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六百五十章 清除奸细

襄王是有个惊艳的开局,但是在赭石关碰到了钉子,气势顿时为之一滞。

荆王是恰恰相反,他的开局很不怎么样,因为在起兵之前,他就将三湘搅了一个乱七八糟,所以他所占下的那些无主之地,其实早就被视为荆王府的地盘了。

而随着荆王府的东进,他们的气势越打越强。

淮庆郡根本没想到,荆王的目标是他们,虽然在边界上,他们也布了重兵防守,但是准备得还是不够充分。

荆王遭遇的最强烈的抵抗,就是在三湘和淮庆边界发生的,淮庆足足抵挡了五天,在杀伤对方三千人之后,才被攻破了防线。

防线一破,淮庆守军的士气急转直下,有两万多没有来得及逃跑的守军,被荆王俘虏了。

这不是国战,遇到不可敌的情况,军士们拼死战斗的情况比较少见,其实他们跟黎庶想的也一样:这是你赵家人自家争家产,我们战斗过了,打不过,被俘虏就俘虏吧。

荆王府在这一点上,做得很漂亮,他们直接收编了俘虏的军队,还挑了些将领出来带兵,打着“淮庆人不打淮庆人”的幌子,一路攻城拔寨。

想一想也是,荆王为了造反,连勾结胡畏族和真神教的事都做了,还容不下淮庆降兵?

最坑的是,淮庆郡真没做好被全面入侵的准备,荆王府的军队,以急行军的速度,攻占着淮庆。

与此同时,雷谷也并不太平。

按说荆王往东打得正开心,没心情在后方招惹强敌,但事实上,因为这里成了三湘郡最稳定的地方,雷谷的人流量大增。

现在的雷谷,已经不仅仅是一个赈济的中心了,有向城镇发展的趋势。

很多人来雷谷,并不是冲着以工代赈来的——灵谷虽好,也不是人人能惦记的。

他们自己带来了粮米,只求在这里有个落脚的地方,更有人专程将熟食运往山外,赚取粮食的差价——熟食是不耐保存,但是上规模贩运的话,也可以培养出专业的需求。

在剧增的人流量里,各方来的探子,也陡然增多。

对于探子,雷谷本来是无可无不可——他们并不介入朝争,只管赈济流民。

不过最终,李永生还是无法忍受了,因为……谷中竟然出现了真神教的探子!

此刻的雷谷,有八万多近九万人。

因为跟周边四个县达成了互助协议,谷中的流民少了一万多,不过战争一起,又有两三万人进来避难,大致就成了眼下的局面。

真神教的探子,不是李永生发现的,雷谷这么多人,他也没精力一一去辨识,更重要的是,很多人进来,不是求赈济的,他们求的是有个安稳的落脚地。

其中有不少人,自诩是忠于朝廷的,不愿与荆王为伍,特地携家带口跑来暂避,他们不愿意雷谷把自己当做流民来对待。

这不符合雷谷的管理制度,这样的人,按说是不许进雷谷的。

然而,此前他们可以这么做,但现在战争已经爆发了,前提不同了,他们若是不接受这些人,就是将对方置于危险的境地。

九公主犹豫半天,最终批准了这些人入谷。

虽然她也强调,这些人要接受雷谷的管理,也要编户连坐,但是人家不端雷谷的饭碗,监管上多少要差一点。

李永生知道有真神教的探子,还是因为朱雀的提醒。

玄女道也有人混入了谷中,虽然玄女宫对香火成神道的气息异常敏感,但对方若是连制修修为都没有的话,也不好辨识出来。

李永生遇到的,就是这种情况,他在走路的时候,一个小女孩儿跟他擦肩而过,他的手里就多了一块小木片。

他根本没顾得上看那小木片,直接回头,目光扫一下小女孩。

女孩儿年纪不大,十一二岁,而且没有修为——不是掩饰,而是真的没有修为。

他心念一动,打个神念到对方身上,想标识一下,然后才意外地感受到了极为轻微的阻力——我去,她受朱雀的庇护?

