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一百章 不忍坐视

李永生正琢磨呢,前方走过来一家四口,一对夫妇和两个孩子。

女人很随意地看他一眼,就转过了头,然后她身子一顿,再次将头转了过来。

“原来是你啊,”她笑嘻嘻地打个招呼,“今天有空?”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政务院里把他食篮拎走的那位。

“大姐你好,”李永生站起身来,微微点一下头,“这么巧,家里人出来玩?”

他没兴趣跟这女人多接触,因为他不太喜欢钻营之辈,她给他的第一印象不怎么样。

不过这女人却对他很有兴趣,侧头跟身边的男人笑着说,“我在政务院遇到的。”

男人三十出头,瘦高身材,相貌也相当英俊,只是皮肤稍微黑了一点。

他略带一点警惕地看了李永生一眼,微微点一下头,却不说话。

没办法,某人的相貌杀伤力太强,别看脸上有一道疤,架不住年轻不是?

美少妇却不管这一套,拽着走上前走上前来,“你好,我姓尹,这是我的夫君蒋看海,在幽州工建房公干。”

“我是李永生,”李永生冲着男人笑吟吟地伸出手,“博本院修生,很高兴认识你。”

男人犹豫一下,跟他握一下手,然后疑惑地发问,“博灵郡的本修生……家在京城吗?”

“来京城,是因为政务院相召,”李永生倒不怕说这个,“可能上面还要召见,索性就留在京城插班修行。”

姓尹的美少妇眼珠转一下,“插班啊,在哪个修院?”

李永生迟疑一下,还是回答了她,“朝阳大修堂。”

“那可是好地方,”尹姓少妇点点头,又看自家男人一眼,“正午了,孩子们也累了,坐下歇一歇。”

蒋看海犹豫一下,最终还是坐了下来——博灵郡的修生,哪怕被政务院召见,也未必有多稀罕,但是可能继续被召见,而且还能插班到朝阳大修堂,那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李永生选的这处地方,还真是不错一个石桌六个石凳,旁边是棵大树,正好挡住了正午的阳光,抬眼一望,前方就是被叫做西海的湖泊。

夏日湖滨,水波潋滟空气清凉,正是休闲的好所在。

少妇招呼两个孩子坐下,自己则是冲不远处一招手,“小岳岳!”

一个胖墩墩的女孩跑过来,看穿着应该是仆役,她手里挎着一个大篮子,背上还背着一个双肩大包,里面鼓鼓囊囊的。

“把吃食拿出来,再去买些小吃,”少妇淡淡地发话,然后看一眼自家的男人,“要再弄坛酒吗?”

蒋看海明显地迟疑了一下,才缓缓摇头,“不用了,还要陪孩子玩。”

吃食很快就摆了上来,都是有盖子的食盒,四个精致小菜,一盘干果一盘糕点,居然还有一葫芦清水,这葫芦是野外生活用的那种,不怕磕碰,多配置在军中。

看得出来,这夫妻俩的生活水准,在帝都也起码是中上等。

蒋看海虽然有点排斥李永生,但是大面上做得还是不错,邀请他一块吃,李永生笑着拒绝,说自己吃得差不多了。

姓尹的少妇却自来熟得很,说那天你吃了那么多,今天才吃这么一点,肯定没吃饱,吃吧,反正也不是生人。

李永生想一想,索性从背包里一摸,摸出一小葫芦酒,“那我跟蒋哥再喝点。”

蒋看海是典型的好酒之人,假巴意思推辞一下,就取了一个杯子倒了半葫芦酒出来。

吃喝了一阵,夫妻俩就把李永生的底儿摸得差不多了,当然,他俩都是体制中人,问话不会问得那么明显,大致知道这帅气的修生,做出了点成绩,被政务院看上了,还要上报。

至于什么成绩,他们不会细问——关系没好到那一步,犯忌讳,李永生也不会主动说。

听到这里,夫妻俩就可以断定,这是一个大有潜力的苗子,什么孤儿啦出身博本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家已经被政务院关注了,将来没准还会简在帝心。

李永生也知道了,蒋看海是工建房负责勘测的,属于技术人才,前一阵陇东郡大旱,他被调过去帮忙找水脉打井,忙了三个月,前两天才回来,目前休假中。

这少妇名唤尹夏荷,是京城政务司民政室的副室长,前一阵去跑政务院,也是为了民政室的一个项目。

具体什么项目,她不说,李永生也不问。

正说着呢,两个孩子吃饱了,在草地上打闹了起来。

男孩子大一点,差不多六岁左右,女孩子也就是四岁的模样,但是她虽然小,力气却不小,厮打了一阵,男孩儿猛地扯开女孩儿的袖子,将她狠狠推在地上。

女孩儿躺在地上,捂着肚子就打起滚来,“呜呜……肚子疼,啊啊~呜呜~”

