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四百六十一章 诡异山民

车队行不多远,果然是下起雨来,因为是山间遇雨,还不同一般的梅雨,雨比较大。

山间行路,遇到大一些的雨是比较令人头痛的,因为山洪这个东西不讲道理,你看着雨似乎不是很大,但是下雨的面积大,总水量不小,万一汇集到几条线路冲下来,还是很可怕的。

老司机们不为所动,照常赶路,不过他们也提出要求,希望探路的人能走得远一点。

因为成本问题,长程马车一般不配备探路的人,但是手边既然有探路的人,又能增加安全性,为什么不用呢?

李永生自告奋勇去探路,本来嘛,他只是研修生,让教谕们去探路,不合适。

但是谷随风看一看他身边的两名道姑,果断地驳回了他的请求,“你和道长们保护好学弟学妹就好,探路的事情你不用操心。”

你要是去探路,那俩肯定跟着你走,倒不如留在这里应付意外了。

李永生对此无所谓,只是有点担心,希望教谕们耳聪目明一些,毕竟山路上也会有积水,上面还可能掉落泥石。

到了申末时候,雨小了一点,却见前方探路的教谕策马狂奔而来,嘴里高声地喊着,“前方……前方的山路断了,差不多有五尺宽,好像是被人挖断的!”

“挖断的?”众人齐齐一皱眉。

谷随风冷笑一声,“五尺宽?是不是有人租借木板?”

他虽然脾气暴躁,智商却不低,这条山路不算太宽,可也是三湘郡的一条主要道路,挖断这么一条路,影响非同小可,不知道要阻塞多少过往车辆。

做这种犯忌讳的事儿,只可能是求财,而且也不敢真的阻绝交通。

若是真的敢阻绝交通,收拾他们,都轮不到博本院出手。

正经租借木板是王道,想过这么一条沟,硬过不可能,车轮会卡住,填沟又太费时间,租借两块木板过去就是。

这原本就是某些穷山僻壤的生财之道,谷教谕听别人说过。

“是有人说租借木板,”探路的教谕抹一把脸上的雨水,制修可以撑起防雨水的气罩,但是太累,穿着蓑衣淋点雨不算什么,留点力气应付意外才是真的。

又有一名教谕苦笑一声,“这个讹诈,看来有点麻烦。”

“一起去看看,”谷教谕发话了,又冲着车夫们一摆手,“往前走。”

前行里许,一条五尺宽的沟出现在大家面前,山路一边是山崖,一边是陡沟,想填平这条沟,还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做到的——土方填进去,会往坡下滑的。

事实上,过沟的木板都不好做,周边树木不少,可最多不过是小腿粗的树,想让四匹马拉的大车过沟,操作起来很麻烦。

谷随风看一眼地形,就知道必须要接受这次讹诈了,他四下看一眼,“说要租借木板的人呢?”

探路的教谕闻言,也四下看一眼,“对啊,人呢?”

他刚才商量的对象,就是一个头戴斗笠、身穿蓑衣的家伙,自称是附近的山民,说是可以提供木板,哪曾想,这一转眼间就没人了?

倒是张木子翻身下马,到断掉的道路处看一看,发现最浅处也有丈许深,“都是石头,这得花多大力气挖断路?”

“用道术就快多了,”李永生笑着回答,然后看一眼谷随风。

我们酒家当初就是用道术建造的,极为快捷,不过,谷总谕好像没考虑这一点?

谷随风确实没有考虑这一点,他虽然能快速搬运土方,但是想填好这条路,还是力有不逮,想一想之后,他还是做出了决定,“砍树,搭桥。”

就在此刻,后面传来了人声,众人扭头一看,发现身后出现了十几名衣着褴褛的山民,手执刀枪棍棒,慢吞吞地走了过来。

“你们要干什么?”一名教谕厉喝一声,他是一名高阶制修,“给我站住!”

“交钱,你们才能过,”一名瘦小的山民手执木棍,走了过来。

这教谕被气了一个半死,这般明火执仗,根本是要抢钱了好吧?

“小王小心!”谷随风大喊一声,然后才又出声发问,“怎么算钱?”

“一个人一块银元,”瘦小山民呲牙一笑,又抬手抹一下脸上的雨水。

直接就升级成以银元计算了,那王教谕闻言大怒,“莫不是想死?”

“小心!”谷随风又高叫了起来,“他是司修!”

