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仙使》 陈风笑 著
第八十二章 插班

三名道人跟李永生和秦天祝聊了近两个时辰,眼瞅着夜深了,才将人放走。

第二天一大早,黑脸道人就来到了李永生暂居的小院,递过了一块玉简,“进京之后,如果遇到麻烦,去北郊玄天观,出示此令牌即可。”

李永生犹豫一下,“这个……合适吗?”

“合适,”黑脸道人笑着点点头,又四下看一看,才放低了声音,“你遇到的老者,可是北极宫的真君瘸道人,此人于百年前证真,然后不知下落……你心里有数就是了。”

我倒是知道他的下落!李永生倒吸一口凉气,骇然发话,“真……真君?”

“没错,”黑脸道人微微颔首,“你还年轻,不知真君之威,平时还是要多多敬祈其人才好。”

李永生的嘴角抽动一下,抬手一拱,“多谢上人指点。”

“对了,我这个……面临悟真关口,”黑脸道人很随意地提一句,“真君若能指点一二,我必全力报答。”

李永生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明白了,不过我人微言轻……”

“真君肯青睐你,那就是天大的机缘,”黑脸道人轻轻一拍他的肩头,“小伙子,我看好你。”

说完之后,他飘然离开。

你……看好我?李永生嘴角泛起一丝微笑。

“李老四你起得好早,”秦天祝打着哈欠走了过来,两只眼睛里,隐约带了点血丝,“你且待着,我去膳房催一下早膳。”

他昨天陪李永生回来,憋了一肚子的疑问,只不过天色已晚,不好多问,就去睡了,可是一晚上辗转反侧,也没睡踏实了。

现在正好借着催早膳的机会,去打听一二——前两天他可从来没催过,就等人送上门呢。

他才走出院门,却见一个小厮在远处探头探脑,见他出来了,抬起手来使劲摇晃。

秦天祝左右看一下,快步走了过去。

没等他走近,小厮就低声发话,“祝少……大老爷有请。”

在秦府里,大老爷就是秦孟飏了,至于秦天祝的爷爷,那是老太爷。

他走后不久,又走来一名年轻的道姑,个子不高娃娃脸,走到院门处径直敲门。

李永生打开门,上下打量对方一眼,目光在对方腰间的铭牌上掠过,才抬手一拱,“见过这位上人。”

“不须客气,”道姑笑吟吟地一摆手,“我昨天联系其他师兄弟去了,回来才听七师兄说,原来……竟然有北极宫的高足在这里。”

“上人说笑了,”李永生笑着回答,“我尚未入道宫,这高足二字,谈何说起?”

“总之,你是那位看好的,”道姑一边说话,一边拿出一个小册子来,“七师兄的祖姑,是北极宫的三宫主,这个册子你且拿去,都是跟北极宫交好的势力,今后遇到什么麻烦,尽可上门求助。”

李永生呆呆地看着那册子,却不肯伸手去接,“上人的七师兄是……”

“昨日你见过的,被野祀的祭火烧了须发的那个蓝袍道人,”道姑拿起他一只手,热情地将册子塞过去,“不管别人怎么说,七师兄是最有能力帮到你的。”

“这个……好吧,”李永生犹豫一下,终于点点头。

“其实我也能帮到你,”道姑冲他挤一挤眼,低声发话,“京城朱塔任家,就说是任冰冰的朋友,有事可以直接上门。”

这个……不好吧?李永生尴尬地笑一笑,“上人,无功不受禄啊。”

“能联系上北极宫失踪的真君,你还无功?”道姑白他一眼,声音还是低低的,“我有堂妹永馨,年轻动人,可为佳侣。”

“哦,谢谢上人青睐,”李永生点点头,然后就是一怔,“神马?”

那道姑不理会他,转身离开,只留下一串轻笑声……

李永生这伤势,足足将养了十余天,而他进京接受召见,也只剩下了十二天。

这十二天里,他将收音机的技术,教给了肖仙侯——技术已经要上交,为庆典做贺礼了,别人就算学会了,也不可能传出去。

也就是说,除了朝廷指派的作坊能生产,只有李永生旗下的产业,才有资格生产这个东西。

当然,这个产业,还是挂在了博本院名下,一来省税,二来能接受修院的保护,第三就是修院能享受到相当大量的利益。

每台收音机售价的百分之十,会上交给修院,作为管理费——要不然修院凭啥保护你?

