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二百一十四章 蛮横朝安局

事实证明,雁九的担心有些多余,一群人一夜没睡,等到第二天辰末,席家才有人跑到东关耿家,打问昨天的消息。

昨天席家和捕房齐齐出动,抓几个外地人,没谁觉得会出意外。

哪怕是到了现在,他们也没觉得事情有多么严重——没有音讯,那肯定是在私下刑讯嘛。

不过,这么久了,都没有音讯,了解一下也是正常的,所以他们派人来耿家,你们把人带到什么地方了?

东关的耿家,也有两千多人,然而,这个家族虽然不算小,但是制修不多,也就二十几个,横行一下乡里没有问题,遇上席家还真是不够看。

不过昨夜被押走的车夫,已经悄悄回家了,跟他同行的,还有林家一个小伙子。

早得了机宜的耿家,恰如其分地表现出了自家的怒火——人是你们带走的,现在来问我们?

就在席家摸不清头脑的时候,中午时分,十几个黑衣方巾的人强闯知府衙门,亮出朝安局的印鉴,直接将周姓的通判锁了走。

知府不在衙门里,但是就算在衙门里,他也不敢拦着——那是朝安局锁人。

朝安局拿人,跟巡荐部拿人不一样,巡荐部拿人,会说此人犯了什么什么事儿,还要告知相关的人,否则程序不合法,将来会有很多人来追责。

朝安局不用,只要有怀疑就可以抓人,无须通知任何人——有可能涉及谋逆的大罪,怎么会声张?

与之相对的,就是朝安局抓错人,也不会付出什么代价,大不了将人放了,也就完了,不需要给任何人交待。

这样的制度下,谁敢拦着朝安局抓人?

朝安局办事,就直接征用了李永生租住的小院,以及相邻的几个院子。

李永生他们是辰时才入睡的,他依旧和杨国筝一个房间,吴小女等四女,睡一个房间,倒是雁九单独占了一个房间。

李永生是申末时间醒来的,出门一看,就发现来来回回走动的朝安局人马。

朝安局对周通判的审讯,不是特别顺利,那厮一口咬定自己是无辜的,什么都不说。

所以审讯者的脾气,也不是很好,总算是有人专门强调过,不许招惹李永生一行人,他们才刻意地收敛了一些。

雪还在有一阵没一阵地下,李永生在旁人的指点下,来到了隔壁的小院,那里有林家和耿家的几个子弟,帮大家做饭。

吃饭的时候,他看到了依莲娜和莎古丽。

莎古丽依旧对他横眉冷对,不过他也懒得理她:这种人,就留给朝安局调教吧。

酉正时分,李永生正坐在房檐下赏雪,依莲娜从不远处走了过来,糯糯地发问,“可以带我出去走一走吗?”

朝安局办事,根本就不允许人自由出入的,更别说这俩胡畏族女孩儿,是严密看管的对象,也只有李永生,才有离开朝安局地盘的资格,明晓媚和杨国筝都不够格。

李永生想一想,这也不算多大的事儿,他倒不信,她能从自己面前逃脱。

两人这次没有上后山,就是在山脚下走一走,谁也没有说话。

这么默默地走了一阵,猛地身后传来一声喊,“敢问前方可是李公子?”

李永生缓缓转过身来,只见两个人从远处快速地走了过来。

这两人一个是司修,一个是高阶制修,不过制修在前面走着,司修倒是有点像跟班。

那高阶制修抬手一拱,笑眯眯地发话,“见过李公子,在下林震岳。”

李永生微微颔首,“原来是林家主,不知有何贵干?”

“久闻李公子英俊了得,特来拜会,”林震岳笑着回答,“为了感谢李公子拯救林家,特求来复颜丸一颗……”

他还没说完,李永生就一摆手,“谢了,好意心领了,我用不着……阁下到底有何事?”

林震岳犹豫片刻,才吞吞吐吐地发话,“下午府尊大人相召,想问一问……问一问有没有扩大之意?”

李永生好笑地看着他,“你觉得这事儿问我合适?”

“那我也是问过了,”林震岳笑了起来,然后不屑地哼一声,“我林家被欺凌的时候,也不见他们站出来。”

这家伙,变脸变得倒是不慢,李永生心里暗暗嘀咕,不过对方木炭铺子的伙计,做事比较地道,他对林家印象就算尚可。

于是他点点头,“这些事,你可以跟那些大人去说,我只是个小小的修生。”

林震岳思忖一下,一摆手,他身后的那名司修走上前来,从怀里掏出一个扁平的木盒。

“这是我林家的一点小小心意,”林家家主一拱手,正色回答,“还请阁下笑纳。”

木盒打开,里面是九个黄澄澄的金馃子。

李永生眉头一皱,“你这是何意?”

