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三百二十二章 伏击

面对这诡异的局面,林家人感觉到了满满的恶意。

现场的另一名化修,林家的二长老也很疑惑,“来犯的到底是谁?林家怎么可能招惹到如此恐怖的对手?”

四长老倒是有所猜测,“莫非是玉钩潘家?感觉也只有他们,有那样的实力。”

玉钩潘家跟义安林家相差仿佛,就算有飞行道器,也不可能舍得随意使用,不过两家已经结仇了,潘家若是要豁出去报复,倒也有可能使出来。

“潘家不会蠢到这时候对咱们出手吧?”二长老狐疑地发话,“导引石已经被他们抢去了,他们正该养精蓄锐,等到新年时征战天坑吧?这时候死磕咱们,根本划不来嘛。”

这种半隐世的家族之间,争夺利益的时候会大打出手,但是一旦尘埃落定,基本上就告一段落了,输了就要认,失去的场子,回头有时间再找回来就是了。

两个家族死磕……这后果就太严重了,很可能发展到不可收拾。

二长老不认为,潘家会在这时候找茬,而且还是上门找茬儿。

就在这时,有人走了过来,低声发话,“两位长老,大长老回讯了:飞行器具未必是道器,也可能是出自官府。”

大长老就是林慕南,上次他和另一名化修围攻潘家的潘之江,虽然将对方打得重伤,但是在潘之江舍命反击之下,两人也受了轻伤。

虽说是轻伤,但是能让化修受伤的手段,又怎么能小看?更别说潘之江差点就豁出去,跟他俩同归于尽,手段之暴烈,可想而知。

林慕南现在就在月华岭上养伤,没有三五年时间,根本不可能彻底恢复,而在这段时间里,他不宜随便跟人动手。

不过,他倒是可以通过传讯石和传音海螺,跟族人沟通消息。

“出自官府?”二长老的眉头一皱,又叹口气,“都跟你们说了,不要差姓靳的那点灵谷,人家江湖救急,你们做的叫什么事?”

李永生打出的青芒,虽然已经消散了,但是林家已经有人分析出来了:这应该就是朝安局的手段,从毒性上分析,也合乎猜测。

四长老闻言,却是有点不高兴了,因为他是极力主张不赔灵谷的,“我都说了,朝安局根本没胆子来主动攻击咱林家,他们肯定是被利用了,直接将那姓靳的抓过来,看他招不招!”

“你还真是狂到没边儿了,”二长老狠狠地瞪他一眼,“莫非你真的以为,朝安局惹不起咱们林家?昔年南门一族被族诛,你忘记了?”

南门一族,是百粤相当古老的家族,也是半隐世家族,身后有子孙庙的支持,但是他们介入朝争太深,朝廷出手诛灭的时候,道宫都不好为其出头。

林家可以不把朝安局放在眼里,欠了灵谷不给,但是真要把朝安局的人抓来拷问,那林家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二长老的话没错,但是四长老还是不认同,“为了区区百两灵谷,跟咱们林家作对,我觉得朝安局没傻到这个程度,就算是朝安局的人出手,也是那姓靳的私下的行为。”

两人也挺有意思,听说可能是官府中人出手,他们认可这个猜测,官府里的飞行器具比不得道器,但是真的有。

比如说李永生就曾经乘坐过——从博灵郡到顺天府。

事实上,军队里也有飞行器具,而且花样更多,大部分的高科技产品,是优先为战争服务的,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哪怕是在中土国。

军队里不但有单人使用、用来侦探的飞翼,也有用来战斗的战舟。

不过这两位长老,却是忽视了一个人,林家得罪的九公主赵欣欣,也算是官府中人。

其实这不是他们忘了,而是他们根本不相信,英王的女儿,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对林家发起反击——不是英王没这个能力,而是他现在的处境非常微妙,夹着尾巴做人才是正道。

若不是看到这一点,他们怎么可能去招惹赵欣欣?

光宗不成器的儿子多了,都是今上的皇叔,随便哪个亲王的女儿,林家都不敢去主动招惹。

从事情发展的经过来看,他们想的一点都没错,赵欣欣本人也确实没打算计较——不是不想计较,而是不能计较。

可是谁想得到,赵欣欣不计较,她上一世的伴侣,仙界下凡的李永生会受不了?

两人正低声分析,猛地发现前方爆出了警讯焰火,四长老一看,顿时睚眦欲裂,“好贼子,竟敢如此嚣张?”