总之这是个双赢的事儿。

与此同时,李永生开始教人组装可调频的收音机,这个东西早晚要搞,倒不如趁着扩大生产的时候,一次到了位。

就在他忙着教授人的时候,孔总谕再次找上门来,“这次去帝都,你做好长期留在那里的打算,可能你需要在那里待很久。”

“什么?”李永生听得有点奇怪,“就是一次召见而已……要很久?”

“政务院召见了你,谁知道今上会不会见你?”孔舒婕一摊手,“总之今年是登基年,所以我们联系了京都的朝阳大修堂,他们也同意让你插班进修。”

“通常这种情况,不该是交换生吗?”李永生低声嘀咕一句,地球上的网络小说里,都这么写的。

“交换生?咱们倒是想呢,”孔总谕叹口气,“两个修院终究是差着一点,而且今年是庆典年,帝都修生,想必也没人愿意来咱们这地方。”

庆典年的活动,会非常多的,由于是帝制国家,各种各样的活动,都是被允许的,比如说大赦,又比如说减免税赋……

有的地方会封山封海禁狩猎,也有地方会开山开海,通过渔猎收获来庆贺。

各地有各地的活动,帝都的活动绝对会是最多的,这种热闹的年份,七八年也轮不到一次,帝都的修生谁吃撑着了,交换到博本院来?

而且凭良心说,博本院跟朝阳大修堂相差的……真不止一点,须知那可是本朝太祖一手操办起来的修院,并且指出,“年轻人是朝阳,中土国的希望,就在你们身上。”

朝阳大修堂以此而得名。

“那就插班吧,”李永生微微颔首,对他来说,帝都未必有助于他观民风民情,但终究是一国的中枢,对于他寻找永馨,还是有极大的帮助。

他原本打算获得了制修的身份之后,再去帝都的,此番倒是提前实现了心愿。

不过他还是有点纠结,“总教谕,您可是说过,让我跳到内舍的,朝阳大修堂恐怕不会答应吧?”

“此事交由我来安排好了,”孔舒婕点点头,对她来说,这真不是什么问题,无非是跳级,考核能过就可以跳级。

当然,她还要强调一点,“你以内舍生的身份插班,过不了朝阳大修堂的期末大比的话,损了我博本院的名声……知道后果是什么吧?”

“知道,修院除名,”李永生点点头,“总教谕请放心,我既然敢应允,当然敢担保。”

“秦天祝去年也这么说,”孔舒婕哼一声,她也愿意相信李永生,不过谨慎一点总不是坏事,“武修方面不用试了,文修……却还是要考核一下的。”

李永生的境界,大家一目了然,战力更是不用说,倒是理论的一面,虽然也有惊人之举,比如说全国征文第三,但终究还是考一下才放心。

其实孔舒婕心里也清楚,不说此子身为书阁勘验,能博览群书,只说人家能设计出收音机这种东西,还能对通窍有独特的看法,怕是文修也拦不住。

然而,终究是考校一下,才比较放心。

这可是关系到博本院的颜面,涉及到了修院的荣誉。

严格来说,只凭李永生那个全国征文第三,就完全有资格破格跳入内舍生了,哪怕是没有过了朝阳大修堂的大比,也有足够的理由来解释。

这是我博本院的奖励,你朝阳大修堂不服气,内舍生里也拿出个全国第三来好了——全国前十都行。

这样杰出的本修生,又不是让你特招,特插一下,有什么了不起的?

但是孔舒婕不这么想,她认为博本院出去的修生,就要挺胸抬头,受得住别人的考校。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李永生就惨了,他每天要拖着没有好的身体,完成修院给的测试卷子——只为他一个人出的卷子。

卷子五花八门包罗万象,能考的都会考,超纲的事儿经常发生。

连续考了三天,李永生做了十一份卷子,成绩异常杰出,令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就连赵平川见了卷子,都表示一下,“博本的内舍生都能达到这个水平,我也就无憾了。”

但是孔舒婕不答应,她对李永生说,再做两份卷子,你要是过关,我就认可了。

“这两天恐怕不行,”李永生的身体,越发地好了一些,他冲着总教谕,露出一个遗憾的笑容来,“我明天要去一趟豫州郡。”

“只剩七天,就要启程了,”孔总谕冷着脸发话,“你这身体,还要去外郡?我不准!”

李永生抬手一拱,“秦天祝获得了塑骨丸,有些应酬要走到,他希望我跟着一起去。”

“秦天祝……”孔总谕的眉头扭做一团,陷入了纠结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