香火成神道的庇护之力,是做不得假的。

然后他才看一下小木片,上面写了三个人,标注是:真神教徒。

李永生并不怀疑这是假的,他虽然是观风使,但是朱雀对真神教徒的感知能力,比他强得多——同行是冤家。

他有点哭笑不得:我这雷谷,还真是大杂烩了,神道的探子都来了,还不止一家。

不管怎么说,真神教的探子,那是必须打掉的。

李永生并未指派他人,而是自己亲身去查看。

三名探子两男一女,其中外谷就占了一男一女。

外谷就是不怎么受雷谷管理的区域,其实也在雷谷里,只不过靠近东北处的谷口,那里有一块七八里方圆的平地,斜上方不远处,就是雷谷通向山外的大道。

这里有两万多人聚集,甚至可以自己举火做饭。

李永生第一个找到的,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普通男子,此人是一家商队的伙计,荆王兴兵作乱,他们正好迎头撞上,厮杀了一阵,跑到了雷谷来,货物也丢了。

商队还剩下十余人,大部分人进内谷,被当做流民管理了,外谷只留下了两名伙计和受伤的少东家。

按说外谷的条件,比内谷差了很多,不合适商队少东家养伤。

但是外谷自在,不需要接受严格的管理,当然,最关键的是,这里跟外界联系比较方便,商队已经把消息传了出去,正等着家里来人。

要是所有的人都去了内谷,万一错失了信息,就不好了。

这汉子就是伙计之一,连制修都不是,平日里负责砍柴喂马什么的,手脚还算勤快。

李永生不欲惊动此人,远远地打了一道神念过去,要试探对方的神道气息。

哪曾想,一道神念打过去,刚刚辨识到对方身上,确实存在极为隐秘的波动,那汉子就啊地叫一声,四下扫一眼,拔腿就跑。

真要让你跑了,我还不得被永馨笑死?李永生一抬手,想也不想就打出一个黑点。

黑点迅疾地穿行了五十多丈,猛地张开,一张大网正正地将汉子罩住。

那汉子来不及收脚,顿时化作一个滚地葫芦,被缠了一个结结实实。

不远处,一名高阶制修正斜靠在石头上晒太阳,身边还放着两支拐杖,见状蹭地就坐直了身子,大喊一声,“谁敢如此放肆?”

他便是那商队的少东家,双腿受伤不良于行。

一只白色的大手从空中探下来,直接将地上的大网和人都摄了去,只留下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雷谷拿人,自有道理,你最好也莫要乱走。”

哪怕这一片被叫做外谷的区域,也有雷谷的管理团队,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引不起他们的关注?

不过大家顺着大手看去,却是齐齐一震,然后起身拱手,“见过李掌柜。”

“不须多礼,”李永生一摆手,顾不得多说,带着人电射而去,这种人烟稠密之处,真神教徒一旦疯狂起来,那可真的影响太大了。

高阶制修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好久才回过神来:我去,那厮便是雷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李掌柜?可是……小马又会犯了什么事呢?

然后,他就看到数十道不怀好意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自己,忍不住一惊,“老张,小李,你们这是……啥意思啊?”

老张干笑一声,走过来拿起他的双拐,“你行走不便,我帮你拿着东西。”

小李却是掣出一根牛筋来,冷哼一声,“高二少,大家是连坐的,念在这几日相交的情分上,奉劝你一句……莫要自讨苦吃!”

高二少的嘴角抽动一下,“尼玛,他只是我家的雇工啊……”

李永生拎着汉子进入内谷,正撞上杜晶晶。

杜真人见他手里拎着人,眉头微微一皱,“这是什么人?”

“邪教教徒,”李永生随口回答,然后低头看一眼,发现这汉子被制住之后,没有自杀的企图,更多的是一种绝望的情绪。

杜晶晶闻言,眼睛就是一亮,“交给我吧……我来搜魂。”

对这些邪教教徒,李永生并不排除搜魂,不过他还是婉转地劝说一句,“见你搜魂好几次了,这种事情做得多了,对身体不好。”

“什么事情做多了,对身体不好?”李永生身后响起一个声音,回头看时,却发现公孙未明站在不远处,挤眉弄眼地发问,“是外肾亏损吗?”

“你嘴里就没句正经话,”杜晶晶没好气地哼一声,“这是邪教教徒!”

三人寻个隐秘处将人放下,又下了禁制,才开始审问。

那汉子坚决不承认,自己是邪教教徒——我一点修为都没有,怎么可能是邪教教徒?

“嘴硬不是?”李永生冷笑一声,走上前去,一把扯下他的腰带,从腰带里翻出一个指头肚大小的木牌,木牌上是一串异族的符文。

他端详一下木牌,然后在手里抛一抛,冷着脸发问,“你不是邪教教徒的话,这个护符哪儿来的?”

正是因为这块护符的自动激发,汉子才发现了有人窥探自己,从而生出了逃跑的心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