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一百四十八章 我的永馨

第二天,李永生辰初三刻开始针灸,午正时结束,正正好好十二点。

沈教谕也知道了白发老头的身份,特意赶来告诉他,“那人是李蛰远之子李清明,出名的混人,昨天就找我了,你不要回小院,在修院里随便走一走,谅他不敢在朝阳折腾。”

李永生还真有点吃惊,“李清明是李蛰远的儿子?”

这两个人的名字,对他而言都不陌生——毕竟在中土国生活这么久了。

李蛰远是光宗的五虎将之一,卫国战争之后,五虎将中一人病死,一人被问斩,两人战死,只有一个乞了骸骨还乡。

五虎将里有打得好的,也有打得不好的——还有被光宗挥泪斩杀的。

而李蛰远就是第一个战死的五虎将,那还是在卫国战争初期。

战争结束之后,五虎将退出众人视野,取而代之的是八大帅这种新兴力量。

这么说吧,坤帅在摩云堡之战的时候,都是病死的那位五虎之一的下属,卫国战争胜利之后,才被请上帅位。

她的靠山死了,但是摩云堡一战太关键了,是战争前期的转折点,给中土国一方争取了宝贵的时间,而且她打得太漂亮了,战争后期打得也好,不封帅没有天理。

这是闲话,至于说李清明出名,是打赢了一场边境挑衅战,那是卫国战争之后,北方伊万国欺中土元气大伤,不住地推进挑衅,蚕食中土国领土。

这场战争的规模不大,但是持续了三年之久,死伤的军人也逾十万,最终是李清明帅一旅偏师,奇袭伊万前方指挥中心,力擒伊万王之弟,伊万国才不得不停战。

李清明带了三千人出去,只回来不到三百人,他自己也身负重伤——据说他奇袭的一开始,就遭遇了伊万国的埋伏,但是居然……还让他打赢了。

这也算是个传奇人物,比曲胜男差一点,毕竟这是局部战争,跟卫国战争不能比。

李永生对军方的事情不太了解,他只是知道这俩人,但是真没想到,李清明竟然是李蛰远的儿子——官方也没宣传过。

“李清明是李蛰远的苗裔,”沈教谕给他一个眼神,你懂的,“他的战功是自己打出来的,但是……他的人脉很强大。”

明白!李永生太明白了,五虎将的后代,就算是苗裔,一战成名之后,有多少李蛰远的下属会关照他?

事实上,李清明真不止是一战成名,后来他都是坐镇北方的悍将,遭遇若干次刺杀,十余年前,才换了人镇守。

李永生想一想,决定不跟此人一般见识,“那我让一让……不是怕他,是敬他。”

“让一让也好,”沈教谕点点头,然后冷哼一声,“军役房现在做事,太过分了。”

顿河水库一事,他没去,但总是听别人说了——你军役房无凭无据,凭啥抓我朝阳的修生?

亏得是遇上李永生这种刺头了,真遇上个软脚虾,比如说南桂郡知府的儿子,那带走也就带走了,杨国筝十有八九不会反抗。

当然,调查没事之后,总会放出来,但是朝阳大修堂的面上,终是不好看。

当天下午,李清明果然又来了,这一次,他还带来了那个司修军人,但是找遍修院,也没找到李永生。

不过郭老教谕转述了李永生一句话,“说不治就不治,带人来道歉也没用!”

李清明闻言大怒,“仗着有人撑腰了不起是吧?给我等着!”

他是真的恼了,想他也是曾经坐镇一方的军方大员,多少人的生死,只在反掌之间。

“那你毁了朝阳好了,”郭老教谕冷哼一声,他是惹不起李清明,但是也不能任由对方这么嚣张——他身后有整个大修堂的支持。

劳资说的是道宫!李清明冷冷地看他一眼,然后他才意识到——尼玛,原来除了有道宫的人跟着,李永生还有这么一层身份!

李永生并没有躲在大修堂里,既然能出门,他就要在五道坊四周转一转,哪怕可能没有收获,心里总是踏实一点。

张木子对他行为,已经烦透了,“要不是被那老东西看穿身份,我才不愿意陪你出来……我说你有完没完?这地方我闭着眼都走不错了!”

