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六百三十一章 “无耻”

中阶化修穆迪正埋伏在路边的草丛里。

他是西瓦族人,是新月国的三大族之一,而他来到中土国,已经有十五个年头。

西瓦族人的相貌,迥异于中土族,所以他只能把自己打扮成胡畏族——这种低劣的种族,他心里真的是看不上的,在新月国没有任何地位可言。

真的,胡畏族在新月国的地位很低,在大家的印象里,还要低于中土族。

不过,都是真神的子民,为了真神的事业,他就忍了,乔装改扮这么久,他在中土国的马盟,也混了一个执事。

不过前些日子,那一场针对马盟的民间骚乱,让他不得不远走暂避风头,他甚至有点埋怨中土的官府体系——控制不住治下的黎庶,不能维护秩序,这怎么能服众?

总之,中土族的暴民不太友善,官府又不得力,那么真神信徒只能凭着自己的一腔热血,来维护真神的荣耀了。

他埋伏在三湘郡边界的一处山谷,身后有八名虔诚的真神信徒,而不远处,还有相同的两组人手——一共二十七个人,他们能在中土掀起天翻地覆的动静。

穆迪从来不怀疑这一点。

二十七个愿意为真神献身的勇士,都是勇士中的勇士,而且得到了真神的庇护,哪怕对方的神子来了,大家都有信心杀死他们——在中土国,这种修为被称作真君。

他们埋伏了很久,从昨天早晨,埋伏到了今天早晨,中间没人的时候,解决了饮食和排泄的问题。

事实上,就连排泄物,都要挖坑掩藏,因为他们不允许被人发现。

但是这不算什么,大家来这里设伏,是要做大事的,做惊天动地的大事,很可能回不去了。

然而,这依旧不算什么,大家要做的,就是惩罚异教徒,将真神的光芒,散播到每一个角落——没错,必须严惩异教徒。

在埋伏的期间,路过了不少人,中土国的人……真的好多啊。

可惜的是,不能随便出手,哪怕一旦出手,能留下上百条人命——他们埋伏的范围不小。

三个挺身队,呈三角形分布,相距差不多有半里地,全力出手的话,能让周边三四里地方圆化作齑粉。

如果中土国能有两名真君路过这一块的话,大家一起发动,也是九死一生。

当然,那需要用到请神术,还有不少勇士需要殉身。

然而,那依旧是值得的,为了真神的荣耀。

穆迪正在胡思乱想,远处又走过来了一个人,步履轻松。

不过穆迪的瞳孔,瞬间缩小了不少——中土国的真人?

从昨天早上到今天早上,路过的人很多,但是还真没有真人这种存在。

搁在往日,这种中土国的高端战力,就值得大家出手了,但是很显然,今天不行,只能放这厮过去。

来的真人是独行的,人不算太魁梧,个子不低,一脸的虬髯。

为了更好地隐藏自己,穆迪屏住了呼吸,转移开目光,脑子里很放松地想着:独行的真人,还真是少见啊。

他见过的真人不少,不管是中土国的,还是新月国的,大部分真人身边,都前呼后拥着很多人。

然而下一刻,他的心嗖地提了起来:那厮……竟然看向了埋伏的第一小组?

第一小组是三个小组前突的部分,他们的任务是,等战斗一打响,就断掉对方的后路,令其逃无可逃。

被发现了吗?穆迪下意识地缩了一下身子……不可能吧?

然后,他就看到那虬髯真人一扬手,冲着第一小组埋伏的地方,打出去十几颗黑点,嘴里大喊一声,“什么人鬼鬼祟祟?给我滚出来!”

居然……真的被发现了?,穆迪觉得很不可思议——这荒郊野外的,我们还藏得这么好。

不过不管怎么说,第一小组是暴露了。

对于这种意外,三个小组也讨论过应对方案,于是三名真人电射而出,直扑对方——万一被发现了,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杀死对手封锁消息。

甚至他们的嘴里还高叫着,“打劫!要钱不要命!”

对方若是真傻到以为,己方是要钱不要命的话,那死了也活该。

不过很显然,虬髯真人并不是傻瓜,而且他的身法极为惊人,瞬间就退出了百丈之外,嘴里还大声怒骂,“三个真人藏在草丛里打劫……当劳资白痴啊?”

很显然,他意识到了什么,瞬移之后转身就跑,“想暗算人是吧?劳资给你们捅出去!”

