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一百四十九章 谁的惊喜

李永生的惊讶,被张木子看在了眼里,她狐疑地发问,“怎么……找对人了?”

“嘿嘿,”李永生怪异地抽动一下嘴角,真是又想笑又想哭,还想打人。

是找对人了,但是也找错人了……这尼玛啥事儿啊!

“那你也不用激动成这样吧?”张木子笑一笑,轻咳一声,“总算没白下辛苦,恭喜!”

最后两个字,她说得声音极低,因为她猜测,这老妪或者是能找到瘸真君的关键环节,所以当然不会声张。

你恭喜个茄子啊~李永生很想骂人,但是最后,他还是收回目光,轻轻地摇摇头,“老人家既然在休息,那么咱们回头再来……找个地方先喝两盅。”

然后他看向诸多邻居,勉力地挤出一个笑容,然后抬手一拱,“来得仓促,打扰诸位了,可有人知道这吴妈妈的名字?”

“就是吴妈妈了,哪里来的名字?”有人哼一声,“小户人家,你若要说,就是吴小女了。”

“这位朋友,你跟我来,”李永生冲此人招一招手,“把吴妈妈的事情,跟我说一说。”

“我哪里有那么多散碎时间?”此人冷哼一声,很不屑地看着他:你以为你是谁啊,让我说我就说?

李永生摸出一块银元来,举在半空中,“谁跟我说得明白,这块银元就是谁的……我还请他喝酒。”

“我来,”一个年轻汉子冲了过来,抬手就去抢那块银元。

这人不到三十岁,手腕上有刺青,一看也是不学好的混混。

李永生任由他将银元抢去,然后微微颔首,“走,喝酒去?”

那汉子眼珠转一转,干笑着发话,“不如将酒钱折现好了,你想问什么,就在这里问吧。”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永生,”李永生微笑着发话,眼神却是异常地可怕,“前一阵南城褚三一直在帮我找人,你是否听说过?”

那混混闻言,倒吸一口凉气,脸色大变,“原来……原来是阁下?”

他这种城狐社鼠,对京城里的消息灵通得很,而且褚三的势力范围就在南城,西南是南城,东南也是南城。

褚三的得力手下,去护城河求大道了,有太多人知道了,其中的经过,也被人扒了个七七八八,都知道褚三遇到狠人了——现在还在帮那位寻人呢。

“没错,就是我,”李永生点点头,不耐烦地发话,“明告诉你,我现在心情不好,你是不是还要求我折现?”

混混愣了一下,然后就赔个笑脸,“既然是三哥的朋友,您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李永生根本不理他,径直向外走去,也不怕对方不跟过来。

这次他去的静疆人家,直接要了一个包间,然后吐出五个字,“好酒,只管上!”

张木子也发现他不对了,所以并不说话,那混混更是不敢多言。

其实现在是未末时分,接近下午三点,酒家不该上客的,不过既然有钱赚,谁会不赚?

李永生坐在那里,也不怎么喝酒,时不时轻啜一口,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发呆。

张木子并不劝他,而是招呼酒家,上了两盘干果,供他下酒。

李永生根本没心思注意这个,他心乱如麻。

首先他考虑的是,永馨怎么会成为一个老妪?

永馨转世之时遭逢仙厄,不得在仙界转生,是他为她选择了玄青位面,然后又迅速地四下活动,来这里当观风使。

以他的估计,不管强行穿越位面,要用去多长的时间,永馨现在的年龄,应该跟自己差不多才对。

至于说相貌,那真的无所谓了,永馨爱美,若是转生得不如意,那都是有办法解决的——当然,李永生也爱美,但是他更在意的是永馨这个人。

关于两人的重逢,他有过很多的设想,惊喜型的,注定型的,唤醒型的……

惊喜型的,就是永馨觉醒了宿慧,两人相互寻找,终于找到,那是真正的惊喜。

注定型的……这个不太可靠,那就是他降临这个位面的时候,正好在永馨的附近,这需要一些因果,他不确定自己有这份造化。

他想得最多的,就是唤醒型的,他在茫茫人海,循着气息找到了她,然后将尚未觉醒宿慧的她唤醒,感受那份在下界重逢的喜悦。

为了最后一个猜测,他甚至做了很多准备,如何给她制造一份惊喜——没办法,永馨有点文青,她就喜欢这种调调。

但是现在看来,他没给永馨制造了惊喜,反倒是永馨给他制造了一份……“惊喜”!

