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九十八章 政务院半日游

说起管饭的和捎饭的,区别就大了。

虽然多花钱,能捎到很好的饭菜,但是政务院请客,和来求政务院,那能一样吗?

政务院请客的饭菜很简单,一荤一素一汤,再加上一份饭,份量也都不多,看那样子,宗旨是不管饱,别饿着就行。

李永生看着手里的食篮,有点呲牙,真是不够吃啊。

他正感慨呢,旁边走过来一位,低声发话,“小伙子,这点饭怕是不够你吃吧?”

嗯?李永生侧头看一眼,是个不到三十岁的美少妇,他呲牙一笑,“也没指望在这儿吃饱。”

听说女人的肠胃都不大,你这是不是打算……匀我点儿?

他心里有点为难,我跟你不熟啊。

“那是,”美少妇笑着点点头,“我看你小伙子饭量大,姐跟你换换?”

李永生低头一看,我去,她的食篮里三菜一汤,菜是两个荤的,一个素的。

关键是那菜不但精美,还……碗大啊。

那一碗就顶李永生三碗了,而且饭也多,整整一小盆。

这不太正常,会不会在饭菜里下药了,打算让我出丑?李永生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心理阴暗,少不得看孔舒婕一眼。

总教谕下巴一扬,意思很明显:没事,吃吧,谁敢在这时候动手脚?

李永生冲那美少妇呲牙一笑,“那就谢谢姐姐了,您也坐,一起吃吧?”

“不用了,”美少妇和蔼地笑一笑,顺手就提起了他的食篮,“你的食篮我拿走了,你安心吃,下午还要办事呢。”

李永生眨巴着眼睛,看着她离去,然后他才发现,食篮上印着大大的五个字,“政务院专用”。

他的饭菜是政务院提供的,食篮自然也是,而吃完饭之后,食篮和碗筷都要被回收的,对方提走了也是没用……带不出去得。

他低头看一看美少妇给的食篮,上面就俩字,“江记”——这食篮随便往外提。

“至于这样吗?”他嘴角抽动一下。

还真的至于,那美少妇将他的食篮拿走之后,提着篮子走一阵,坐下来吃一阵,还将食篮上那几个字,有意无意地显露在别人眼前。

我吃的是政务院的招待餐,你们这些叫外卖的,就不要跟我比了!

这一招管用吗?李永生觉得会管用,政务院相召,和来求政务院,那真的是不同的,底蕴就差很多。

算了,不管这些了,先吃饱再说,他将那江记食篮拿过来,就是一通狼吞虎咽。

待他吃完之后,抬起头来,才发现那美少妇在十来丈外,冲着他微微一笑。

得,你借了我的食篮,我也吃饱了,大家两清,他懒洋洋地想。

未末时分,也就是接近三点,有人来招呼,“征文……征文获奖的,跟我走,伴当留下。”

征文获奖的前十名,获得政务院的召见,地点则是在一个三百多平米的房间。

房间装修得很简单,不过用料都很考究,简单而大气,不愧是政务院出品。

跟地球界开会差不多,前方是主席台,下面是与会者。

李永生在比较靠后的位置,找到了自己的铭牌,前方大约还有五六十张椅子。

他坐下之后左右看看,发现周边的人年纪都不小,大多四五十岁,最小的也奔着三十去了,像他这么大的,还就只有他一个。

不过没过多久,身后又坐了不少人,其中一对年轻男女,岁数也不大,看样子二十出头,男的英俊女的漂亮。

女人感受到了关注的目光,抬头看他一眼,又将目光移开了,心里也忍不住生出点遗憾来——这么英俊的脸,却被一道疤痕毁了。

紧接着,又有人陆续进来,坐到了前方,那些人的年纪就更大了,修为也更高。

台下差不多坐满的时候,一行人走了进来,打头的是个华发女子,旁边还有略胖一点的中年男人。

这行人走进来,并没有上前,而是从后往前挨个座位问候,而李永生前方的人也纷纷扭头看过来,而且还站了起来。

有人兴奋地低声嘀咕,“宋院长来了”,“莫部长也来了”……

李永生这才反应过来,原来那华发女子,便是政务院一把手,大名鼎鼎的宋雨霖院长,而中年微胖男人,应该就是教化部的一把手,莫文远部长了。

一行人走得很快,眨眼就来到了李永生面前,莫部长看一下座位上的铭牌,热情地向宋雨霖介绍,“宋院长,这就是我们教化系统的新秀,李永生修生,他还奉献一项通讯技术。”