司修?王教谕一愣,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的身子就受到一股大力,直接飞向了山崖,重重地撞在崖壁上,一张嘴,喷出一口鲜血来。

“小子你好胆!”谷随风厉喝一声,飞身上前抢下了那名教谕,查看一下,发现他只是震伤,才松了一口气,怒视着对方,“堂堂司修压制修为来打劫,不觉得丢人吗?”

“不丢人啊,我也要养家糊口的,”瘦小山民呲牙一笑,“我是收过路费,不是打劫。”

他的身上,隐约冒出中阶司修的气息,怪不得谷总谕没有第一时间冲上去动手。

“啪啪”两声轻响,李永生拍着手走了过来,他笑吟吟地看着瘦小汉子,“自力更生,这是好事,不过这过路费要得有点多了,凭什么啊?”

“就凭我这个司修,”小个子一拍胸脯,傲然发话,然后抬手向后方一指,“还有我这一票兄弟。”

因为天上还下着雨,离得远了看不太清楚,待到那一票人走近,众人才愕然地发现,里面竟然有六七个司修。

谷随风彻底傻眼了,集他这边所有的力量,能跟对方一战,但是战斗中肯定不可避免地要伤到其他修生。

而且,就算他脑瓜再笨,这时候也看出来了,对方根本不可能是山民,大山里藏了这么多司修,绝对有文章,最少也是积年的惯匪了。

但他还是搞不懂,以对方的实力,怎么会盯上这小小的车队,少不得出声发问,“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我们就是想收过路费啊,”小个子微微一笑,“给了过路费,我们就不打扰了。”

李永生蓦地出声,“那给了过路费,你们负责不负责填平那条沟?”

“填沟那不可能,这是财路,”小个子又抹一下脸上的雨水,“不过我们可以租借木板给你们,过一辆车一两黄金。”

“我们不会出这个钱的,”几个老司机叫了起来,他们只是车行的伙计,不是老板,哪里出得起这种钱?“谈不拢我们只好掉头回去了。”

掉头回去只是威胁,等到这里的车辆越堵越多,倒不信这帮人还敢这么开价。

只不过现在天色已晚,又下着雨,所以目前才只有他们一个车队受阻。

谷随风没辙了,想一想之后,他铁青着脸问一句,“若是我们不给钱呢?”

“你说什么?”小个子轻轻往前迈了一步,嬉皮笑脸地发话,“我耳朵不好,有种你重说一遍?”

李永生冷哼一声,“确认一下,你说自己耳朵不好吗?”

“不关你们三个的事,”小个子看他一眼,淡淡地发话,“我们惹不起道宫,但是道宫也别坏我们的饭碗。”

杜晶晶冷哼一声,原本她是不想插话的,但是对方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令她忍无可忍,“你的小命暂且寄下,把你们能做主的人喊来。”

“别介啊,”小个子嬉皮笑脸地发话,“弟兄们,摆阵,让道宫的高人看一看!”

他身后的人早就列好了阵势,闻言就压了上来,虽然只是十来个衣衫褴褛的人,竟然生出了些千军万马的肃杀。

莫非只有你们有阵法,谷随风见状大怒,正要招呼教谕们摆阵,然后就是猛地一怔,他看出了对方的阵法,那是两个三才杀阵,和一个四象阵。

他倒吸一口凉气,“你们……你们是军人?”

杜晶晶的脸色也有点难看,真是军人的话,她也不好擅自出手。

“我们不是军人,随便混口饭吃,”小个子吊儿郎当地回答,“你就说吧,给不给过路费。”

“过路费我出了,”李永生发话了,他抬手一拍腰间的储物袋,摸出几片金叶子,“这是五两黄金……把木板拿出来!”

做这些的时候,他并没有隐藏身边的储物袋,已经到了司修的修为,他就不会再隐藏储物袋了,至于说有人敢不开眼动手,他也不介意让对方明白一下,什么叫自食其果。

果不其然,小个子盯着他的腰间,惊喜地叫了一声,“储物袋!”

李永生冲他微微一笑,“这款式怎么样,好看不?”

“端庄大气,一看就很上档次,”小个子竖起个大拇指来,然后很不屑地看杜晶晶一眼,“这个储物袋有点俗,镶什么金边啊。”

“你找死!”杜执事在瞬间就暴走了,二话不说,就掣出长剑斩落了下去。

她含恨出手,气势和威力可想而知,那小个儿直接就傻眼了,不过他身后的四人齐齐一动,手中的兵器诡异地四下一指,一柄长枪凭空幻化出来,硬硬地挡住了这一剑。

四象归一阵,这是实实在在的杀伐军阵!非军中精锐不能掌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