眼泪刷刷地就流了下来。

“别闹,”蒋看海哼一声,在他看来,这是女儿吃亏了,又心疼袖子被扯了,所以就假装肚子疼,博取大人的同情。

中土国重男轻女的现象并不严重,但大致来说,男孩儿比较得看重,这也是事实,终究这里还是男人娶女人,不是女人娶男人。

“琴儿起来了,”尹夏荷也以为女儿在撒娇,走上前蹲下身子哄她,“这可不是淑女的样子,有事回家说。”

“呜呜……肚子疼,”女孩儿的身子蜷成一团,眼泪不住地往下流。

“妈妈生气了啊,”尹夏荷有点恼了,“不就是件衣服吗?别丢人!”

中土国分外看重家庭形象,遇到难堪的事,回家关上门处理,不能在外面丢面子——在看重道德的社会里,形象差就代表家庭教育差,代表家族素质差。

女孩儿闻言,登时止住了哭声,不过她也没站起来,而是捂着肚子躺在那里,身体一抽一抽的。

“令嫒……确实好像出了点问题,”李永生发话了,“她的脸都白了,去看医生吧。”

“没事,一会儿就好了,”蒋看海不以为然地摆一下手,“都说女孩儿得富养,要我说,这是对孩子不负责任……惯出那么多毛病,将来如何见公婆?”

李永生看他一眼,直接站起身来,走到女孩儿身边,蹲下身子去摸她的脉搏。

尹夏荷扭过头来看一眼自己的夫君,才发现他也是一脸的无奈。

李永生号脉用了十来息时间,站起身子,转头看向这夫妻俩,一脸郑重地发话,“孩子确实有问题……我给你们写个药方。”

你不用这样吧?蒋看海真有点火了,我孩子表现不好,出点丑你何必抓住不放?

他真没想过,李永生有会看病的可能,你年纪轻轻的,从来没有学过医,又是孤儿不可能有传承,凭什么就敢帮人看病呢?

再加上酒意上头,他说话就有点不客气,“孩子瞎折腾而已,她要是真有病,我自会领她去看郎中。”

——你又不是郎中,少哔哔几句会死啊?

这话真的很不客气,李永生的脸色也忍不住变了一下。

不过观风使的心中,还是有着相当强的道德感,而且这夫妻俩,虽然都有点不入他的眼,可终究是有两顿饭的交情。

人命关天,他终究不能坐视——你俩愚蠢,孩子是无辜的不是?

于是他笑一笑,拿出纸笔来,写了一个方子放到石桌上,为了怕风吹走,还用一个食盒压住,“收起来吧,有备无患嘛……我还有事,告辞了。”

说完之后,他转身就离开了。

蒋看海看一眼他的背影,又扫一眼桌上的药方,“琴儿,肚子还疼吗?”

“好些了,”琴儿躺在地上,有气无力地回答。

“在外面丢人败兴,回去让你妈好好地收拾你,”蒋看海冷哼一声,他只当是李永生走了,女儿就不敢调皮捣蛋博取同情了。

越想这事儿,他心里越气,于是吩咐一声,“小岳岳,收拾东西,回家了。”

食盒被胖墩墩的女孩儿收起,那张纸在风中飘舞一阵,又在草丛里滑行一阵,终究在一阵小风的吹拂下,落入了湖中。

在水面荡漾了小半个时辰之后,一条两尺来,长的大鱼游过来,一张嘴将纸吸进了口中……

李永生也是一肚子气,回了朝阳大修堂之后,看了好一阵书,才平静了下来,看看天色不早,就吩咐葛嫂去买菜,自己则是在院子里转悠。

这个院子,他还是相当满意的,因为是教谕的宿舍区,优雅安静不说,等闲也没有外人来,十分地安全,他甚至想在这里,种上十几株灵气不怎么外溢的好药材。

虽然他是博灵郡的户口,但是他早晚要到帝都来的。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屋主会在三年之后回来。这栋房子,屋主不打算卖。

房子的月租是三块银元,但是类似的房价,起码要等于三十年的租金,也就是说,李永生想买下房子,起码要花一千块银元。

然而,他想买,别人不想卖。

这还是在朝阳大修堂,算京城的郊区,不甚繁华,若是再靠西五里地,就这么大的院子,这么大的房子,没有五千银元下不来。

以李永生的感觉,若是以后二十年中土无战事的话,朝阳大修堂的房子,起码要增值三倍,而往西五里,或者增值未必能达到两倍。

是不是该买套房子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