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一百六十六章 那年秋天

雨在后半夜停了,不过天依旧是阴着的,第二天辰初时刻,又下了起来。

随着进入深秋,天气也一天天地凉了下来。

看到这雨有一阵没一阵的,吴小女有点担心正在修建的房子,她希望李永生能帮她联系一辆马车——至于说雇佣马车的钱,她有。

李永生索性跟她一起去了,可以想像得到,张木子必然要随行的。

房子修建的速度很快,别看施工规模受到了限制,但是朱大姐给的工钱足够多,效率当然也就高,现在主体已经起来了,基本上就等上大梁了。

下雨天肯定不能上大梁,工人们在砌墙、铺地和和搭大炕,也不算闲着。

吴小女还是有点不放心这些家伙,就说不如我住在这里,盯着他们干活。

“用不着,”李永生摇摇头,“你要是实在不放心,每天来看一次就行。”

第二天,吴小女又要去看——关键时刻了,她很关心房子的质量。

李永生本来还想陪她去,不过朱总谕将他喊了去——大修堂要确定一下他收音机发明人的身份,并且了解一下技术转让的情况。

这就是张岩发力,要从正面推动此事了。

认真起来的朝阳大修堂,也是很恐怖的,光是确定技术拥有人的身份,就有一系列的程序要走,除了收音机的原创性,李永生和博本院之间的交易、利益划分,都统统要调查。

到后来,宋嘉远都不得不出面,为他背书。

这件事足足折腾了李永生两天,然后给他的答案是……等我们讨论之后,还要跟朝廷沟通。

宋嘉远差点就呛了,说真当我们博本院差这点钱?

张岩马上赶来安慰他,宋院长却表示:我们博本院本来就能制造收音机,广播电台办得也不错,有的是钱赚,你们这么搞实在太小看人。

张总谕却是会说话:知道你们不差这点钱,但是这广播电台一旦搞起来,你们也有三成的股份,在电台里宣传一下博本院,岂不是有利于招生?

这话就说得宋嘉远没脾气了,博本院也想招一些质量比较高的修生。

这天,李永生在大修堂里忙完,才说要回小院,迎面明晓媚走了过来,低声发话,“吴妈妈说,她在大修堂正门口的马车上等你。”

李永生疑惑地皱一皱眉,还是匆匆来到了门口。

门口停着五六辆马车,见他出来,一个瘦麻杆一般的车夫抬手,冲他招一招。

李永生快步走上前,掀起帘子就蹿了进去,果不其然,吴妈妈就坐在马车里。

上车之后,车夫驱动马车,转眼间离开了。

李永生坐在车厢里,上下打量吴妈妈半天,才轻叹口气,“看来你想起来了?”

“去个稳妥的地方说,”吴小女轻声发话,脸上的神情异常郑重,“张木子不是一般人,她对你的秘密很感兴趣。”

这是当然了,李永生不以为意地笑一笑,下一刻,他好奇地打量对方一眼:看来这个老人,也不像大家想的那么颟顸无用?

“生存的智慧罢了,”吴妈妈猜到了他在想什么,淡淡地发话,“我又老又弱,若是没些心眼,那才是真的无用了。”

李永生笑着点点头,身为上界来的观风使,一直以来,他对本位面的人,总有一些淡淡的优越感,他也不想有,但是这种感觉真的不好控制。

可是目睹一个本位面的底层老人,居然能绕过道宫高足的监视,悄悄地跟自己联系,他不得不感叹:人的出身不能选择,但每个人都不是能随便小看的。

车行半个时辰,停在了一个大院子处,吴妈妈走下车来,向门子递上一根金钏,“金钏主人让我来的,把翠园清空一下,我要进去。”

门子疑惑地看一眼面前的老妇,犹豫一下,还是转身进门了,不多时,又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来,见到吴妈妈之后,眨巴一下眼睛,“吴妈妈?”

吴妈妈一摆手,笑眯眯地发话,“还请速去清空翠园。”

她的话说得非常客气,但也是不容置疑的。

中年女人眼中满是疑惑,嘴巴动了动,看一眼不远处的李永生,她最终还是点点头,“好的,稍等。”

她离开之后,吴妈妈才对李永生笑一笑,“这是朱家的院子,金钏是小朱给我的信物。”

