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二百二十九章 格局

谁说李清明是疯子?他根本就是小事糊涂大事精明。

李永生笑一笑,“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你若未出头,别人因何相酬?”

这时候你别提条件,先做出来事情,人家才好论功行赏。

“我的心愿是保卫家国,”李清明不吃这一套,“军人的荣誉,应该来自于边陲……明哲保身,才能留下有用之躯。”

少扯那么多淡,说好处吧,否则换个人坐上皇位,也跟我无关。

“你怎么想,那随便你了,”李永生的态度,其实跟李清明差不多,他也无所谓谁坐在皇位上,“反正话传到了,我的任务就完成了。”

“我说,你怎么能这样呢?”李清明恼了,气呼呼地看着他。

李永生纳闷了,他愕然地发问,“我怎么样了?我只是个传话的!”

“你……”李清明本来想说,你该帮我争取点好处,积极拉拢我才对,但是话到嘴边,他实在有点说不出口——太有损形象了。

于是他气呼呼地发话,“我说,你不是支持今上的吗?”

“我……支持今上?”李永生愕然地反问,然后干笑一声,“呵呵。”

李清明的头,刷地扭了过来,目射精光,“难道不是?”

“我跟你一样啊,”李永生笑眯眯地回答,“谁坐那个位子,对我来说太遥远了,我只希望,中土国少一点兵戈,外战我还有点兴趣,至于说内战嘛……呵呵!”

李清明呆呆地看着他,猛地问一句,“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北极宫的意思?”

不怪他想得这么多,这种大事面前,他必须谨慎抉择,哪怕他并不确定,李永生在北极宫人的眼里,到底是什么地位——没办法,一旦站队错误,李家将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

李永生根本不回答这个问题,他只是淡淡一笑,“不能随本心行事的话,格局终究有限。”

李清明的脸,顿时胀得通红,他刚才还笑话顺天晁知府的格局,不成想现在,就被人笑话格局小了。

但是实情确实如此,他想一想之后,最终叹一口气,“还是被你小子害惨了啊。”

他的内心深处,是愿意支持今上的,终究是先皇和光宗都认可的储君,他恢复修为之后,重新出山的意愿也极其强烈。

只不过这场朝争,他不太确定结果,而且宁致远毒杀两个军人,令他也很看不惯。

至于说站队失败的后果,其实他想的比较少,今上的位置是前两任天家定下的,不是乱臣贼子,支持者很多,他倒不信换个人坐上那个位子,就敢大开杀戒,激起天下公愤。

换个思路,大开杀戒又如何?他只是李家的苗裔,家族里反对他的人也很多。

李清明只是想等到最合适的时机,自己再站出来,谋求利益最大化。

但是非常遗憾,五老帅健在的情况下,他也只是个棋子,想争取做那个决定胜负的棋子,他还远远不够班。

不过,若不是伸手管了李永生的闲事,他原本还是能再藏匿一阵儿的,所以他才会发出这样的抱怨——你小子害我。

李永生才不肯背这黑锅,“李将军,风云激荡之际,不参与一下……会落下无数遗憾。”

你也别瞎抱怨,若不是我,你连参与的机会都没有——谁给你驱的毒?

“呵呵,”李清明干笑一声,顿了一顿之后发话,“后日……后日我上书,左右不过陪你疯一把。”

关我屁事啊,李永生很想这么说一句,不过“后日”两字,让他知道李清明有所图,于是笑着点点头,“那我今日,当告知宁公公。”

李清明看着他就笑,“真不是个老实家伙……我就奇怪了,谁教的你这些啊?”

当天下午,李永生就回到了细柳巷,吴妈妈的房子,跟昨天的一样,大窟窿依旧,不过看守的两个府房捕快,已经离开了。

赵渤躺在屋里呼呼大睡,酒气冲天,显然中午喝了不少。

他旁边还有两名捕快,见到李永生进来之后,站起身打个招呼,热情且恭敬,“来了?”

“赵渤你小子又不作为!”李永生气得走上前,踢了他一脚。

赵渤翻个身,揉揉眼睛,打个哈欠坐了起来,“尼玛……谁啊,找死呢?”

待看清是李永生,他才干笑一声,“呵呵,中午喝了点酒压惊,不好意思。”

对于这货,李永生也懒得说啥了,有的人天生就比较惰性,丫既然说“压惊”,自然是说上午差点被抓走的事儿,他无法再计较了。

于是他干咳一声,“找你有好事,跟我来。”

赵渤揉一揉脸,就跟了出来,走了几步之后,耳边传来低微的声音,“换身衣服,去趟御马监的宁府,以我的名义求见宁公公,见到本人之后,就说四个字……‘后日上书’。”

“宁……宁公公?”赵渤身体一震,眼中满是骇然,他压低声音发话,“以你的名义?”

