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四百一十一章 掩面而走

杨追风一出声,张木子不满意了,“你想干什么?”

“你们已经擒下人了,我自会通知韦家,交出赎金,”杨追风面带不忍,缓缓地发话,“都是中土修者,总不能自相残杀吧?”

说到底,他还是要为韦家缓颊,不过这种事,连韦家人都不怎么抱希望——如若不然,他们也不会拼得这么惨烈。

杜三潮笑一笑,带着明显的嘲讽,“你去跟英王府说啊。”

杜家身为隐世家族的人,将韦家的人擒下之后,确实不好再下手了,但是英王府没有这种忌讳——既然朝安局不能做主,那亲王府就自己做主了。

赵欣欣的眉头一皱,九公主不是没有脾气的,“何必带进王府,直接枭首示众好了,永生?”

李永生微微一怔,杀掉已经被擒的人,他还真有点下不去手。

不等他出手,杜晶晶一抬手,两道白光打出,直接将两人的人头斩落。

然后她挑衅地看一眼杨追风,“敢对我玄女宫弟子出手,本人身为宫中巡寮执事,当然要略加薄惩,杨真人你有意见吗?”

杨追风能有啥意见?他愣了好一阵,才狠狠地瞪李永生一眼,就要转身离开。

李永生挠一挠头,很有点疑惑:你瞪我这一眼,是几个意思?

我本来就有点不好意思动手,下令的是赵欣欣,出手的是杜晶晶,你反而看我?

“杨真人留步,”张木子出声了,“来,麻烦你交待一下,为什么要看李永生?”

杨追风愣一愣神,要说在场的人里,让他忌惮的人多了,都是背靠真君的主儿,但是最令他忌惮的,非张木子莫属——人家有真君符箓啊。

可是对方直接叫板,他也不能回避——咱家也是有真君的。

于是他冷哼一声,“我要记住这个人,杨家惹不起,以后躲得起,就是不知道……李小友能不能报一下家门?”

以他对李永生的了解,此人就是个孤儿,来路成谜,似乎没有太大的背景。

李永生怔怔地看着他,半天才微微一笑,“不要了吧?”

我真要报一下家门,你家真君连尿都得吓出来。

“要的,”杨追风点点头,正色发话,“阁下定然出身名门。”

李永生咂巴一下嘴巴,“何必呢?我对杨家还是很敬重的。”

“带人围攻杨家的亲族,便是敬重?”杨家的司修冷笑一声,“我们愧不敢受。”

韦家跟杨家结亲,真不止一代,在隐世家族里,算走得很近的,再加上他今天受人攻击,早憋了一肚子火。

“那就留一张二宫主的名帖好了,”张木子冷哼一声,挑衅地看着杨追风,“也不知道杨家敢不敢收?”

“杨家还没有不敢收的名帖,”杨追风微微一笑,才待说什么,脸色却是陡然一变,“北极宫二宫主……瘸真君?”

瘸真君绝对是真君里的另类,别家真君就是核武器,一般没事的时候,深居简出,一方面是因为真君都有一个飞升的梦想,另一方面就是,真君也需要保护。

想一想地球界的核大国就知道,谁家会闲得没事,拉着核武器整天游街?这种战略级的威慑武器,藏匿还来不及呢。

而真君跟核武器还不太一样,不能量产,每家最多就是三五个,损失一个就是一个。

万一谁家真君被人掌握了行踪,狠狠地暗算一下,对那些势力都是不小的打击——不是每一个势力都像四大宫或者宗正院两殿一般,拥有多名真君。

就连杨家这种顶尖的隐世家族,现在也不过就一名真君,万一陨落,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跟其他真君相比,瘸真君不一样,除了闭关修行的时候,他从来不玩深居简出,通常都是跑得不见人影,游戏红尘。

他还真可能随随便便就到别人门上拜访。

不过他上门拜访的时候,九成九都不是怀着善意,尤其是下了名帖的时候,那是要杀人的。

知情人心里都清楚,瘸真君的帖子,那是追魂贴。

不过别人不知道的是,杨家已经陨落的老祖,曾经跟瘸真君做过一场。

那次也是瘸真君给人下了帖子,这家人找到了杨家,恳求杨家真君出手帮忙——接了帖子之后,邀人助拳是可以的。

于是杨家老祖半路拦住了瘸真君,寻个人迹罕至的地方,两人战了一场,杨家老祖不敌败走,回到族里都忍不住感叹:瘸子的战力实在太强了。

这件事外人不知道,但是杨追风怎么可能不清楚?听说李永生拿得出瘸真君的名帖,忍不住愕然发问,“那位……不是失踪很久了吗?”

