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一百一十七章 道宫的拉拢

女修这句话,顿时就把周玉琴惹毛了,她上下打量对方一眼,语气中就带出了一点生硬,“你跟他很熟?”

女修讶异地看她一眼,然后才微微一笑,“你喜欢他?”

“你……”周玉琴的脸顿时涨得通红,她想承认吧,真是放不下面皮,可是让她否认,她也做不到,她怔了一怔之后,才红着脸冷哼一声,“你这人真是莫名其妙。”

“呵呵,”女修笑了起来,淡淡地看着他,“喜欢他,这没什么不能说的,不过我想问一句,他喜欢你吗?”

“你……你不要乱讲,我们是很要好的同学,”周玉琴的脸,越发地红了,“你到底是什么人,再不表明身份,我要代主人逐客了。”

“我是他失散多年的童养媳,”女修淡淡地看着她,嘴角泛起浓浓的笑意,“……的家人,你不喜欢他,那就最好了。”

“乱讲!”周玉琴的脸,登时就沉了下来,“他本是孤儿,哪里来的童养媳?你若假冒我同学的亲戚,需要怪我不客气。”

女修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良久,才摇摇头叹口气,“奉劝你一句,他不是你的良配……我真的是为你好。”

女修正是北极宫的那位,她离开大修堂之后,先去玄天观挂了单——这是很重要的一道手续,若不挂单,她就是云游道士,无法在京城长住。

其他的郡,云游道士在当地挂不挂单,问题都不大,但是对京城顺天府来说,这一点卡得非常死——天子脚下,怎么能任由道宫的人往来?

尤其现在是庆典之年,查得分外严。

上一次她跟杨庶几来,用的就是云游道士的身份,在顺天府最多只能待十天,在幽州郡也不能超过半个月。

只有挂了单,将身份登记了,才能长待,这跟普通黎庶的路引,是一个道理。

办了挂单手续之后,她又打听到,曲胜男在李永生这里治病,为了避免麻烦,她也没有登门,只等曲胜男走了,又过了几日,这才上门。

道宫中人不禁婚嫁,但是北极宫门下,比较注重修行,女修对感情的事也不是很懂,但是她还是能一眼看出来,这个小女娃娃对李永生动心了。

这是绝对不可以的嘛!

那可是瘸真君的有缘人,就算不入道宫,也不能入了官府的体系,要不然,联系瘸真君的线就断了——虽然现在看起来,这线也未必联系得起来,但终究是个念想不是?

所以她直接浇了对方一瓢凉水,因为她还年轻,有些贪玩,所以是用玩笑的方式来表达。

可是周玉琴闻言,直接就炸了,“你这人说话,真是莫名其妙,速速表明身份,否则我要喊修院安保了!”

“咦?”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声音,却是李永生回来了,他愕然地看着那女修,“你怎么来了?”

你真的认识她?周玉琴觉得自己的鼻子,有些发酸。

“我不但来了,还要长住,”女修理所当然地回答,“给我腾间房子……正房让给我吧。”

“你不但长得美,还想得美,”李永生白她一眼,“我这儿没空房子!”

女修的嘴角先是微微一翘,显然听到了喜欢的话,比较开心,但是后面的话,实在有点刺激人,所以她又冷冷地一哼,“好了,你说过的,我可以交房租。”

“啧,”李永生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他当然记得自己说过,一个月一两金子的房租。

他不太喜欢北极宫的人入住,因为那样的话,很多事情就不方便了,但是身为观风使,这个位面的道宫,他是必须接触的。

所以他微微颔首,“那这样,你住西厢房大间吧,不过你住下之后,还得约定一些章法。”

“永生,”周玉琴叫了起来,见到他拒绝对方,她心里本来还挺高兴的,但是看到他为了房租,就要答应下来,她心里实在太不是滋味了,“她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嘛,”李永生犹豫一下,最后还是回答道,“我不太方便说。”

真不方便说,道宫的人来了世俗间,怎么合适说?