京城捕快,原本就是消息最灵通的一群人,他当然知道宁致远现在有多么红,所以才不敢相信对方的话:你居然认识宁致远?咱能不开这种低级玩笑吗?

“不以我的名义,以你的名义啊?”李永生没好气地看他一眼,压低声音发话,“我不方便去,你记住……一定不要声张。”

“我懂,我懂,”赵渤不住地点头,脸上是压抑不住的兴奋,“您放心好了。”

情急之下,他都改称李永生为您了,不过这真不怪他,那是宁致远啊,今上面前最红的人,他竟然有机会私下见面。

别说是他这个小小的捕快了,就连他上司的上司的上司,幽州郡捕房的捕长,有了这样的机会,也会高兴得蹦起来。

他没有激动到语无伦次,已经算是心脏大的了。

“控制一下情绪,”李永生抬手指一指他,很无奈地发话,“你这么出去,不是摆明了告诉别人,你有问题吗?”

“明白,明白,”赵渤再次点点头,不好意思地回答,“真的是有点激动……您见谅。”

“事关重大,”李永生很无语地看着他,“想一想消息泄露的后果。”

“我调整一下情绪,”赵渤转过头去,狠狠地深呼吸了几口,然后身子一顿,缓缓地转过头来,脸上现出一丝尴尬,“那啥,我要说哪四个字来的?”

李永生无语望天……

赵渤是在酉末时分回来的,他一脸的兴奋,扯了李永生到一边悄声发话,“宁公公想见你……”

他去了宁府之后,门卫本要撵他走的,他就说我是李永生的朋友,小李遇到点麻烦,托我来向宁公公求助——一定要面见。

然后他就进去了,当然,身上肯定是要被仔细搜查的。

不过宁公公不在,晚饭前才回来,然后见了他,对于这四个字,宁公公似乎听明白了,但是他晚上还要见李永生一面。

李永生指一指自己的脚下,“来这儿吗?”

赵渤笑着摇摇头,“北郊红石滩。”

李永生斜睥他一眼,“你要跟着去吗?”

“能跟着去是最好了,”赵渤讪笑一声,又搓一搓手,“我去召个人来,帮你看房子。”

他倒是很能干,不但招来了人,还弄了两匹马,手里拎个油纸包,干笑着发话,“没吃晚饭呢,到地儿再吃。”

有赵渤在,两人行进的速度挺快,尤其是出城的时候,他亮一下捕快的腰牌,说有公干,守门卫兵根本就没问李永生的身份。

红石滩是块开阔地,视野极为宽阔,皑皑的白雪中,两个小黑点煞是醒目。

下雪不冷化雪冷,天气极为寒冷,偶尔一阵朔风吹来,将一片片雪粒卷上天空,打在人的脸上,就像刀割一般生疼。

两人将两匹马放在身前挡风,又搬来两块大石头坐下,赵渤从怀里掏出油纸包,抓出一个热乎乎的大包子,递了过去,“来一个?”

“吃过了,”李永生摇摇头,表示拒绝。

但是过了一阵,他就受不了啦,大冬天跑到野地里吹风,也不知道这宁致远玩的哪一出,“我记得你挺爱喝酒的,带酒了没有?”

“有酒,”赵渤吃了四个包子,觉得更饿了,听他这么问,站起身来,从马背上的行囊里,取出一个皮袋子,“天儿太冷,不能装在坛子里,会炸的。”

然后他冲怀里又摸出个油纸包来,“烧鸡……也是热的,来,一人一半。”

李永生诧异地盯着他的衣襟……你那里不会也藏了一个储物袋吧?

鸡是上好的大公鸡,但是对两个年富力强的修者而言,也就是几口的事儿,赵渤更绝,甚至连鸡骨头都嚼碎咽了——这可不是地球上那种一个半月出栏的速生鸡,骨头硬着呢。

一袋酒快喝完了,李永生觉得身上更冷了,“我说老赵,你不是忽悠我吧?”

“哪儿能呢?”赵渤笑一笑,“我要忽悠你,自己怎么也要多穿几件不是?”

“你穿得不少了!”李永生狠狠瞪他一眼,然后眼睛一眯,“来了!”

远处出现一辆马车,车前还有两个小黑点,应该是两名骑士,不紧不慢地向这里驶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