的。

第二天,王军役使拿了一封公文过来,上面封了火漆和气运锁。

同时还有一个木箱子,两尺见方,也是上锁的,不过军役使言明了,“这里面是一些证明文件和财货,也请转交宁致远公公。”

谁说郡守不会来事呢?人家不但有公文有证明,还有……财货!

李永生的脸上,泛起一丝会心的微笑,默默地点点头。

他这个笑容,其实带了点嘲讽,搞得王志云犹豫了一下,才硬着头皮发话,“你说,我要不要给宁御马也准备点礼物?”

这件事,看起来是郡守做主的,其实这是郡守和军役房的联手,功劳也是二人分占,换句话说,若是郡守一力主战,军役使坚决不答应的话,头疼的就该是郡守了。

而且打仗这种事,也不可能让郡守这种行政主官冲锋陷阵,最后还得着落在军役房身上。

王志云也想要大干一场,但是他担心,郡守送礼了,自己没送……会不会不太好?

“你当然不用,”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面无表情地发话,“你要战马是一回事,出兵平叛是另一回事……人都上了战场,性命都要豁出去了,我倒要看看,谁敢收你们的礼物!”

王志云顿时怔住了。

下一刻,他深吸一口气,冲李永生深施一礼,“这一礼,是我替将士们谢谢你……说实话,我从未如此地佩服过一个人,你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

李永生不以为然地摆摆手,“我没有那么高尚,不过就是私心少了点。”

然后王志云又叮嘱一番,双方约定了暗语,最后才以运送军需为幌子,用大车载着李永生三人出了军役房。

到了郊外,三人才抽个空子溜进了一片树林。

张老实行动的时候,悄然无声有如鬼魅,杜晶晶速度虽然也快,但多少失之于方正——本来嘛,道宫的人就不习惯鬼鬼祟祟。

可是看到两名同伴的身法,她反倒是有点不高兴,站在树林里,她轻哼一声,“这王志云做事,也太小心了一点吧?”

张老实淡淡地看她一眼,并没有说话,倒是李永生出声发话,“这种事情,涉及上万人甚至几百万人的生死,再小心也是应该的。”

杜晶晶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但她也是个爱抬杠的性子,“上万人倒是可能,几百万人……你说得有点夸张了吧?”

张老实微微摇头,还是不说话。

“怎么夸张了?”李永生四下乱看,终于判定了方向,嘴里随意地回答,“你听说过没有?因为缺失了一个马掌,摔死了一个传令兵,输掉了一场战争,亡了一个国家?”

三人开始拔脚赶路,杜晶晶却兀自喋喋不休,“那不过是最极端的情况,天底下的事情,哪里有那么凑巧的?”

李永生侧过头来看她一眼,然后正色发话,“你根本没有意识到,咱们这次要做的事情,意味着什么,我就只问你一点……万一被新月国的奸细得知,你觉得他们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

张老实无奈地翻个白眼,心说我不过让你看了两个密窟,你也不用这么刺激我吧?

当然,他也知道,自己只是被捎带了,李永生说的情况,理论上确实可能发生——可能性还不算小。

杜晶晶却是闭嘴了,她爱抬杠,不代表她会胡搅蛮缠。

三人一路前行,来到一处小山包之后,那里出现了一个人和四匹马。

此人是个老翁,中阶司修的修为,不过看他老迈的样子,真要动手的话,不知道能不能发挥出初阶司修的战力。

对过暗号之后,李永生出声发问,“怎么会是四匹马?”

“因为我也要跟三位去顺天,”老翁面无表情地回答,“诸位去内廷,我却要去郡守家,办一些事情。”

李永生微微一愣,就接受了这个答案——郡守不可能单单指望他们三人,那样就太不成熟了,正经是安排亲信跟着,传送一下信息,甚至做出其他的安排,都是应该的。

他没反应,但是张老实竟然出声了,“你不会跟我们同行吧?”

“正是要跟诸位同行,”老翁缓缓地回答,“此去顺天,道阻且长,相互关照才是真的。”

张老实很不满意地哼一声,“我不喜欢你身上御林内卫的气息。”

“咦?”老翁讶然看他一眼,“阁下眼光倒是不错,不过我二十年前就退出了内卫,回家荣养了……跟军队再无关系。”

张老实不再说话,不过看起来,他是真的有些情绪。

李永生出声发问,“你确定不会拖我们后腿吗?”