但是他也不能骗周玉琴,这道姑进入大修堂,被修院发现,那是早晚的事——用运修的话说就是,灵修那股张扬的味儿,隔着老远就能闻得到。

既然很容易戳破,当然就不能蒙骗同班同学了。

周玉琴的眼睛顿时就红了,然后一转身,就向外面走去,“既然你有不方便的事儿,我当然也就不方便在场了。”

傲娇、率性,年轻又有点资本的女孩儿,很多时候都是这样。

随便你好了,李永生也不想拉她回来,那样只能让误会越来越大,于是他看一眼杨国筝和明晓媚。

这二位也是放下手里的书本,兴致勃勃地看热闹呢,看到他目光扫过来,才又端起书本来——果然,学习不好的家伙,从来都是因为分心太多。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俩没有因为周玉琴的离开而离开。

李永生喊了葛嫂来,让她把西厢大房的房间收拾打扫一下,然后又使个眼色,将女修引到一边,低声发问,“你道宫里的人,居然来朝阳大修堂……真的好吗?”

“你本来就是我北极宫的有缘人,怎么能让官府抢了去?”女修似笑非笑地回答,“道宫之人入修院,也不是第一次了,我挂单了,怕什么?”

李永生苦笑一声,“看来我成抢手货了?”

他当然知道道宫之人入修院,道宫看起来高高在上,一般人就不敢惦记,但是事实上,道宫也是很需要新鲜血液的。

虽然在大多时候,道宫的需求,被内部消化了,在强调血缘关系的社会里,这是很常见的事情,就像欧洲的贵族,就像东晋的士族。

但是就算是这样的时候,也有异类冒头出来。

道宫入修院抢人的时候不多,比如说博本院的秦天祝,汽车人资质不错,北关秦家也有人在道宫,但是道宫没有去博本院抢人,他们知道——秦天祝就心向道宫,随时能召之即来。

可这并不是真正的理由,根源是在于——秦天祝的资质,并没有好到令道宫出手的程度。

真相总是很残忍的,但是事实就是这样。

北极宫中人,挂单进了修院,就是为了抢夺他这一支潜力股,李永生也觉得压力有点大: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女修却不这么认为,“这次我进来很低调,朝阳大修堂未必能发现。”

你还真把修院当成摆设了?李永生对此是相当地无语。

当天晚上,明晓媚吃过饭之后离开,杨国筝依旧留下来没走——这厮就没什么眼色,根本不考虑,自己会不会影响了同窗的好事。

因为天气太热,李永生也没有关上门修炼,而是坐在院子里乘凉,结果那女修也走了出来,放出一张躺椅来,斜倚在上面。

李永生斜睥她一眼,推个茶杯过去,“想喝茶自己倒,我说张木子……你知道不知道使用储物袋,是会引发灵气波动的?”

女修自称是张木子,并没有报道号,也要求他这么称呼自己,看起来还真有点铁下心思入红尘之意。

“那得真人之上才能感受到,”张木子懒洋洋地回答,然后又饶有兴致地看他一眼,“看来他还是教了你些东西啊。”

李永生不回答她的问题,反倒又问一句,“你那个小香囊,能装多少东西?”

“一丈方圆,五尺高,”张木子得意洋洋地回答,“不小吧?”

下界果然是下界,李永生很无语地看她一眼,“果然不小,怪不得连躺椅都带着。”

“其实也不大,唉,”张木子装模作样地叹口气,“好几个师兄都有好几丈方圆的大储物袋……不过你若是想入北极宫,待你拥有敕牌的时候,我送你一个三尺方圆的储物袋,如何?”

这么赤裸裸地拉拢我,真的好吗?李永生端起茶杯轻啜两口,“怎么我觉得,道宫的储物袋比官府的要小?”

这话真是不假,比如说战争期间,军方使用的储物袋绝对大,大小起码以十丈为单位。

“谁家没有大储物袋?”张木子白他一眼,“不过没有大事发生,大的储物袋都被封存着,一来是避免损耗,二来,随便使用大储物袋,容易引发隐患。”

李永生却是又问一句,“储物袋的损耗……这是说制作储物袋的材料少?”

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在意储物袋的损耗,一般的储物袋,就算再怎么不耐,用个万八千次是没问题的。

“嗯,也不止是材料少的问题,”张木子心不在焉地回答一句,然后手一晃,桌上又多出个酒坛子来,“这天气,还是喝点酒比较好。”

这么热的天气喝酒,是女酒鬼?李永生看她一眼,“那行,你稍微等一下,我去弄两个下酒菜。”

葛嫂已经下班了,他的厨房里,半成品菜还是有一些,不过得他自己动手。

“要什么下酒菜,”张木子一摆手,“这不是有茶吗?拿它下酒就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