“那帮大人,我实在是……有点拿不准啊,”林震岳苦笑一声,朝安局这赫赫凶名,不光是对手害怕,同伴都提心吊胆,“还望李公子合适的时候,帮忙分说一二。”

李永生思忖一下,明白了对方的忌惮,于是微微颔首,“我知道了,若是追比出财物,你林家的那一份,你只管拿就是了,不会有事的。”

林震岳担心的,确实是这个,朝安局莫名其妙地帮他出头,席家赔付的钱财,他是该收还是不该收?若是他行差踏错半步,反倒惹火烧身,那就不妙了。

总之,他很感激朝安局,也非常害怕朝安局。

当然,除了这个原因,他也很想交好李永生,此人年纪轻轻,就使唤得动朝安局,己身又还是朝阳大修堂的修生,哪怕没有帮林家出这口气,也完全值得投资。

所以他才漏夜赶来,只不过他进不了朝安局的地盘,只能在外面转圈打听。

“李公子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他笑着一拱手,“只此一句话,可抵万金,区区薄礼,不成敬意……”

“不用,”李永生一摆手,淡淡地发话,却是斩钉截铁的语气,“你若执意送我,你的事情我就不管了。”

林震岳愣了好一阵,才又一拱手,深施一礼,“李公子高义,林某浅薄了。”

说完之后,又寒暄两句,他转身走了。

李永生看着他的背影,笑着摇摇头,他觉得对方的忌惮,实在没有必要。

朝安局要求的是谋一追五,林家人固然是凭空得到了一份,但是没有他们的存在,朝安局又凭什么得到两份呢?

若是雁九连林家这份都想吞下的话,他肯定会阻止——这种风气不对!

就在他摇头的时候,身后传来糯糯的声音,“那是黄金……你为什么不要?”

“我只赚我该赚的钱,”李永生头都不回地发话,“就算要,我也会选复颜丸。”

“复颜丸你才不会在乎吧?”依莲娜慢吞吞地说话,“你不会缺复颜丸的。”

复颜丸是难得了一些,但是真实的价格,反倒没有这九个小金馃子高,她推算出以李永生的人脉,得到复颜丸并不难,反正也只能服用一颗,但是谁会嫌黄金多?

“嗯,”李永生微微颔首,心说果然,胡畏族人里,也有脑子不那么笨的。

接下来,双方又陷入了沉默中,好一阵之后,李永生觉得总让对方先开口,似乎也有点不合适,“天有点晚了,咱们……回?”

依莲娜并不说话,只是迈开修长的腿,向来路走去,棕色的小皮靴,踩得皑皑白雪发出“吱吱”的轻响。

走了两步之后,她才又出声,“找我来是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吗?”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给自己起名永馨,”李永生算看出来了,对方就是个清冷的性子,所以也懒得再拐弯抹角,“如果我所料不差,那跟一个人有关,对吧?”

“嗯?”依莲娜停下了脚步,侧头看他一眼,“你怎么会这么想?”

“我知道我说的是事实,”李永生也停下了脚步,一旦开始这个话题,他就不着急回去了,“我还知道,这个人……莎古丽应该也见过。”

“呵呵,”依莲娜笑了起来,风轻云淡的笑容,看起来依旧很高冷。

笑了好一阵,她才摇摇头,“抱歉,你说得一点都不对,我是吃了一个很漂亮的蘑菇之后,昏迷了三天,然后醒来,觉得永馨这名字也不错。”

“啊?”李永生愕然地张大了嘴巴,这又是哪一出?

“不过有一点你说对了,”依莲娜的表情怪怪的,“我姐姐也吃了那个蘑菇。”

啧,李永生咂巴一下嘴巴,明白了,这是永馨再次觉醒的时候失败了,为了防止反噬,下意识地将气息排出体外,周边没人,所以催生出一些奇怪的东西。

又失败了啊,他心里暗叹,你别老觉醒了好不好?要不然到时候唤醒你也难啊。

沉吟一下,他再次出声发问,“你吃的是蘑菇伞盖,莎古丽吃的是蘑菇柄,对吗?”

“啊?”这次轮到依莲娜傻眼了,她的小嘴微张,愕然地发问,“你怎么会知道?”

这还用问吗?李永生撇一下嘴,你的意识受到了一些影响,莎古丽是沾染了些气息。

正是因为如此,你心里对国族有好感,莎古丽却成为了叫也叫不醒的装睡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