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四百三十二章 摩天岭讲道

这两个阵法,看起来防御水平一般,但是对一个组建了三十余年的幼小子孙庙而言,已经是相当难得了。

不管哪一家的子孙庙,想要强大兴盛,也要经过数代人甚至十数代人的努力,那些大家能看得到的强大,都是日积月累才积淀下的,是厚重的底蕴。

事实上,就算是这几个阵法,邵准证也拿不出全部的材料,还是赵欣欣、杜晶晶和张木子赞助了一些,才搭建起来。

邵真人不欲占这些后辈的便宜,说我有其他的材料,跟你们对等交换,可是这三人又哪里肯交换?只说就当结个善缘好了。

事实上,目睹李永生搭建阵法,她们的收获也不小,张木子等人知道规矩,不能偷窥防御阵,也不能用留影石记录,但是只说能目睹聚灵阵的改造,也不虚此行了。

搭建阵法完毕之后,在邵真人的热情招呼下,李永生一行人又在附近游玩了两天。

这是邵准证难得请人来讲法,还有玄女宫和北极宫的人旁听,他已经决定了,胸中的怨气既然宣泄掉了,接下来就是要大力发展摩天岭。

至于说李永生的讲法水平,他是见识过的,阵法之类的暂且不说,只说此人在兴衰之道上的造诣,居然能镇住真君,给化修讲法当然是绰绰有余。

所以他还邀了一些友好势力来旁听。

既然邀了人,就要等待些时日,而杜晶晶和赵欣欣也不在意,须知四大宫虽然高高在上,但是事实上,他们跟子孙庙的关系并不差,毕竟都是道宫系统的。

所以两女交好摩天岭,待回宫之后,这也可以算完成了一个外交任务,正经在英王府的时间,是算浪费掉了。

又过三天,摩天岭上来了二十余人,部分是子孙庙的道人,大部分则是地方家族,有意思的是,还有青龙庙两名司修弟子,也前来旁听。

道观讲法,不限定来人,大抵是有教无类的意思,不过资格不够的,还是进不来,两名青龙庙弟子有敕牌,摩天岭是子孙庙,当然不能阻拦。

一般讲道,都定在一大早,李永生不想搞得太过正式,毕竟他才是初阶司修的身份,觉得搞一个类似沙龙的东西就不错,大家围坐在一起,谁想说就说两句。

于是时间就定在了巳初的时候,也就相当于早上九点,客人们可以收了晨功之后,再来坐而论道。

不过来的客人都还算靠谱,大约是辰正时分,就三三两两过来了,到辰末的时候,登记的二十六名客人就到齐了。

最晚到的,就是青龙庙的两名弟子,但是他俩是练晨功的,并不是有意来晚——事实上,他们来得一点都不算晚。

见到人在前院到齐,小道童就要关庙门了,讲道期间是不接待外客的。

当然,这也是摩天岭太小,搁给玄天观之类的大庙,自然有静室以供讲道,除非有大德传法,否则无须关门。

然而就在关门的一刹那,门外走进来一个中年人,身边还有两个年轻人,两个年轻人抬手一撑,挡住了两扇门。

中年人背着手,施施然走了进来,“咦,好热闹啊,这是做什么呢?”

讲道的地方就在前院,那里有两棵千年的松柏,意境很是不错。

主持讲道的,是大师兄令狐天冲,邵真人有意多锻炼几个弟子——虽然摩天岭一直就是几个弟子在撑门面,但是讲道这种事,摩天岭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做了。

如何跟道友们来往,言辞进退有章法,这也是门学问。

大师兄见到来人,站起身抬手一拱,不卑不亢地发话,“原来是赵真人驾到,师尊邀了几名道友前来,大家坐而论道。”

中年男人不但是化修,还是中阶化修,由不得他不客气。

“讲道?”赵真人冷笑一声,扫视一眼在场的众人,“小猫三两只,也学别人讲道?”

不等旁人发火,两名青龙庙的弟子先受不了啦,其中一名中阶司修冷哼一声,“赵真人,你这是打算对我青龙庙不敬?”

“呦,原来还有上宫弟子?”赵真人一拱手,皮笑肉不笑地发话。

“赵某眼拙,多有得罪,真没想到,上宫的道友也会来听一个区区的初阶司修讲道……哈哈,初阶司修啊,什么时候起,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随便讲道了?”

他这样的态度,青龙庙的弟子也没法计较,青龙庙当然不怕这姓赵的,但人家是化修,他俩才是司修,修为上就差着呢。

在赵真人道歉之后,青龙庙就没有理由纠缠了,而且初阶司修讲道,确实有点滑稽,青龙庙弟子来听讲,已经有点自降身份了,现在又被人说破,就更难堪了,哪里还好意思追究?