说着话,他嗖地就飞了过去,化修极力施展修为,是极快的,几息之间,他就飞到了十余里之外。

触目之后,他勃然大怒,这一队百余人的前锋,竟然被人打了伏击。

伏击的人只有一个,以漫天花雨的手法,打出了近百枚的钢钉,打伤了二十余人。

最令人恼怒的是,此人还发起了一次冲击,他绕过了四个司修,直接袭击那些制修和非制修的林家子弟,然后消失不见。

在这场短暂的接触战中,林家的司修只有一人被钢钉击中了肚腹,不能再继续搜索,其他三名司修无恙,被击中的其他人,大多也丧失了搜山的能力。

尤其是在冲锋中被击中的人,一共六名,有的被打断了脊骨,有的被打穿了胸膛,都是一等一的重伤,自己都走不回去,还得拖累其他人。

这一队前锋,基本上被废掉了一半。

四长老强压怒火,咬牙切齿地发问,“那厮是什么相貌,谁家的手法?”

“那厮蒙着脸,手法也看不清,”一名中阶司修颤巍巍地回答,“主要是身法,太诡异了,我们追不上……麻痹的,有种他别跑啊!”

不跑才是傻瓜!四长老冷冷地看他一眼,“是什么修为?”

听到这问题,大家齐齐闭嘴,看向了唯一的高阶司修。

高阶司修在林家,也算体面人了,这位犹豫一下,硬着头皮回答,“表面上看,是中阶制修,不过……他肯定隐藏了修为,做不得数的。”

“隐藏了修为,他逃跑的时候,也是中阶制修!”四长老气得笑了,“还真是争气啊,这就是我林家子弟?高阶司修追不上中阶制修?”

高阶司修是大长老林慕南一系的血脉,听到这话,他的嘴角抽动一下,“据我分析,此人的目的,是阻我林家全面搜索……四长老您还是要警惕了。”

他心里有不满,但是没办法说,四长老不但修为高,也是长辈。

不过他身边一名初阶司修不满意了,那是个少妇,她冷冷地发话,“四长老说得轻巧,万一见到此人,你也未必追得上。”

四长老气得差点鼻孔生烟,但是他识得此女,知道是大长老夫人的妹妹,严格来说不算林家人,宋家可是他惹不起的,所以也只能冷冷一哼。

就在此刻,二长老也来了,他目光微微一扫,眉头就是一皱,“这一队人……废了?”

四长老却是大惊,“二长老,贼子可能使用调虎离山之计,你现在来……核心处谁照看?”

林家虽然家大业大,但是要看顾的地方也多,李永生所想的这里可能不止两名化修,还真的不对。

林家对外宣扬的,是只有六名化修,事实上,家族里有八名化修。

但是化修多,家族的重点也多,一般来说,林家会有两名化修在外面走动,照看林家的生意和场面,族里要留六名——太上长老闭死关,冲击高阶化修,族里留的就只有五名化修。

前一阵跟潘家的争斗,林家出动了林慕南,又将外面的化修召回一名,结果这两位被潘之江所伤,目前只能在月华岭养伤。

一个闭死关的,俩养伤的,还有一个在外面走动的,剩下的也就是四个化修了,月华岭得留一个看家吧?天星谷得留一个吧?

数来数去,林家也就只能出动两个化修,都在这里了。

四长老来处理突发事件,二长老也离开了大众,来到这里,岂不是其他队伍都没了看顾?

当然,化修的策应能力很惊人,万一有突发事件,二长老赶过去,也不过是十来息的时间。

但是十来息时间,已经足够发生很多事情了,今天早晨的事情,也不过是援兵晚来了几息,就让凶手逃脱了。

所以四长老郑重其事地提醒二长老。

二长老却是不以为然,他冷冷一笑,“就怕他们不来,老四,你随时准备接应,我觉得身处中央,反倒是吓得他们不敢动作了。”

他是老成持重的人,但是一旦生气,也难免会有意气之争。

“好,交给我了,”四长老眼睛一眯,阴森森地发话,在四名长老里,他的速度是数一数二的,正是因为如此,刚才宋氏女子的话,才令他分外不爽,“二长老看护好大家就行。”

话音未落,远处就闪起几团报警的焰火,随后声音才传来,看样子,起码是在二十几里地之外了。

“贼子休得猖狂!”四长老大吼一声,身形有若一道闪电,划破黑漆漆的夜空,直奔那处而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