李永生不理她,就是吩咐马车四下走,“咦?还有一处没有走到……去柳巷。”

“一个稳婆,你也要去看?”张木子觉得自己要疯了,“你把天下所有人看一遍算了。”

“你以为我不想?”李永生淡淡地看她一眼。

他觉得去看一个五十多岁的稳婆,也没啥意思——还是九年前就五十多岁的。

但是,这不是闲着吗,没准就能有什么线索。

不过,随着马车的走动,他脸上的表情,慢慢地奇怪了起来……好像,哪里有什么不对?

逐渐地,他反应过来了,他在某次路过附近的时候,心里有点莫名的悸动。

随着马车的前行,他的神情,也越来越凝重——没错,就是这一片啊。

马蹄声踏踏作响,他甚至听到,自己的心脏,在砰砰地剧烈跳动着。

收获……好像就在今天了!

马车终于停了下来,车夫的声音传来,“就是这里了。”

李永生走下车来,闭着眼睛,深深地呼吸几口。

“你找的,真的是这个稳婆?”张木子讶异地看着他。

“别说话,”李永生冷哼一声,毫不客气地呵斥她,他想抓住心头的那份悸动,当然容不得别人打扰。

我次奥,张木子哪里受过这样的闲气?才待痛斥对方一番,猛地发现,李永生身上传来一股异常的气息,虽然没有多么强大,但是玄奥无比。

这股气息虽然细微,却是古老苍茫,绵绵密密延绵不绝,带给她极大的压力,她甚至连反驳的勇气都没有。

李永生感受了好一阵,长出一口气,“好了,总算找到了……奇怪,这个气息怎么这么弱,尼玛,这是谁干的?”

下一刻,他的身上又散放出一种令人觳觫的气势。

张木子确认,这个气势是她见所未见的,甚至在三宫主身上,她也没有感受到过——气势不是很强,但是巍巍然汩汩然,带给人无穷无尽的感觉。

在这夏末时分,她甚至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

“你是在找……真君?”她咬着牙发问——没办法,不咬牙,她说不出话来。

李永生不理她,四下看一眼,冲着一个院落走去,“就是这里了。”

张木子抬眼看一下院落的牌号,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你本来就是要来这里的吧?

这是城东南的院落,也是平民区,但是前朝的这里,是富人区,所以有很多大院落。

他们进的,也是一个不小的院落,前后分了三进,每一进也不大,三分地大小,一共差不多一亩地,但是起码住了十七八户人家。

搁给前朝王侯家,这是下等人住的地方,但是在现在的京城里,棚户区有这样一两间房子,已经很不错了。

这样结构的院落里,住的人十有八九相熟,别看京城里讨生活不容易,但是能稳定住在这里的,不管自家的房子还是租来的房子,都是有一定实力的人才做得到。

既然住在这里,相互之间熟识,也就正常了——毕竟不是地球界那种封闭的高层。

李永生不理会别人的盘问,大步走了进去,直到走到第三进,才停下脚步。

他的目光,在瞬间变得呆滞。

他的身后,有街坊邻居纷纷地涌来,“怎么回事……这年轻人是谁,不打招呼就闯进来?”

“不打招呼就不能进来吗?”张木子冷哼一声,她跟着李永生不停地走访,心中的火气不小,“庆典时期,难不成你们想找事?”

“你也知道是庆典时期?”诸多邻人也拿庆典说事,“擅闯民宅,明明是你找事好不好?”

不过见到她气质出众气场强大,众人也只是斥责,并没有别的行为。

张木子不理他们,扭头看着李永生,“你不是找人吗?那老妪岂不就是了?”

李永生呆呆地没有反应,他觉得自己的大脑都要僵住了:老妪……老妪!

在他面前不远处,葡萄架下,一个老妪懒洋洋地斜躺在一张躺椅上,眯着眼睛打盹,嘴角还有口涎流出,睡得很香。

老妪身着洗得发白的短褂,下身是一条皱巴巴的长裤,肚子上搭着一小块毯子。

她的脸上,满是岁月的风霜刻画出来的皱纹,显得苍老异常,而且可以断定的是,老妪的生活过得非常艰辛。

她睡觉的时候很安详,显得有些慈眉善目,不过她长得绝对不算好看,再年轻五十岁也不会好看——狮鼻厚唇,只能说长得比较憨厚。

李永生介意的不是长相,他介意的是:我去……这就是我的永馨?

他从老妪身上,感受到了永馨的气息,虽然很微弱,但是非常纯正。

找到永馨,是值得欢喜的事,但是永馨居然是老妇,还可能早已经嫁做人妇了,他现在脑子发木,就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那啥,那个作者……你粗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