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三百七十七章 稳重和张狂

其实李永生是不想掺乎此事的,他并不把这几间房子看在眼里。

着急出面,好像是他有多么惦记似的。

但是吴家的做派,令他十分不爽,还没出申告呢,就想先把人捞出来?

别逗了,等放出人来,你们不出通告了,吴小女去哪里哭去?

当然,这也是小问题,没有四族勿连的申告,吴小女照样可以将房子卖给他,虽然手续可能会有点瑕疵,但是以李永生在京城的人脉,解决这点瑕疵非常简单。

关键是,他觉得吴家在此事上,做得不太地道,你吴家就该先出了四族勿连的申告,再来求吴小女放人,这才是正确的流程。

四族勿连的申告,几十年前就该出具了,只不过当时因为卫国战争的原因,没有那个条件,这是赟山吴家欠吴小女的,不是吴小女欠吴家的。

现在倒是拿这早就该出具的申告,要吴小女先行放人——这算是要挟吗?

反正李永生从对方身上,感受不到解决问题的诚意。

所谓诚意,就是做了再说,拿着早该出具的申告做要挟,算什么回事?

那小叔看他一眼,淡淡地回答,“不放人的话,不好跟族里解释,这个申告就不好用印。”

“放了人,那此前他们对吴妈妈的折腾,就这么算了?”李永生冷笑一声,然后随意地一摆手,“行了,申告我们不要了,你们可以走了。”

拿一个早该有的申告,换取释放两个一直骚扰吴小女的家伙,这口气他实在咽不下去——你们折腾人半天,拍拍屁股就想走人了?

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好事?

吴家小叔沉吟了起来,事实上他也清楚,吴小女对那俩人有多大的怨念——就连他都认为,那俩做事有点过分,不过这话,眼下却是说不得的。

他想一想之后发话,“小女若是对他俩不满,可以提出补偿要求,吴家内部的事,公断总是不好的。”

不等吴小女说话,李永生先出声了,“提出要求,你们就能满足吗?”

“这个……”小叔迟疑一下,讪讪地回答,“总要合理才好,而且得经他俩同意。”

李永生饶有兴致地看着他,“那就得等他俩出来之后,才履行我们的要求了?”

他俩不出来,谁履行这要求?小叔心里暗哼,但是他还不敢这么回答。

真要这么回答了,那俩出得来才怪!

所以他谨慎地回答,“若是要求不高的话,族中可以先履行一部分。”

族人遭遇麻烦,同族之间的援手,那是必然的,要不然会让外人看不起。

但是你帮了族人,人家也得认不是?所以他打算有限度地援手。

“算了,你不用说了,”李永生一摆手,不耐烦地发话,“四族勿连的申告,我们不要了,吴家的那俩小子,等着跑路吧……我们要告他们谋产了!”

“何至于此!”吴家小叔陡然色变,侧头看向吴小女,“都是姓吴,你于心何忍?”

吴小女呲牙一笑,配上她的狮子鼻,竟然有几分狰狞之意,“是啊,何至于此,我也问过他们……你们于心何忍?”

小叔的脸上阴沉,好久才发话,“如此一来,四族勿连的申告,我是开不出来的,你这房产,可是又要生出事端了。”

吴小女看李永生一眼。

“有本事你就让它生出事端来,”李永生冷冷一笑,“倒要看看你赟山吴家,在京城里掀得起什么风浪!”

吴家小叔听到对方如此说,也就歇了很多心思,只是淡淡地看吴小女一眼,“你既然做出了如此选择,莫要后悔才好。”

“不知道后悔的会是谁,”吴小女冷笑一声回答,“既然你们一直欺压我,那就休怪我不念吴家人的情分了……永生,谋一最多追几呢?”

“追三就行了,”李永生呲牙一笑,“你这五间房,他们得赔出十五间才行,倒要看他们花多少钱能买来。”

这才是他的狠辣之处,不说钱财,只要拿物品来抵。

如果五间房子折价来算,价格难免要打个折扣,他不要钱,只要三倍同类型的东西。

一旦经公,裁断谋一追几,这都是按金钱的价值来算的,不过苦主真有办法的话,也可以要求拿实物来抵——毕竟很多东西,不是同等价格能买得到的。

就拿吴小女的房子来说,五间房子可能卖出十两黄金,但是折算价格,就只能按六两来算,赔钱不过是十八两黄金。

但是五间这样的房子,真要买的话,可能十两黄金都未必买得到,十五间房子,花三十两黄金也未必够,甚至有可能四十两都买不到。

买不到的情况下,三倍赔偿还是得折算成金钱,但那就不是十八两黄金的问题了,开口要四十八两黄金都行——你可以不给,把房子买来啊。

他俩自顾自地说着,吴家的人却是连脸都绿了——这简直是不让人活啊。

一个白发老者走了过来,盯着李永生发话,“年轻人,你这么做,内心没有愧疚?”

