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六百四十章 荆王府援兵

瘦高化修不做声,公孙未明也不着急离开,就那么手拿留影石,斜睥着对方。

在他们两方中间,是张同知的人,小心地从飞舟里搬运出物品。

七八里地,对骑兵而言,还真是眨眼间的事。

耳听得身后传来轰隆隆的蹄声,大地也隐约在颤抖,瘦高化修心里却是越发地忐忑了。

他看得出,对方稳稳地站在那里,那有恃无恐的样子,绝对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的信心满满——你确定知道,骑阵有多么可怕吗?

马蹄声越近,他心里的不安就越明显,到了最后,他实在忍不住出声发话,“你们两家,真的不是一块的?”

“你少跟我扯这些,”公孙未明不屑地一笑,“有种的,你把刚才的话重说一遍。”

“你真要寻死,那我便成全你!”瘦高化修厉喝一声。

他感觉到了,身后的骑兵已经就位,于是大声发话,“最后一个机会,束手就缚,我自会擒了你,去找雷谷说话,我怀疑你是假冒的……军阵之下,不要心存侥幸!”

“军阵,你跟我说军阵?”公孙未明哈哈大笑了起来,“渚阳山的军阵如何?不过是土鸡瓦狗,李渠村的军阵,又能如何?来吧……让我看看你军阵的厉害。”

他才不会被对方的威胁吓到,而且他相信,这二十来人,再加上一百多人的骑阵,还真的没资格留下他。

当然,公孙家的子弟和花司修,可能会不保,但那又如何?公孙家从来不怕流血,反正他们若是出事,荆王府必然会付出千百倍的代价——道宫之怒,那真不是开玩笑的。

反正上一次,护府死士当众偷袭他,他却不得不任由对方离开,这次说成什么,他都不会退缩——公孙家的威名,不能葬送在他的手上!

李渠村、渚阳山……这又是荆王府中人,尽皆知道的事件。

不过瘦高化修已经顾不得考虑这些了,他一摆手,厉喝一声,“骑阵准备……”

“且慢,”有人高叫一声,后面的骑阵里,冲出一个面具人来。

他人戴面具,马也带着面具,他上下打量李永生一行人几眼,冲着瘦高化修一拱手,“将军……还是放这些人离去吧。”

“少装模作样了,”公孙未明冷笑一声,“明明是个真人,非要装成一个司修,脸上有什么毛病,真的见不得人吗?”

见被他识破,面具人也不着恼,只是很无所谓地一摊双手——我就藏头藏脑了,你奈我何?

倒是瘦高化修闻言,眉头微微一皱,“哦,为何要放他们离开?”

面具人懒洋洋地回答,“那英俊化修,是公孙家的准证,那更英俊的家伙,虽然只是司修,但你一定听说过他……雷谷的李掌柜,别看他笑眯眯的人畜无害,下手可辣得很!”

“准证,李掌柜?”瘦高化修的嘴角抽动一下,这两人大名鼎鼎,他如何能不知道?

雷谷的知名高手,是屈指可数的,虽然荆王府连遭屠戮,但那都是隐藏在暗中的道宫中人干的,没人知道是谁具体参与了。

而知名的高手里,公孙家的准证算一个,司修李掌柜算一个。

事实上,李永生的名头,一点都不比公孙未明差,他的战力,是出了名的惊人——就连昔日他在我们酒家的辉煌成果,也被荆王府翻了出来。

那时,荆王府还动过强行请人的心思,后来也主动放弃了。

更可笑的是,雷谷里有传言,说李永生是雷谷谷主的暗卫队长。

赵欣欣身为英王九女,又是栗化主的得意弟子,身边有一队暗卫,是可以被大家理解并接受的,而在传言里,滨北双毒是暗卫的两个副队长。

区区司修,能力压成名已久的滨北双毒,李掌柜的恐怖,可想而知。

——事实上,这些传言并不全是出于好心。

渚阳山一战,吓坏了太多的人,据说有人抗议到玄女宫了,玄女宫那边表示,虽然你们活该,但是……真不是宫里出手的……

反正瘦高化修听到这两个名字,就知道不能再出手了——虽然他出手的欲望愈发地强烈了。

他眼中的一丝狠辣,被公孙未明看到了,他洋洋得意地发话,“怎么,知道我的来历了吧?还嘴硬吗?”

这副得意的样子,是他故意装出来的,就是想骗对方出手,他就好还击了。

瘦高化修的脸色,越发地难看了。

“哈哈,我就是喜欢看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公孙未明呲牙一笑,越发地张狂,然后他又看一眼李永生,“那个家伙说,你比我还英俊……那厮不但没皮没脸,还眼瞎!”

