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二百九十一章 拿人手软

在李永生的劝说下,赵欣欣终于气呼呼地表示:那我交给你了。

过了一天,那地赖子再来的时候,李永生走上前,交了一块银元做规费。

不过这人呐,还真的不能惯,小混混收了钱,反而还来撩拨赵欣欣,“小女娃,昨天不是嘴很硬吗?再给我硬一下看看?”

赵欣欣气得眼睛里都要喷出火了,不过考虑到不能为父王惹祸,只能强行忍着。

李永生也不理这厮,只是看着此人身后的司修,淡淡地发话,“收了规费以后,这就是你们的表现?”

“铁头,够了!”司修终于出声,他的眉头紧皱,却也没有多说。

那唤作铁头的小混混顿时愕然,收了规费之后,不是要继续试探,对方强势不强势吗?

于是他奇怪地发话,“曹大人,这个我们酒家规模不小,交一块的规费,都这么唧唧歪歪的,不该教育一下吗?”

他说话的重点,当然是在“规模不小”四个字上面——油水很足呢。

司修脸一沉,转身向外走去,根本连话都懒得说。

铁头一看,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也转身跟着走了,但是直到走出老远,他依旧没有搞明白:我这往常一直使用的手段,哪里错了?

第二天凌晨,我们酒家门口,不知道被谁倒了一堆砖石,堵住了正门。

酒家的小二得了李永生授意,直接去找徐秋生:有人冲我们使坏,你得查出来啊。

他没见到徐秋生,不过消息肯定是传上去了。

中午的时候,那名姓曹的司修来了,他来到赵欣欣面前,面无表情地表示:想要查谁使坏的,你得给我几天时间。

赵欣欣根本懒得理他,抬手冲某人一招,“你来处理!”

李永生走过来,脸上也没什么表情,“调查是要有个时间,我们能理解,不过这垃圾堵着门,怎么办呢?”

司修脸上,显出一丝怪异来,“堵着门,那你清理了呗,你不做生意了?”

因为垃圾堵着门,到现在为止,中午一桌客人都没来。

“你们找不到人,还要让我们清理?”李永生似笑非笑地发话,“原来规费挣得这么容易?”

司修愕然地张大了嘴巴,“没搞错吧,你让我们清理垃圾?”

“那是必须的,”李永生淡淡地看着他,“我们交了规费,还有人找麻烦……你不处理谁处理?”

“这不可能,”司修也火了,他知道这家酒家势力不小,徐秋生也很看重,但是我们是收规费的,不是清扫垃圾的。

“这个事儿,你做不了主,”李永生抬手冲他指一指,“回去问那个徐先生吧,你们若不处理,垃圾就会一直堆在这儿。”

这尼玛……影响的是你们的生意吧?曹司修好悬以为自己听错了。

垃圾一直堆在这儿,你觉得……这能对我构成威胁?

不过此事实在太过诡异,他收规费多年,能发现里面的味道,想一想之后,他点点头,什么话也没说就离开了。

下午的时候,有几个汉子过来,推着小车,将垃圾运走了。

垃圾不算很多,却也有六七方,汉子们用了将近一个时辰。

赵欣欣冷冷地看着这一幕,也不出声,直到垃圾清运完毕,才冷哼一声,“那厮果然知道我的身份!”

这个推论,相信谁都不会反对,收规费的地赖子,怎么可能会去做清洁工?

“这却也难说,”李永生笑了起来,很轻松地发话,“总该给咱们个交待嘛。”

赵欣欣冷哼一声,“偏你会作弄人,他们若是不将垃圾运走,岂不是要影响生意?”

看这热闹的,可不止他俩,左右是没客人,酒家的小二和大厨都凑了过来。

不过九公主并不在意,就这么直接说了——这垃圾是李永生干的。

李永生对此也不意外,他太知道她的性情了,上一世,永馨就是比较喜爱显摆的,那跟素养无关,纯粹是个人习性。

所以他只是淡淡地笑一笑,“影响就影响了,这几日生意又不好。”

听到这话,赵欣欣颓然长叹一声,生意不好……真的是很没面子啊。

不过,看到他作弄人,她也兴致盎然,很快将生意不好这个现实抛在了脑后。

要不说有钱任性呢?只要能有一些有趣的事情,她很快就会抛开对钱财的关注。

第三天夜里,有人在外面抛掷石块,将酒家的两扇窗户打得稀烂。

这又是李永生所为,他虽然做不出在自家门口弄一堆粪便的事儿,但是弄点不太出格的动静,还是很简单的。

于是,我们酒家的小二,又去找徐先生求助了。

徐先生依旧不在,紧接着,曹司修再次来到了酒家,他的脸色十分不好,“谁干的?”

