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三百二十七章 夜未央

林慕南心里清楚,林家是拿得出双倍赎金的,但是以林家半隐世家族的底蕴,拿出两万两黄金,两千两灵谷的话,也会大伤元气。

而且不客气地说,被绑走的人不值这么多,哪怕林家为了维护子弟,可以溢价支付赎金。

太多了,被绑架走的虽然是族老和族中的后起之秀,但真的不值那么多——成长起来的天才,才能叫做天才,这世间陨落的天才还少了?

林慕南提出这个要求,也不过是试探一下对方的底线。

听到黑巾人如此回答,他终于意识到,此事难以善了——人家宁可不要钱粮,也要林家交出人来,而这一点,却是林家绝对无法接受的。

不能庇护族人的家族,还谈什么凝聚力?

那么,也就只能伸量对方一下了!

林慕南叹一口气,缓缓摇头,“兹事体大,阁下不过区区一介制修,还是向上告知一下的好,莫要随意做主。”

试探吗?李永生心里冷笑,波澜不惊地回答,“无须向上告知,不过是小小的林家,我这制修就做得了主。”

“混蛋!”四长老勃然大怒,傲慢的人,最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傲慢,“小小制修也敢猖狂,若不好好地教训你一下,你还真当林家无人了。”

“笑话,”李永生冷哼一声,“前夜不是林慕南赶到,你早就被我擒走,跟那五个人作伴了!”

“小子你找死……”四长老气得要发狂了,头上蓦地显出了一把三尖两刃刀。

其实他这么失态,并不仅仅是生气的缘故,而是他心里知道,对方说的是事实。

他追赶对方的时候,遭了暗算,还中了毒,后来他和大长老推演了过程,发现若没有大长老及时赶到,他有落入对方手中的可能。

他认为自己是遭到暗算了,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但是对方明明白白讲出来,他还没办法反驳——毕竟计谋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听到对方揭自己的短,他恼羞成怒之下,就想翻脸动手。

就在此刻,林慕南轻咳一声,“阁下果真自信得紧,你觉得,自己有资格小看林家?”

李永生轻笑一声,“呵呵,给我一个高看林家的理由。”

林慕南冷哼一声,眉头一扬手一抬,打出一团物事来。

李永生坐在石头上,纹丝不动,对方的气势惊人,杀气也十足,但是杀气没有锁定自己,可以躲避得开,所以……这不是杀招!

果然不是杀招,那一团物事陡然升空,化作一团耀眼的白芒,虚虚地悬在紫云峰上空,照得方圆十数里纤毫毕现。

这是夜战杀敌利器——符箓“夜未央”,此物一出,就是要不顾夜色强行动手了。

李永生稳稳地坐在那里,露出的一双眼睛里,不见丝毫的惊恐。

林慕南有点小小的失落,他本来想看到对方仓皇躲避的狼狈样子,但是对方竟然如此托大,居然坐在那里,不躲不让。

不愧是值得我重视的对手,他暗暗叹口气,却没有了马上动手的心思,只是淡淡地发话,“赎金可以商量,不可能交人……而且你提的赎金太高了。”

林家不想招惹此强敌,但是敌人找上门了,几番试探之后,他现在有息事宁人之心,所以终于开出了比较靠谱的条件——人不能给,万两黄金和千两灵谷,也太高了。

这是真正显出诚意来了,但是李永生不认可,他也懒得虚与委蛇,直接发问,“我不答应,你就要动手了?”

“我没有动手的意思,”林慕南摇摇头,很干脆地胡说八道——就是那句话,不会耍流氓,也好意思称自己是大势力?

所以他话锋一转,“不过呢,你这么把东西带走,万一路上有个闪失,我林家无法跟你上面的人交差,你看……你毕竟才是个中阶制修。”

李永生微微颔首,波澜不惊地发问,“那么……你们打算怎么办?”

林慕南不回答,只是耷拉下了眼皮——该某些人出场了。

“所以我很想教训你一顿,”四长老狞笑一声,“告诉你一个事实,一个小小的中阶制修,随身携带那么多财富,是很危险的。”

他们已经确定,对方绝对不会是一个中阶制修,但是还偏偏要一次又一次地强调,用意也很简单,就是逼出对方的身份来。

“呵呵,”李永生轻笑一声,并不回答,而是拿眼去看林慕南,这是林家的主心骨。

“教训就免了,”大长老耷拉着眼皮发话,“阁下若是肯亮出身份告知来历,我们能确定你有自保的能力,就可以了。”

李永生淡淡地回答,“不亮出身份,我依旧有自保的能力,谁不信的话,可以试一试。”

“那我林家,就只有强行留客了,”林慕南终于抬起眼皮,大义凛然地发话,“我们认为,你保护不了这一笔赎金,还是换个更有能力的人来吧……在此之前,林家留客!”