本来三名真人就没打算放过他,听到这话更是如此了,一名真人手一抬,一道雷电打了出去,直打得那虬髯真人身子一栽。

一个踉跄之后,这厮继续飞逃,而且不顺着马路跑了,直接蹿进了路边的山坡,借助着稀疏的树木来回乱窜——显然他不想吃第二道雷法了。

追击的三名真人做个手势,要其他人继续埋伏,他们三人却是衔尾直追。

此人不除,这一番埋伏就白忙了。

穆迪非常相信,三名真人会诛杀掉那厮,他脑子里不无遗憾地想:若是能使用请神术的话,这厮估计都逃不出百丈!

可惜的是,他们的埋伏,还没等到正主,在这里一使用请神术,极有可能被道宫发现。

若是在中土国西方或者北方使用请神术,道宫还不是很敏感,但是在南方,据说道宫的南方分殿,在疯了一般地追杀一只鸟神。

那鸟神的信众,穆迪还遭遇过,他杀了两人,抢夺了对方的香火,还在其中一名女子的尸体上发泄了一下,他不得不感叹,中土族女人的皮肤,真的就是好啊……

他不认为自己是在亵渎尸体,这是真神的信徒,给异教徒的洗礼,是她的荣幸——哪怕她已经死了。

不知道胡思乱想了多久,穆迪觉得脸上一凉,一抬头,发现天上下起了小雨。

然后他才反应过来:三名真人……已经追出去很久了吧?有半个时辰了吗?

事实上,那三名真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虬髯真人就是李永生伪装的,他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误区:为什么一定要同时对付这三组人呢?各个击破不行吗?

于是,他就设计了这么一出戏,虽然公孙未明很有兴趣扮演一下男主角,不过非常遗憾的是:他察觉不到真神教三组人马的埋伏地点。

若是用心一点一点地感受,他相信自己做得到,但是……那就太令人生疑了。

李永生将三名真人引出来之后,那真的太好对付了,有心算无心,一个简单的阵法,就搞定了三名真人——他甚至还用阵法遮蔽了声音。

去了三名真人,那一组的六名司修就不算多大的事儿了。

穆迪正在疑惑的时候,远处刮起了一阵大风,非常大的风,不少树枝被刮断,疯狂地卷过了他们的藏身之处。

这对他们的伪装,是一个挑战,虽然他们也考虑到一些意外可能,身上的树枝什么的,都插得很牢固,还有人是直接将树枝攥在手里的,但是狂风很容易将他们的伪装吹到一边。

不过穆迪并没有在意这个,身为二号小组的三名真人之一,他考虑得更多的是:刚才有一名古怪的真人路过,现在有又有这么一阵古怪的风吹过,会是偶然吗?

他用眼角的余光去看“长天”,那是二号小组的组长,组里唯一的高阶真人。

长天只是一个代号,这一次来的二十七名勇士,来自于四面八方,都没有暴露真实的名字,他们只有代号。

在大风的掩护下,长天也侧过头来,看着穆迪,眼中满是疑问之色——你感觉到了吗?

他不太确定,自己的感觉是否真实,但是这阵突如其来的大风,让他隐约生出熟悉的感觉:好像有香火愿力的波动?

不得不说,最了解香火成神道的,就是同道中人。

要不是如此,朱雀的信众也不会被这些邪教教徒发现,然后肆无忌惮地杀戮。

二组的人有这样的疑惑,三组的人也有:这阵风似乎不太对劲。

然而,正是因为他们太敏感了,竟然没有人发现,两个木制的圆盘,被风刮得跌落在了马路中央,被几根树枝掩盖着。

下一刻,两个组的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四下都被浓雾包围住了。

“混蛋,我们暴露了!”长天一跃而起,高声大叫着,“请神术,快用请神术!”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不远处,穆迪也跳了起来,睚眦欲裂地大喊,“卑鄙无耻的中土人,有胆子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面对面地决斗吗?”

很好笑是吧?他们可以埋伏设计别人,被别人设计了,对方就是卑鄙无耻,就是胆小。

但是事实上,真的一点都不好笑,真神教徒可以理直气壮做的事,别人做了,就是万恶不赦。

浓雾之外,虬髯真人正在抛出一个又一个的阵盘。

而他身后不远处,公孙未明正指挥着两名化修、十余名司修,疯狂地围攻着六名司修。

这六名真神教的司修,有一个不错的合击阵法,而更关键的是,他们都已经施展了请神术,陷入了一种疯狂的状态中。

这种不要命的家伙,谁遇上都会头疼。

就连公孙未明都不愿意直撄其锋,他一边监视着场中的战斗,一边打量着那两名女性化修,心里忍不住生出些好奇:李永生从哪儿找来的两名真人?

若是没有这两名化修,根本挡不住对方六个爆了种的司修!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