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五百一十九章 伤于教火

丁青莲终于被李永生说服了。

好吧,这话也不是很正确,毕竟说服一个人,是从思想上征服,难度非常大。

这种行为,比从肉体上强奸一个人难多了。

丁青莲只是同意,丁家在以后的合作中,会向李永生支付中品灵石。

中品灵石从哪里来的,李永生不会关心——堂堂观风使,肯定不会擅起边衅。

然后,李永生似乎……就该回了?

呼延真人及时出声,说你再帮朱主持针灸一次如何?

此次之后,我就不拦着你了——关键是我要让某些人看到你的实力。

李永生有些犹豫,这次西疆之行,时间实在是超出了他的预期——永馨说了,让他尽快回去。

但是同时,他若是能展示出足够实力的话,这些隐世家族的修者,能在西疆边境,掀起一场腥风血雨——这对中土国是有好处的。

中品灵石对灵修来说,本身就具有致命的诱惑力,再加上他允诺的医人医器,诱惑力就更大了,足以令人铤而走险。

李永生从来都不是一个专注防御的人,新月国敢把灵石调到边境上,摆出了进攻的姿势,他绝对不会任由对方进攻。

擅起边衅不是观风使能做的,但是任由子民遭受异族屠戮,也是观风使的失职。

他只不过是在某些事情上,稍微推动了一小下,让大家意识到,跟异族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好吧,他其实也是有点眼红那些中品灵石,若是有足够的灵石的支持,悟真证真什么的,对他来说,根本不存在任何瓶颈。

身为观风使,怎么也得证真成为真君,才好肆无忌惮地在中土国观风。

当然,到了那个时候,他得隐藏修为,否则的话,真君所过之处,哪里有什么世情可言?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了,现在想这些太早,没必要。

于是他又请杜晶晶借用二郎庙的传讯石,给玄女宫发去了信息,告诉赵欣欣,我要晚回去几天,这里有事缠着。

杜执事出面,传讯石的费用,就又是公款消费了,这不是揩公家的油,事实上,她确实有了新的发现——西北边界,真神教的寺庙里,运来了大量的灵石。

要说真神教在中土的真正对手,那就是四大宫,官府都要往后排,官府对的,是在真神教基础上建立的新月国。

这样的消息,哪怕不是源头,作为验证,玄女宫也肯定会报销的。

然后赵欣欣的回话,也传了过来——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又是“早点回来”?李永生对此,也是颇为无语,永馨的语言表达能力……有时候有点大而化之了。

此事按下不表,然后说李永生对朱主持的第五次治疗,他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了。

其实前四次,他已经将朱主持体内残留的道器之气,化解得七七八八了,剩下的那一些,一次两次也转化不完全,更多的是用来修补经脉了。

这一次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差不多有五个半时辰,在这个过程中,二郎庙的人也打破了以往的习惯,居然开始出口发问李永生行针的原理了。

这并不算是偷艺,算是医者之间的切磋,不过李永生回答得多一些,自家问得少一些罢了。

一开始提问的,只是不平真人,到得后来,连二郎庙的主持朱尔寰也出声了。

此次观看治疗的,除了丁青莲和呼延真人,还有一名云姓真人,此人也是归化国族,跟二郎庙小有交情,是呼延真人请来的。

以前四次行针,李永生就是闷着头扎针,这次他居然跟二郎庙的人交流了起来,那么作为旁观者,多少也就听得出点玄奥来。

指望他们完全懂,是不可能的,但是总听得出几分医理,也能真切地感受到二郎神眼的神奇。

治疗完毕之后,云真人根本不等李永生休息,就走上前一弯腰,深施一礼,双手捧上一个玉盒,“恳请李大师笑纳。”

李永生双手接过玉盒,揭开一看,里面正是一块橙色的灵石,他讶异地看对方一眼,“这位真人,这是……什么意思?”

“家父重伤缠身,已有二十余年,”云真人恭恭敬敬地回答,此人归化已久,从相貌和口音上,和普通国族一般无二,“恳请李大师出手。”

“二十多年,”李永生若有所思地看呼延真人一眼,“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受了火伤的?”