终归是要动手的,不过这理由,也真是够流氓的……

“夜未央”依旧在峰顶闪亮着,大长老和四长老,缓缓地走向李永生,而李永生的身后,蓦地又冒出一人来,散发出强大的气势——这又是一个化修。

李永生却是还在笑,“你们说留就留,那我多没面子?”

“废话恁多!”四长老最是火爆,三尖两刃刀蓦地冒出,狠狠地斩了下去。

其他两名化修,并没有动手,就是要看着黑巾人如何应对。

今天的紫云峰上,埋伏的机关和人手极多,眼下看来是三个化修相逼,但是真的一旦说掰了动手,被围住的人,想要走脱那是做梦。

别说是一个中阶制修,哪怕是两个中阶化修,想要离开,起码得留下一条命来。

只见黑巾人轻笑一声,也不做抵挡,只是淡淡地问一句,“你们真的不要自家子弟的性命了?”

话音未落,三尖两刃刀已经斩了下来。

黑巾人所在之处,爆起一团耀眼的白芒,比空中虚悬的夜未央还要亮很多。

“动手!”林慕南和另一名化修见此异状,毫不犹豫地出手。

守在山路口的三名司修,也合力祭出了一尊三足大鼎,大鼎见风即长,足足有丈许大小。

然而,白芒一闪即逝,待大家的眼光适应了之后,林慕南先尖声叫了起来,“我去……大挪移符?”

他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因为他与人争斗,并不仅仅是靠目光,还要靠神念的辨识,他比其他人更早一瞬发现:被围攻的黑巾人……失踪了!

待到大家都看到,那人消失不见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大长老说的到底是什么。

“大挪移符?”四长老吓得倒吸一口凉气,然后四下乱看,“不是小挪移符?”

挪移符不论大小,是最难以制作的符箓之一,因为这涉及到了空间的变化,需要用珍贵的空间材料制作。

至于说空间材料在中土国有多么难得,只看储物袋就知道了——高阶司修能有储物袋,那都得具备相当的身份才行。

一张小挪移符,可以在战斗中挪移开十来丈,这就相当于是一条命,又是一次性物品,珍贵性比储物袋也不遑多让。

四长老四下打量,就是想看一看,对方用的是大挪移符还是小挪移符。

但是一眼看去,峰顶再无黑巾人,那肯定就是大挪移符了。

大挪移符能挪动的范围,那就要看材料属性了,十余里到千余里的都有,不过千余里的大挪移符,十个真君里,最多也只有一个人拿得出来。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大挪移符只有青龙庙和白虎庙才有,才做得出来。

四大宫里,青龙和白虎都被称为庙了——其实也只有北极宫和玄女宫敢这么称呼。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两宫是弱于那俩宫的,这是公认的。

那么问题来了,为啥这俩宫比较弱呢?

这原因说起来,有点滑稽,因为……这俩宫的战斗力,比那俩宫强。

简而言之,玄女宫和北极宫注重全方位的发展,传承也比较全面,而青龙宫和白虎宫注重战斗,四大宫一旦有事,这两家都是战斗主力。

当然,他们的功劳,四大宫一致认可,但是两宫不注重其他方面,也颇令大家诟病,不知道劝了多少回,可是这两家就陶醉在这种力量的征服中,不肯回头。

这些话就说得多了,总之,青龙庙和白虎庙在战斗方面,一点不弱于北极宫和玄女宫,甚至可能更强一点。

而大挪移符,也就只有这两家能制作。

中土国若是有其他人使用大挪移符,必然是得自这两家。

想到大挪移符的来历,林家四长老的脸都绿了——咱只是半隐世家族啊,对方居然有四大宫的靠山?

“不是大挪移符,”最后出现的化修发话了,这是二长老,“周边有干扰灵气的阵法,干扰不了大挪移,但总该有明显的灵气变化……我没有看到这些。”

林家为了应对这场危机,真的下了血本,而二长老心思缜密,一直在冷眼旁观。

“卧槽尼玛,”林慕南闻言,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连脏话都骂出来了。

他实在是难以镇定,“那就是传送阵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