其实他们来摩天岭,是听人说,邵真人竭力称赞讲道的年轻人,心说这是咱青龙庙出去的人,应该没有虚言,所以才过来姑且一听。

他们也相信,李永生应该是有点实力的——哪怕此人看起来,年轻得有点不像话。

但是在没见到李永生的真正实力之前,他们当然也不便辩解——偏听偏信就已经是很不成熟了,死撑到底万一所信非人的话,那更是给青龙庙抹黑了。

所以他们没办法为那个年轻人说话。

他俩没办法说话,可是令狐大师兄不高兴了,他沉声发话,“我摩天岭邀请什么人讲道,还轮不到你赵家发话,赵真人你是要在本庙内滋事吗?”

“我哪里是滋事?”赵真人冷笑一声,“摩天岭越混越回去,是你自家的事,可是蒙骗其他道友,我忝为灵修的一份子,却有点看不过眼。”

“我们自己的选择,关你屁事!”有人忍不住骂了起来,却是一名子孙庙的道士。

此人是司修,原本是不便对真人不敬的,但是上门坏别人的道场,这是很过分的行为,同为子孙庙人,他当然要生出同仇敌忾之心。

更别说此前赵真人的话,可是连在场的人都骂了,青龙庙的弟子能逼着他道歉,其他人想要这么做,却力有未逮,心里早憋了一肚子气。

“小辈好胆,”赵真人眼睛一眯,阴森森地发话,“这是我跟摩天岭的事情,与尔等无关。”

“我摩天岭原本也就没请你来!”二师兄也火了,站起了身子,“你愿意来听,还得经过我们允许呢,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外人来扰乱道场,是对摩天岭极大的不敬,所以他虽然仅仅是高阶司修,却能如此痛斥对方。

“小辈,我不欲大欺小,却不代表不会大欺小,”赵真人冷冷地发话,“你再敢胡言乱语,休怪我……”

“你再不道歉,休怪我对你不客气,”杜晶晶站了起来,“玄女宫巡寮执事在此,你刚才是在骂我吗?”

“啊,”赵真人愕然,微张着嘴巴看向对方,“居然还有玄女宫的人?”

“杜执事还请坐下,”小院上空一个声音响起,“既然是我庙里的事,我这主人总不能让客人出头,赵银河……你考虑过这么做的后果吗?”

“总算是正主儿出来了,”赵真人狞笑一声,“欺负这些小辈,我也觉得煞是无趣,今天是特地来寻你的,你可曾想过,对韦家出手的后果?”

“我跟韦家放对,关你屁事!”邵真人并不现身,空中传来一声冷哼,“莫非你想步你弟弟的后尘不成?”

“哈哈,难得你还记得我弟弟,”赵真人哈哈大笑了起来,眼中带着些癫狂之色,“原先有青龙庙护着你,我敢怒不敢言,现在没有青龙庙了,看谁还管你!”

说到这里,他看一眼青龙庙的弟子,“他对韦家出手,你青龙庙不管?”

那名中阶司修淡淡地回答,“红尘事,红尘了,关我青龙庙何事?”

青龙庙身为四大宫之一,虽然略略逊色于北极玄女二宫,可也有自己的消息渠道,摩天岭大杀韦家已经很多天了,庙里早就有了耳闻。

邵真人诛杀韦家人,青龙庙的老人,是很高兴看到这一幕的,但是他们也不可能表示支持,否则当初就不会把邵真人逐出青龙庙了。

所以他们定下的基调,就是红尘事红尘了,连下面的弟子都通知了不少,这两名弟子要来青龙庙听人讲道,也就得了机宜。

“哈哈,”那赵银河再次笑了起来,“连青龙庙都不管你了,我看谁还敢管你!”

“来我摩天岭闹事,就凭你吗?”这一次,声音是从旁边的角门里传出了,紧接着,一个高瘦的身影走了出来,正是邵真人。

他冲着赵银河面无表情地冷哼一声,“跪下,我饶你不死!”

“呵呵,要我跪下?你凭什么……”下一刻,赵银河的笑声戛然而止,他不可置信地看向邵真人,“你……你高阶化修了?”

他知道自己的战斗力,比邵真人差一点,但是他既然敢来,肯定是有后手的。

可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晋阶为了高阶化修,早知道是这样,打死他也不敢如此放肆。

然而,这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卖的,邵真人抖手打出一块青色的皮革,“不跪?人留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