张木子并不答话,只是冷冷地看着对方,她原本就不喜欢隐世家族,今天这个杨家人的做派,更是令她十分不爽,所以她并没有说,不信你去问无心真君之类的话。

杨追风见她不说话,当然也猜得到原因,说不得一拱手,卷起身边的司修,转身疾驰而去,连句场面话都没有。

“唉,”邵真人忍不住叹口气,“杨家封闭山门三十年,越发地乖张了。”

杜三潮看他一眼,笑着发话,“不管怎么说,邵真人今天是出了一口恶气,恭喜啊。”

“同喜,”邵真人笑眯眯地一拱手,“待我回到摩天岭,将消息放出去,若是韦家能忍住这口气,不去摩天岭找我,那我也就全力发展小庙,放下这块心病了。”

“咦?”杜三潮轻咦一声,好奇地上下打量对方一眼,“江湖传言,不是说你要铲除整个韦家,才肯罢休吗?”

“那是很久之前的想法,我已经被逐出宫三十七年了,三十七年了啊,”邵真人收起笑容,悠悠地叹口气,“足够改变我很多了,而且……既然建了道统,总是要扶持一下弟子们的。”

“师尊您想做什么,尽管去做好了,”摩天岭的小师妹高声叫着,她刚才也受伤了,脸上还有两道长长的血痕,“我们可以自己摸索。”

“哈哈,”邵真人大声笑了起来,笑声中是说不出的快意,“主要是打韦家太费钱了,师尊没钱了,埋头教一教你们,顺便攒点家当。”

“邵真人你这话说得,”一名被他邀来的真人笑了起来,“无非就是自爆了一个储物袋,我俩还不至于那么心疼。”

邵真人笑着回答,“问题是接下来,那些韦家的真人,还是会爆储物袋的啊。”

“这个……”那两名真人的脸色,就都不好看了——大家是好朋友不假,但是这种惨烈的仗打完,占不到什么便宜的话,也真有点不划算。

关键是,不是邵真人小气,而是丫就是个穷鬼。

“好了,得饶人处且饶人,”一名真人回过神来,微微一笑,“断人根基的事情,不做也罢。”

前文说过,中土国是很看重族群延续的,所以族诛才是最严酷的惩罚。

不过族诛之令,大部分是出在官府,修者之间的争斗,没有那么狠,一般大仇,只是断了对方家族的修者传承,将家族驱散也就完了。

当然,对修者家族而言,断了传承比断了血脉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这种事儿,也是比较受人诟病的。

但是杜家人听到这话,就颇不以为然,心说韦家再怎么样,也是隐世家族,底蕴何其深厚,只要家族不被打散,有朝一日东山再起,你摩天岭就该哭了。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

然而在场的人心里也清楚,邵真人之所以放过韦家,除了心性有所变化,主要还是因为财力枯竭,打不动了,不想断人根基的话,也只是嘴上说一说,传出去也能博个好名声。

杜三潮笑着点点头,“摩天岭不愧是上宫道统,果然是有气度。”

邵真人闻言,眼神中掠过一丝极为细小的变化,然后才笑一笑,“我给韦家留条路,他们也得不作死才好。”

既然战斗结束,大家收拾一下现场,打道回英王府,不多时,府中传出了两个人头,就挂在封地的两个长杆上——敢对英王府不敬者,以此为戒。

晚上,英王府大摆酒宴,庆贺今天收拾了一个对头,除了动手的人,还有多名看守自家门户的化修,这功劳是大家的。

至于说不许跟道宫勾连的禁令,也被英王抛到了脑后,事实上,他只是邀请道宫中人缉凶罢了,相较襄王嫁女都要邀请道宫中人,还是远不如其嚣张。

然而,庆功宴一摆,曲终人散也是必然了。

事实上,才喝了一个时辰的酒,邵真人就流露出了去意。

他跟张木子、杜晶晶等道宫中人在一桌,李永生也在这桌上,英王在一开始的时候,亲自来这桌敬了一圈酒,还排在杜家前面。

等赵欣欣前来敬酒的时候,正好杜晶晶去给杜家人敬酒了,邵真人低声发话,“九公主,此间事已了,我好久没回摩天岭了,打算过一阵就走,英王那里,我就不打招呼了。”

赵欣欣的眉头先是一扬,然后就点点头,嘴巴微微一撇,才待笑着发话,李永生却猛地站起身来,低声笑着发话,“邵真人,我有一言,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