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三百八十七章 摩天岭

李永生等人一路戒备着,终于在第二天,来到了距离摩天岭不足百里的一个小镇。

这里就算实打实的摩天岭地盘了,子孙庙有大有小,大的子孙庙,可以划大的地盘,不过再小的子孙庙,也有一个保底的地盘,那就是半径为百里的周边。

摩天岭的子孙庙经营得实在不怎么样,别人搞子孙庙,都有一定的章法和计算,而邵真人属于那种“老子要报仇,暂时报不了,随便搞个子孙庙就算了”的主儿。

既然没有规划,自然也就缺少资源,子孙庙没有资源,哪里玩得转?

亏得邵真人在青龙庙有一帮子师兄弟,别人也怜他的孝心,所以偶尔能弄点东西回来,现在庙里有四个司修,算他四个入室弟子,其中修为最高的二弟子已经高阶司修了。

以李永生的想法,既然路过此地,也算借了摩天岭的名头,不如去摩天岭拜会一下对方。

张木子和赵欣欣都有点抗拒,上宫弟子去子孙庙,还是这么小的子孙庙,有点不成体统,更别说还有感激对方的意思。

最为关键的是,邵真人现在不在摩天岭,他弟子的身份,委实有点低了。

不过最终,李永生还是说服了她俩:别太在意身份,以高就低,并不丢人,丢人的是以低去追高,咱们这么上门,你俩觉得,邵真人的弟子,会小看咱们吗?

这当然不会了,摩天岭在子孙庙里,都是另类的存在,两名上宫弟子上门道谢,只能证明上宫中人做事讲究!

赵欣欣和张木子都是高高在上习惯了,而且为了避免麻烦,刻意跟不如自己的人保持距离,现在一琢磨他的话,竟然觉得十分有理。

第二天,几人就步行上了摩天岭,小庙叫摩天岭,其实就在一座两百余丈高的小山上。

果不其然,张木子的敕牌一亮,邵真人的弟子就迎了出来,除了外出的三弟子,剩下三名弟子全部都出来了。

双方友好地沟通了一阵,对于张木子和赵欣欣所表示出的谢意,大弟子很干脆地表示,这没什么,摩天岭存在的目的,就是要让韦家不开心!我们还要感谢你们呢。

眼瞅着午时将近,三名司修盛情留饭,不过摩天岭的境况,实在不怎么样,看不到什么奢华的东西,整个庙观,占地也不过十来亩。

后山上,摩天岭还有数千亩的土地,算是庙产,但也只开发出了两三百亩,算是勉强够庙里的开销。

甚至连今天没在的三弟子,出去做任务,也是帮一个大户人家主持宗祠大厅的上梁。

大户的宗祠,就是相当隆重的大工程了,三弟子前去主持,不但可以安定人心,万一大梁上得不顺,他这个司修就可以出手挽救。

如此走一遭,大约能赚到十块银元,当然,若是主家大方愿意多给,三五十块银元也正常,如果能有立功行为,那就更多了。

但是谁家房屋上大梁,可能出事呢?概率真的有点低。

由此也可见,摩天岭过得确实有点捉襟见肘。

不过三名弟子倒没有什么不满的,能进子孙庙,得到功法传承,已经很不错了,不看别人家的子孙庙还往外撵人呢?

赵欣欣实在有点看不下去,拿出了十两灵谷做见面礼。

这一下,就更不得了,摩天岭也有灵田,但是只有三亩多,产出的灵谷也很差劲,吃还可以,做种的效果奇差,往日里摩天岭的灵谷,谷种都是邵真人想办法弄回来的。

按说他是真人,还是出身青龙庙,弄点好灵谷回来,实在不算什么,但糟糕的是,他已经被青龙庙开革了三十多年,哪能年年去讨要谷种?

就算青龙庙的人不烦,邵真人脸上也挂不住。

十两的灵谷,足以让摩天岭种出三五百两灵谷来,实在是不小的礼物。

然后大弟子就表态了,要不让小师妹跟你们走一趟,一路护送你们去朱雀城?