这惊喜实在太大了,到现在他都缓不过来劲儿:你怎么就能老成这样?

当然,他更在意的是,都老成这样了,看起来也没觉醒宿慧,那么……年轻时候应该嫁过人吧?

我堂堂的上界观风使,被人戴了绿帽子,而且伴侣也不是本位面土著,临时凑活的,而是上界的仙侣——真的很想找个人揍啊。

当然,以永馨现在的状态,可以在本位面再次转世重生,他负责接引和唤醒就是了,到时候又是一个完美的女孩儿。

但是……他心里还是堵得慌,宿慧一旦觉醒,永馨也会知道,自己经历的两次转世,以及其中的细节经过。

真的很恶心人的,是不是啊?

这个问题实在太令人纠结了,李永生不得不强行控制自己,将注意力转移到另一个问题上:永馨怎么会变得那么老,什么原因造成的?

当然,这里面可能存在的原因,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折叠空间、空间时效比什么的,仙界的理论能解释,地球界的理论照样能解释。

总之,李永生今天受到的打击实在太大了,大到令他差一点崩溃。

他自斟自饮了多半个时辰,才扭头看向那混混,“你很了解吴妈妈?”

“了解,”此人干坐了这么久,一颗心是七上八下,眼见对方终于开口,于是狠狠地点头,“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没谁比我更清楚了。”

京城里的混混,外地来的多,本地的也绝对不少。

李永生深知这一点,于是点点头,“你说。”

吴妈妈是京城城郊的,小户人家,一共兄弟四人,她排行老四,前面三个都是哥哥,她是家里唯一的女儿,所以被唤作“小女”。

卫国战争前期,京城就异常混乱,她的家人卖了所有的房产,进京避难,结果一家人都死了,就只留了她一人。

她有家产,所以不用进孤儿院,又跟人学了稳婆手艺,小小年纪,便自己谋生。

她做稳婆的手艺是很高的,但是前文说了,这里没有独生子女政策,所以她得不到暴利。

甚至有一段时间,光宗大力鼓励人口生育,生了孩子的,国家有奖励,但是非常遗憾的是……稳婆没有奖励。

事实上,而且真正有钱的人家,都去医馆生了,她得到的报酬并不多。

而吴妈妈也是个很善良的人,遇到穷苦人家求助,她甚至连一顿饭都不吃——两条人命呢,我能帮忙,肯定要帮忙的。

这有点符合永馨的心性,李永生听得暗暗点头,心却是在不住地下沉:握草,我本来还希望有什么意外呢。

吴妈妈善行无数,在街坊邻居里口碑不错,但是到现在也没攒下多少钱,有点钱全都救济了小孩子。

不过街坊邻居也有些闲言碎语,说吴妈妈一生未婚,攒钱也没用,所以就将钱财散出去,求一个好的来生。

“嗯?”李永生听到这里,终于出声了,他放下酒杯,淡淡地看那混混一眼——当然,他的心里,绝对不是表面上表现出的那么平静。

“这是别人说的,不关我的事儿啊,”那混混吓坏了,“不过吴小女真的未婚,而且没有子女,旁人都说她可能是石女……当然,我绝对没说过。”

未婚!李永生觉得心里舒坦多了,于是下巴一扬,“继续。”

也没什么可继续的,混混战战兢兢地又讲几句。

李永生轻咳一声,“这个吴小女,真的没有大名?”

他跟永馨说好的,下界之后,别的都可以忘记,名字一定要叫……永馨!

至于说姓什么,随便了,那也不是能掌控的。

混混想了想,缓缓地摇头,“她搬进城里的时候,就十一二了,我只听别人叫她小女,没听说过大名。”

李永生冷冷地看他一眼,“银元你是收了,你若骗我……”

“我哪儿敢骗您啊,”混混苦笑一声,“我以为您是来找她麻烦的,虽然我没啥正经干的,但是吴妈妈挺令人敬佩,街坊邻居一场……我总要站出来。”

“啧,”李永生咂巴一下牙花子,想一想之后,一摆手,又喊一声,“店家,上菜,我请人喝酒。”

这是申初尚未到申正,喝什么的酒啊,混混心里暗暗地腹诽,脸上还得赔笑。

张木子关心地看李永生一眼,“不用喝了吧?”

她跟他相处这么久,第一次见他喝酒,而且已经喝得不少了。

“我没事,”李永生摇摇头,“我现在脑子里比较乱,你让我先想一想。”

永馨应该是没结婚,这是好事,但是还有太多的问题,尚未敲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