李永生微微一笑,倒是吴小女阴森森地回答,“这样的话,我也问过那俩。”

白发老者看一眼她,眼中满是怨毒,“还是送他俩夫妇坐牢吧,他们赔不起。”

吴小女嘴角抽搐一下,并不答话。

李永生微微一笑,“没事,赔不起有族产的,到时候罚没一二便够了。”

白发老者冷冷地盯着他,“好大的口气,你罚没试一试?”

“我不用试,”李永生灿烂地一笑,露出了满口的白牙,“他们赔不起的话,我们当然要调查,他俩身后,是不是有人唆使……到时候,恐怕就没有这么便宜了。”

说完之后,他转身就离开了,只留下吴家人面面相觑。

“真真是欺人太甚,”有人低声咆哮着。

吴家的小叔叹口气,深深地看吴小女一眼,也是转身就走,“我还是那句话,一笔写不出两个吴,吴小女你看着办好了。”

吴小女看着他们离开,也幽幽地叹口气,“既然知道自己姓吴……早干什么去了?”

见这群人离开,看热闹的人也散去了,最终走得就剩下了几个人。

赵渤走到丁香树下,兴致勃勃地发话,“这个事情,交给我办好了,不把他吴家整出尿来,我就脱了这身捕快的衣服。”

李永生侧过头来看他一眼,犹豫一下,还是说出了那个不好的消息,“今天英王寿诞,有刺客在中午的寿宴上,试图行刺英王。”

“呃儿,”赵渤倒吸一口凉气,眼中也满是惊骇,“行刺亲王……这是疯了?”

李永生淡淡地看着他,并不说话。

然后,赵渤才又反应了过来,眼睛瞪得足有铜铃大小,“你是说,可能涉及朝争?”

李永生笑了起来,“这个可能性很大,对了,我跟英王府的关系不错。”

赵渤顿时就石化了,脸上的兴奋也不见了去向。

朝争虽然是发生在庙堂里,但是持续了这么久,也多少传出了一些,而赵捕快是京城人,干的又是这种吃消息饭的行当,多少也听说了英王的尴尬。

眼下听李永生这么一说,他顿时明白了对方的潜台词。

看着对方似笑非笑的目光,他愣了好半天之后,才心一横,“那又如何?我只是个小小的捕快,办的是夺产的案子,英王什么的,离我们小小黎庶太远了。”

李永生又笑,“你想好了?真的不怕卷进来?”

“这有什么可想的呢?”赵渤一摊双手,很光棍地发话,“我现在退出,也好不到哪里,倒不如博一下,万一被当做棋子,也就认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是真的看开了,但是张木子难得地出声了,“凭你,还不够做棋子的资格,最多也就是杀鸡儆猴的那只猴子罢了。”

“猴子也行,”赵渤没有生气,眼中反倒是露出了兴奋的光芒,“朝争啊,我赵某人也活了三十多年,总觉得这辈子就这样了,没想到自己还有可能卷进这么大的事情里……值了!”

有的小人物渴望平安是福,也有小人物,是渴望在生命中经历一场辉煌。

李永生笑着摇摇头,“倒也未必有那么严重,不过是一个民间争产的案子,我只是告诉你,没准可能会有麻烦,让你有点心理准备。”

“只是没准啊?”赵渤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些许失望之色。

“你还来劲儿了?”李永生没好气地白他一眼,“好了,快去操作吧,我在顺天府,怕是也待不了多久了,我希望在离京之前,把房产过户过来。”

赵渤点点头,“您就等着听好信儿吧。”

这一次城南捕房的立案,就相当地快捷了,不说赵渤在里面使劲儿,就连府房的朱捕长,也过问了一下。

她对自己可能卷进什么样的漩涡,一点都不在意,因为她认准了,这就是个夺产的案子,其他的,她也不考虑——刑捕房办事,若是都考虑来考虑去,那事情也不用办了。

在英王遇刺的第二天,城南捕房再次签发文书,通知赟山吴家,你们再不来人的话,我们就直接将案情移送法司,宣判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