“我还想问你,是谁干的呢,”这次就轮到赵欣欣出面了,她铁青着脸发话,“倒垃圾的人还没有找到,窗子又破了,你们收了规费,就是这样做事?”

她以前是懒得跟这些人打交道,生怕压制不住火气,将事情弄得不可收拾,现在李永生已经把路探得差不多了,她就要跳出来,亲自参与一下——捉弄人的感觉,还是很好的。

“你怎么不说,是你们惹了什么人呢?”司修气得脸色发黑,“调查是需要时间的,我们收了规费,你们也不能胡乱得罪人?”

赵欣欣好整以暇地看着他,“那你帮着补一下窗户吧。”

“神马?”司修顿时愕然,然后就是勃然大怒,“你那窗户是轻灵木的,一块银元才能买多大的一块?”

赵欣欣不屑地哼一声,“谁让你收我规费呢?收了钱,你就得办事啊。”

“绝对不可能,”司修断然拒绝,上一次找人运垃圾,那是小事,苦力活而已,地赖子出面,哪怕不给钱,别人也要帮忙。

但是轻灵木的窗户被打烂,真的是大事,材料费就超过规费了。

他甚至有点怀疑,这酒家不是跟其他势力勾结了之后,专门来恶心徐先生的吧?

“这个事儿,你做不了主,”赵欣欣见过李永生上次是怎么处理的,于是有样学样地发话,“你别说得那么绝对,先回去问一问吧。”

李永生在旁边看得暗暗呲牙,啧,还是没说对台词啊,你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学我者生像我者死”吗?

赵欣欣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看着那司修铁青着脸离开,她的心情相当不错。

不过到了晚上,她的心情就再度糟糕了起来,“混蛋,居然敢不派人来修窗户?”

她很想找李永生问一问,接下来该怎么办,不过非常遗憾的是,李永生出门去了。

倒是有一名女性的小二,出声劝她,“说不定一时找不到好的木工,看看明日吧。”

赵欣欣想一想,也有这种可能,她又气李永生在关键时刻离开,心说我就不信处理不好这件事,不问那家伙了。

到了第二天晚上,还是没人来修窗户,赵欣欣恼了,叮嘱一名小二,“明天再去问一下,收了规费,就是这般行事的?”

小二一大早就去问了,然后很快就回来了,“启禀东家,人家说了,目前正在查找肇事者,抽不出来人手修理窗户,要咱们自己修。”

赵欣欣闻言,顿时勃然大怒,“那咱们的规费白交了?”

“对方还说……”小二犹豫一下,支支吾吾地说出了一些不好听的话,“左右不过一块银元的规费,若是咱们整天这样得罪人,那想处理也行,规费得涨。”

曹司修说话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客气,他就差明说,这是我们酒家自己的干的,能婉转地说出“你们得罪人”,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涨规费?”赵欣欣眼珠一转,冷笑一声,“行,给他涨,问他想要多少,才能彻底保证酒家的安全?”

小二傻眼了,“咱们主动涨?”

“没错,随便他开口,只要他敢要,我就敢给!”赵欣欣气呼呼地发话,“万两黄金都无所谓,我倒要看看,酒家一把火烧了,他能不能给我重建一座!”

终究是娇纵出来的九公主,火气一起,就不计成本了,这口气一定要出。

“好了欣欣,”李永生见她这样,只能再次出声阻止,“事情交给我吧。”

赵欣欣是气坏了,狠狠地瞪他一眼,“李永生,我正式告知你,这次你要是不能帮我出了这口气,以后你都不要指望跟我交往了。”

出气也不是你这么出的!李永生听得就笑,“那意思是说,你是有可能成为我的伴侣了?”

赵欣欣先是一愣,然后脸一红,又哼一声,“你先把事办好,别想那些有的没的。”

果然是上一世永馨的性格,李永生心里暗笑,忽悠人很有一套,骗得人把事办完,不认账的概率极高——他可是没少为她擦过屁股。

“其实是你把事办糟的,”他“委屈”地低声嘀咕一句。

“你说什么?”赵欣欣的眼睛一瞪,很有点河东狮吼的味道。

“没事,没事,我这就去安排,”李永生转身开溜,心里却是暗暗嘀咕,若是你已经觉醒了,敢这么跟我说话,我非收拾你不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