四个弟子里,就是四弟子是女性,初阶司修,英气逼人。

初阶司修对上韦家,那是绝对不够看的,但是韦家敢对摩天岭的人出手的话,后果绝对是他们承受不起的——邵真人就有理由打上门去了。

打得过就打,等打不过的时候,邵真人可以退回摩天岭,韦家还是不敢找过来。

事实上,邵真人虽然是中阶化修,但是单对单的话,根本不怕韦家的高阶化修——青龙和白虎两宫,原本就是四大宫里最能打的。

当然,小师妹出这样的任务,也存在风险,毕竟不管是什么样的势力,都难免会出现几个傻逼,万一没搞清楚状态就动手,她就存在身殒的危险。

不过几名弟子一致认为,为了报答师恩,为了替祖师爷报仇,冒这点风险是值得的。

之所以要小师妹跟着去,不是两个师兄胆怯,实在是……张木子和赵欣欣都是女人。

小师妹也挺摩拳擦掌的,说你们别看我才初阶司修,其实我挺能打的。

“挺能打,这只是一方面,”张木子指出她的谬误所在,这也是不见外了,她才直说,“打仗打的就是钱,就是灵石,再能打,没有符箓,没有道器,没有丹药,别人磨也能磨死你。”

“那张道友借我一些好了,”小师妹比张木子还不见外,“遇到打仗的话,我就用了,遇不到的话,我还你。”

话说到这个程度,张木子觉得自己不借也不合适,毕竟这些东西,都是可以花钱买的,而摩天岭的小师妹,那是打算玩命的。

于是她看一眼赵欣欣,“你是大户,你决定吧。”

她的身家不算丰厚,可也不少,但是跟九公主相比,那就什么都不是了。

赵欣欣却是沉吟了起来,半天才看向李永生,“永生,你说把襄王打算造反消息,传回京城的话,对我父王会不会有所帮助?”

此前他们一行人,只想着防备襄王灭口,迅速离开就算了,现在得了摩天岭的支持,九公主就觉得,自己似乎还能再做点什么。

张木子冷笑一声,“你以为你金銮殿上的那个皇兄,不知道这些?”

邵真人的三个弟子,却是齐齐地看向李永生,心里有点纳闷,怎么英王的千金、玄女宫的高足,遇到事情不问张道友,反倒要问这个普通的制修呢?

李永生的眉头微微一皱,缓缓发话,“你可是想再回顺天府?”

传信的话,用传讯石就可以了,但是襄王有反意这种大事,绝对不能单纯地通过传讯石来传递,首先,这个传信的人得有足够的身份,足以取信别人,其次……最好当面说清楚。

再说了,襄王这边这么大的响动,要说今上一点不知情,那根本不可能,所以要想指证襄王的话,必须得赵欣欣亲自回京。

赵欣欣点点头,“没错,我就是想回顺天,所以……才考虑不去玄女山。”

“那……”李永生想一想,颓然地一摆手,“你决定好了。”

此刻想去玄女山,都有不小的风险,折向回顺天,其中凶险更是可想而知,不过既然永馨心里放不下这段因果,他就陪她好了,那又有什么?

赵欣欣又看向张木子,“张前辈意下如何?”

“随便你了,”张木子无所谓地笑一笑,又一指李永生,“我只跟着这家伙,他没有意见,我自然也没有意见……其实我是想去青龙庙看一看的。”

青龙庙的三个弟子闻言,忍不住又看一看李永生,这家伙哪里来的这么大魅力?

最后,还是小师妹先回过神来,“张道友想去青龙庙,还是待我师尊回来吧,青龙庙……对女修有偏见。”

就像玄女宫对男修有偏见一般,四大宫里,青龙庙对女修有偏见,虽然没有玄女宫那么偏激,等闲禁止男修入内,但是女修想进青龙庙,最好能有男修作伴。

张木子身边也有男修,比如说李永生,但是李永生只是个区区的制修,搁给道宫中人看,都算不上修者啊——司修才能有敕牌,才算得上真正的修行人。

摩天岭这几位男弟子,倒是司修修为,但是绝对不受青龙庙待见。

邵真人去青龙庙,别人不待见也没法发作,这是青龙庙出去的,虽然是被开革了,但那是为恩师报仇,不是因为丑闻,而且邵真人在青龙庙里,故旧也多。

摩天岭的弟子去了,那就不行了,这什么玩意儿啊,青龙庙开革的弟子,搞了一个不成体统的子孙庙,你们这些野鸡弟子,还好意思回来?

当然,摩天岭的弟子,真要遇到大麻烦,青龙庙也会有人伸手,但是遇到不疼不痒的日常事,就算有人想伸手,摩天岭的人还不想浪费这份人情呢。

张木子也知道青龙庙的尿性,闻言只能微微一叹,“待我悟真之后,定要来青龙庙走一趟。”

“那就这么说定了,回顺天,”赵欣欣见状拍板,又对着小师妹发话,“跟我回顺天,报酬是百两黄金,符箓道器什么的,我都能借给你一些。”

“没问题,”小师妹拍案而起,“只要我活着,你一定活着!”

“我说,”李永生犹豫半天,终于还是插话了,“咱们是不是可以联系一下杜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