“小李你好,”宋院长脸上带着制式的微笑,冲李永生点点头,和蔼却又不失高冷。

“宋院长好,莫部长好,”李永生恭敬地弯腰抱拳,正是所谓的做戏做足。

他可不会认为,宋雨霖的问候,象征着什么青睐,人家对每一个人都这样。

而两人之间的身份差距,更是不可以道里计。

只看莫文远就知道了,堂堂的教化部部长,论身份也只差了政务院院长半级,但是他此刻恭敬的样子,跟差了两级也没啥区别。

可见“体制森严”四个字,真的不是白说的。

然而,李永生的想法,也不是特别正确,宋院长打完招呼之后,居然又接着问了一句,“你脸上这是怎么了?”

问话很和蔼,也体现出了关心,但依旧是公式化的那种。

李永生看着那双似乎距离很远的眼睛,微微地一笑,“遇到了些意外。”

“哦,”宋院长微微颔首,然后也不多说,继续向前走去,问候下一个人了。

下一个似乎是征文第二名,不过李永生并没有跟此人交流过,倒是下下一个,他有所耳闻,那是一个被称作“祁宇”的家伙,此次征文第一。

宋院长对此人也很熟悉,“小祁啊,这篇《朝阳颂》写得不错,很见功力。”

“宋院长过奖了,”祁宇笑着回答,这是个四十出头的中年帅哥,笑容很灿烂,“主要是那么多名家没有出手,否则哪里轮得到我?”

“看到你没有骄傲,我就放心了,”宋院长笑一笑,又走向下一位。

与会的一共一百多人,宋雨霖走得很快,也就是十分钟不到,就问候完了,然后入主席台就坐。

接下来,就跟普通的会议一样,也是领导讲话什么的,无聊得很,不过还好,这里的讲话时间并不长,小半个时辰就完毕了。

然后就是发布一些嘉奖了,最先颁奖的还不是征文,而是外事奖项,在庆典之年,有些外事工作者,做出了杰出的贡献,邀请他国前来观礼,不辱使命的同时,保持了国格。

看着上台领奖的三个人,李永生忍不住脑洞大开一下:这时候我要把有关部门对待安罕部落的行为捅上去,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开始颁发十大征文的奖项了,李永生倒数第三个走上台,接过了一个奖牌。

第三名是一个话本,所以台下众人鼓掌的时候,似乎并不是很热烈,倒是有不少人目放异彩,似乎在琢磨这个搅动了风云的家伙。

李永生后来才知道,有些人的惊讶,并不是因为话本背后的味道——消息灵通的人不少,但是也有人并不关心这些。

他们的惊讶,纯粹是因为,上台领奖的这位,实在太年轻了:是不是谁家的孩子?

当然,李永生只是第三,大家在他身上也没有聚焦多久,正经是第一名祁宇走上台之后,爆出了雷鸣一般的掌声。

颁奖完毕之后,莫部长轻描淡写地说一句,“第三名,话本《拯救战兵雷锋》的作者李永生,为庆典献上收音机技术,为教化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又是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

这就是会议上,李永生所有的风光了,其他时候,他只是看客。

那一对年轻的男女,是皇家戏剧团的,因为编排了一出新戏,名叫《男儿自当觅封侯》,在军队里演出的时候,获得了极大的轰动,获得了政务院召见的殊荣。

会议差不多开了一个时辰,就散场了,不过就在李永生走出房间,打算去跟孔舒婕汇合的时候,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拦住了他,“请稍等……你带来了收音机和广播电台的样品吧?”

政务院的这帮人都是这样,说话并不失礼,但是总给人一种距离很远的感觉。

“带来了,”李永生点点头,“不过门卫搜捡的时候,留在那里了。”

“我去跟你取来,”男子有点迫不及待。

“存取牌在我的总教谕手里,”李永生一摊双手。

孔舒婕可不是善于之辈,对方跟她要存取牌,她直接提出了要求,她直接开出了条件,“你们获得了图纸,自己也能做,为什么要样品,还一毛不拔?”

男子有点火了,“献技术就不需要样品吗?我事务繁杂,你若无理取闹,小心后果。”

“你政务院得了技术,一点表示都没有,真的好吗?”孔总谕眼睛一眯,气场全开,“我朝阳大修堂出身,真的以为我无处诉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