呼延真人迟疑一下,微微颔首。

“能不能治,还是两说,”李永生将玉盒合上,递还给对方,“你将人带来,若是我能治,再收你的诊金不迟。”

云真人犹豫一下回答,“家父不良于行,已经有多年了,这块灵石,就当请李大师出诊的费用好了。”

“太贵重了,”李永生一摆手,“我确认一下,伤者真的不能来二郎庙?”

“小云你别扯了,”丁青莲出声了,“你父亲坐马车没问题,你把他带过来,我们还能帮他护法。”

护法只是其一,大家还能再次见识一下李永生医人的手段。

云真人请李永生上门,也是不放心父亲的安全,眼下被人说破,他又是性子比较痛快的,于是点点头,“那行,我去告知他们一声。”

他转身出去了,张木子出声问一句,“漠南云家?”

丁青莲笑着点点头,“张道友好眼光。”

“怪不得,”张木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不再说话。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是杜晶晶不知情,“什么怪不得?我怎么没听说过,隐世家族里,有这么一家?”

呼延真人开口回答,“云家不是隐世家族,此前为漠南王族,家中这个……颇有点积蓄,不过千年下来,也败得差不多了。”

“原来如此,”杜晶晶点点头,终于明白,这人为什么能拿出中品灵石了。

曾经的部落王族,纵横漠南,其实就算归化了中土,依旧统帅了部落数百年,才逐渐完成了转化,至于说财富流失,也不过是近几百年的事。

像这种家族,终究不是隐世家族,在财富支出上,没有太长久的规划,但是同时,没准老宅子里挖个坑,就能挖出好东西。

有点祖上留下来的好东西,那就再正常不过了。

丁青莲在一边笑,“云家的身家,恐怕还是超出你们的想像,国战天坑,他们可是每年必去,没得了好处,谁会年年去?”

他说的还真没错,第二天一大早,二郎庙之外,就落下了一艘飞行灵舟,一个矮壮的老人被抬了出来,进了二郎庙。

要知道飞行灵舟这东西,不但价值不菲,更因为赶路快捷,属于战略资源,一般人想买都买不到,多数的半隐世家族里,都未必有这东西。

矮壮的老头叫云沧海,曾经是云家的家主,后来听说练功练到走火入魔了,才让位给他的弟弟,但是在云家,他的地位还是很高的。

没人想到,他原来是受伤了。

李永生昨天治疗了人之后,本来想尽快恢复灵气,今天走人的,接了云家这一单之后,他就不着急恢复灵气了,直到辰正,也不过才回复了五成多。

听说云家的伤患到了,他洗漱之后前来相见。

云沧海此人非常开朗,大声跟丁青莲、不平真人等人说笑着,声音也相当洪亮,不知情的人,不会觉得他有重伤在身。

李永生也不跟他客气,走过去坐到他旁边,抬手就去诊脉。

其他人倒是笑着跟他打个招呼,云沧海更是拿他开玩笑,“李大师真是年轻俊俏,听说你有了正室,要填个偏房吗?有什么条件没有?”

李永生冲他呲牙一笑,“我那伴侣偏爱吃醋,云真人还是不要难为我了……我先诊脉。”

见他耷拉着眼皮诊脉,云沧海也不跟他开玩笑了,而是继续同其他人说笑,似乎并不将自己的伤情放在心上,给人一种非常豁达的感觉。

李永生就最喜欢这样的人,你干你的我忙我的,相互别影响,等到有了结果,大家商量着办就是了。

尤其是伤患情绪好的话,医者的压力也不会很大。

不过诊了几息之后,他就眉头一抬,讶然地发话,“怎么竟然是……真神教的教火?”

所谓医者四诊,望闻问切,李大师若是问出了真神教火,那不算多稀奇,但是只凭切脉,就切出了对方体内的火性,那绝对是有真本事的。

殊不知,李永生对本源的认知,超出这个位面的任何医生——这跟他的医术无关。

反正云沧海是被震惊到了,他讶然地扭过头来,“这么短时间,你居然能诊出这个来,果然不愧是大师国手。”

“细节,我要听细节,”李永生眯着眼发话,医者四诊里的问诊,他一般很少用到——本来就是二吊子医术,能治的,他不用问就能治,不能治的,问了也治不了。

但是这一次,他必须要问个明白了。

原因很简单,真神教的教火,一般是在战斗中激发的,很多时候,根本就是请神术降下来的,中土国和真神教,有多久没有打过仗了?

二十多年前的伤……你怎么才能受得了这样的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