这话问得有点欺人,他们三人不但化妆了,还隐藏了修为,张老实是制修就不说了,李永生和杜晶晶也全是初阶司修。

老翁却没有在意,只是信心满满地回答,“肯定不会拖后腿,因为……咱们就走不快。”

张老实眉头一皱,忍了半天,还是出声发问,“为何走不快?”

老翁依旧不紧不慢地回答,“因为……博灵需要时间啊,走得太快了不好。”

他的话说得有点含糊,但是这三位秒懂——不管上面同意不同意博灵出兵南下,对博灵郡来说,出兵是需要一个准备过程的。

考虑到还要隐瞒出兵意图,这个过程只会更长,而不是缩短。

所以对博灵郡来说,他们并不希望李永生第一时间赶到顺天府,稳妥起见,还是拖延一些时间为好——这不是不相信御马监,而是这种事情,真的不能不慎重啊。

那么,他们一行四人,慢慢前往顺天即可。

杜晶晶有点开心,因为她终于可以跟李永生多待一段时间了,不过她脸上还是表示出一些不高兴,“既然这样,那又何必仓促赶路呢?不如寻个地方,休息些时日。”

“这样却是不好,”老翁慢吞吞地发话,“这一路上都不会很太平,咱们慢慢赶路,可以减少别人的关注,也不会轻易被人怀疑。”

三名真人被这名中阶司修说得哑口无言。

接下来,当然就是慢吞吞地赶路了,李永生考虑到,四人全部骑马,目标有点大,少不得放出一辆马车来,说我和张老实骑马,老翁你赶马车,就当是护送一个贵女了。

殊不料,他的建议,遭到了其他三人共同的反对。

最后商议的结果是,大家共同乘坐四匹马拉的马车,张老实做车夫,李永生和杜晶晶扮作夫妇,老翁在车里,是个老仆的角色。

李永生表示了反对,但是那三位都觉得这样的设计不错,观风使虽然可以强烈反对,但是最终,他觉得自己也没必要太过坚持。

于是这辆马车不紧不慢地北上了。

四匹马拉的车,就算是豪车了,搁在地球界,相当于是宾利劳斯莱斯一般的存在,每个城市里都有,但是拥有者不是富豪之家,就是婚庆公司。

不过眼下天下大乱,奔逃者众多,所以这四匹马拉的车,又像是一辆豪华大巴,在路上并不少见。

马车一路驶出博灵郡,没有遇到什么麻烦,但是进入豫州郡之后,麻烦骤然增多——可见博灵的治安好,那真不是吹出来的。

不过总算还好,四人的身份证明,是博灵郡守府提供的,四人里又有三人是司修,不管是遇上什么人,都是有惊无险地化解了——一般来说,真人不会堕落到去劫道。

遇到实在躲不过的,花点钱就过去了,而张老实作为车夫,充分地表示出了什么才叫混江湖的,谁敢得寸进尺,他总会让对方明白:我们是不好惹的。

一路行来,杜晶晶真是大开眼界,她甚至很想知道,从哪里还能找到类似张老实这样的人。

不过在走到牧野府的时候,终于走不动了,一股一股的流寇冒了出来,张老实再懂得江湖生存的门路,也架不住对方一定要狠抢一场的心思。

不管怎么说,他表面表现出来的,仅仅是制修修为。

李永生甚至都出面了,打退了两股流寇。

老翁表示,再往前走,真的不好走了,实在不行,咱们还是走宜阳入并州郡吧。

强行打过去,肯定没问题,但是一路上辛辛苦苦,装了半个多月的孙子,就前功尽弃了。

大家商量一下,觉得进并州郡也无所谓,大不了从上党穿行进入大名府——到了大名府,那就是英王的地盘了,应该可以得到部分支持。

李永生不太想穿行上党,因为那里有个杨家,是跟他有过纷争的。

但是杜晶晶表示,这个无所谓……咱们都化妆了不是?

然而,这西行之路也不好走,宜阳的山匪也不少,尤其是越往西,悍匪越多。

因为往西是远离幽州郡,李永生等人觉得,适当地出一下手,也无所谓——我们是在离开顺天的路上,应该不至于引起太多的关注吧。

当他们接近上阳的时候,终于遇到了最大的麻烦:竟然有真人出面,拦截他们的马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