面具人忍不住狠狠地攥一下马背上的缰绳。

花司修见状,忍不住干笑一声,“您不束手就缚,真的太不给荆王府面子了。”

“有俩军功,你了不得啦?”公孙未明脸一绷,“他们没胆子动我,还不敢动你吗?”

荆王府一方的人,却是齐齐噤声,根本不接这话茬。

其中很多人,已经气得脸红脖子粗了,可是这里面的轻重,大家都知道。

又等了等,公孙未明叹一口气,转身离开,“一帮狐假虎威的家伙,荆王竟然指望这些人成事,我真不看好他。”

依旧是挑衅,依旧没有人理他。

倒是那少妇见状,大喊一声,“你们等一等,我们东西还没有搬完。”

李永生一行人跟着转头离开,根本没有人理她。

面具人干笑一声,淡淡地发话,“李掌柜就这么离开了,连个招呼都没有?”

李永生闻言,回头看他一眼,微笑着点点头,“你说得不错,我确实比他英俊,看在你说实话的份上,这次我不跟你们一般计较。”

面具人点点头,“不计较就好……我们跟三湘郡同知的恩怨,你也不会计较吧?”

李永生一摆手,“我是雷谷的掌柜,又不是巡荐部的掌柜。”

他对三湘郡的一干官员,没有半点的好感。

那风韵犹存的少妇闻言,眼睛一瞪,才待说话,却发现荆王的兵马已经展开,围了过来。

“快跑!”张同知抱起一个小孩子,箭一般地蹿向李永生一行人,别看他体态富贵,但是化修的修为,真不是白给。

其他人也相互搀扶着,拔脚就跑。

少妇还待说什么,那高阶司修扛起来她来就跑。

她忍不住尖声地叫着,“我的梳妆台!梳妆台!那是千年紫檀木的……”

“少夫人,再不跑,命都要没了,”高阶司修忍不住大喊一声,压制她的尖叫。

“别管那些身外之物了,”另一个化修高声叫着,一抬手,卷起了其他人,追向李永生。

他的表现,要比张同知还好,能裹起一群人跑,而一郡的同知,只知道抱起一个小孩子,亡命地飞奔。

其实这也怪不得张元平,他是根正苗红的气修,一身的修为,都要仰仗气运加成,尤其是他掌控的气运之宝——同知大印。

三湘气运混乱,他的战力就掉了不少,而且他身为官府中人,一般用不到自己厮杀,他甚至很多年没有这么亡命飞奔过了。

之所以他能记得抱着这个孩子,还是因为孩子是他最疼爱的长孙!

看到他们撒腿逃跑,后面的马队发力,直接兜着圈子围了过来。

有意无意地,他们的圈子,也兜向了李永生一行人。

“滚开!”公孙家一名司修大吼一声,头顶幻化出偌大的一柄长枪,狠狠地扎向左侧冲得最靠前的骑兵,并且带着横扫之力,向后方扫去。

然而,这些骑兵也不是白给的,三骑组成一个三角形,头上猛地冒出一柄虚幻的长槊,狠狠地迎了上来,重重地撞向那一柄长枪。

紧接着,又是六骑冲了上来,人和马身上,冒着淡淡的白光,空中冒出一条虚幻的索子,一股仿佛来自于九天的气势,凌空降下,浩浩荡荡。

“皇族锁龙军阵?”公孙未明眼睛一眯,手中凭空多了一杆亮银枪。

“退下!”就在此刻,有人厉喝一声,不是别人,又是那面具人,他大声发话,“不得对雷谷出手,王府的规矩,你们都不听了吗?”

九匹战马兜个圈子,纷纷撤了回去,空中的长槊和索子,也顿时消散不见。

这九名骑兵中,有人大声抱怨,“是雷谷的人先动手的,我们只是还击。”

“他们先动手,你们也只能抵挡!”面具人大声喊着,“雷谷可以不讲理,咱们不能不守诺言!”

众骑兵闻言,都有些小小的躁动。

“眼瞎的,别跟我玩这个,”公孙未明大声回答,他的脸上,带着明显的不屑,“不就是想靠近了偷袭吗?来,爷站在这里,让你光明正大地袭击一次,看你皇族锁龙军阵有多厉害!”

他嘴上说得厉害,其实还是为了勾对方主动出手,刚才对方的试探,很难说是否留影了,所以他现在心里再不甘,也不能主动出手,以免贻人口实。

面具人沉吟一下,他当然知道,骑兵的主动逼迫,就是要试探对方的承受底线,几次试探之后,若是真能接近到暴起突袭的距离,自然也不会手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