我还以为你是个隐藏的BOSS呢,李永生哭笑不得地点点头。

既然是朱大姐,就好理解了,吴小女指使不动任何人,也能用一用朱大姐,私下弄个信物很正常,而且家庭聚居处,是相对私密的空间,是个说话的好地方。

更别说朱家还出了一个顺天府副捕长,道宫之人如非不得已,也不便擅入。

翠园是个不大的园子,也就一亩地大小,半亩荷塘半亩花园,除了周边的一圈树木,整个园子可以一目了然。

两人来到园中唯的一个亭子里,仆人很快就送上了茶水,然后退下了。

吴妈妈给李永生倒上茶水,两人默默地品茶。

喝了三杯之后,吴妈妈才轻叹一声,“见到任永馨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对劲,恰好那日晚上你回来,天上又下起了雨,我……终于想起了一些事情。”

李永生嘿然不语,半天才干笑一声,“您真沉得住气。”

吴妈妈也不做声,良久方始长出一口气,“唉,一个呢,是有点不想说,一个呢,是不敢说……张木子是道宫的吧?”

“呵呵,”李永生笑一笑,真是不能把任何人当傻瓜啊。

他相信这话不是朱家人告诉吴小女的,这种事不可能乱传,只可能是她自己猜出来的。

吴妈妈侧头看他一眼,“你是不是在找一个小女孩?八九岁……八九年前,八九岁?”

她这句话刚说完,只觉得身边的人气势大变,刹那之间,一股巨大的威压笼罩了下来。

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啊,她发誓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可怕的感觉,虽然是无形的,但是她吓得连发抖都不敢,就那么僵直地坐在那里。

下一刻,那无形的威压瞬间就消失不见,就像来的时候那么突兀,离开得也特别干脆。

她甚至觉得,这或许是一种错觉。

然而,并不是错觉,一阵小风吹来,她才发现,身上的衣服已经寒湿了,吹得她瑟瑟发抖。

一瞬间,就那么一个瞬间,她身体内冒出的汗,就将夹衣打湿了。

这李永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

因为短时间内出了什么多汗,她眼前微微一黑,差点晕倒。

“吴妈妈,抱歉,我有点失态了,”李永生深吸一口气,伸手扶她一把,柔声发话,“来,不着急,先喝点茶,慢慢说。”

朱家也有人好奇,在远处的阁楼上眺望着翠园,看到两人相拥在一起,忍不住吓一大跳,“我靠,不是吧?借我家的翠园私会?这少年……这少年好重的口味。”

吴小女一杯一杯的热茶喝下去,足喝了三四杯,才觉得体内凉意渐去,又喝了两杯,才觉得嘴巴不那么渴了。

李永生走到翠园门口,将茶壶添满,又倒了一杯,而此刻,绵密的秋雨又降了下来。

吴小女又喝了半杯,呆呆地望着亭子外的雨丝,“那天,也是这样下着雨……”

当时的她还年轻,五十多岁的稳婆,正是要精力有精力,要经验有经验的年纪。

她去五道坊为叶家媳妇接生,相关事项都准备好了,这家的媳妇产道迟迟不开,孩子落不下来,主家着急,她这个稳婆也着急——另一家也快生了,你家不生,我走不了啊。

叶家的气氛很焦虑,她心里着急不敢说,只能起身到外面走一走。

结果出了院子,发现一个小姑娘正斜靠在墙边,面色发白,浑身发抖,雨浇湿了她大半个身子。

吴小女虽然只是个稳婆,但是也有点急救常识,见状她就觉得,是小姑娘骤然受寒,惊着了,喝两碗热的红糖水就好了。

本质上讲,吴妈妈是个善良的人,而且对于普通黎庶来说,红糖水虽然比较金贵,可是在产妇家,从来不缺这个东西。

于是她去叶家端了一碗红糖水,给小女孩儿灌下。

然后她将小女孩儿抱进院子的门洞里,又灌了一碗红糖水。

小女孩儿逐渐地苏醒了过来,然后就带给她一种麻酥酥的感觉,就像她见到任永馨时一样。

这些记忆,早就丢进了她的脑海深处,后来因为这两碗红糖水,叶家人还叨叨了两句,她也早就忘了。

事实上,叶家人自己也忘了,孩子顺利生下来,比什么都强,以前的牢骚,谁还记得?

李永生听完这些话之后,呆呆地看着她,一脸怪异的表情,久久没有说话。

他能说什么呢?尼玛……你活生生地打断了我家永馨觉醒宿慧啊!

小女孩是永馨,这个是必然了,觉醒宿慧时,气息不稳定,意识也不稳定,气息感染了吴小女,意识影响了任永秀——所以她改名任永馨。

不过,他对吴妈妈也恨不起来,她没做错什么,觉醒宿慧,原本就要一次又一次尝试的。

于是他颤抖着发问,“这小女孩儿,现在在哪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