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韩特传(三十九)真正的男人

特蕾莎深吸一口气。

她觉得自己急需冷静一下,否则非疯了不可。

幸好她也是吃过见过的主,以前在盘古宇宙的时候,女伴用的这玩意儿,她并不陌生。

只不过……

“没有小翅膀的啊?”

特蕾莎强行控制住颤抖的双手,接过“封魔兜”掂量了一下,发现是白白胖胖的一长条,里面好像装着细沙,比盘古宇宙的同类型产品要厚一点,重一点,表面粗糙一点,而且,没有可以粘贴的地方,却是依靠几根橡皮筋来捆绑,好像兜裆布,怪不得叫封魔“兜”了。

“你说什么?”阿夏公主愣了一下。

“没,没什么。”

特蕾莎的脸又红了起来,这样的结构,她还真不太会用,为了让自己今后几天不至于出丑,她只能硬着头皮问,“阿夏姐姐,这个,要怎么用呢?”

“是这样,就这样,好像这样,绑在身上,这些是裟椤兽身上最细嫩的筋络,炮制很久才能得到的皮筋,弹性很足的,绑上去就能固定,也不影响你的修炼和战斗。”

阿夏公主往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接着道,“佩戴并不难,关键是拆洗和净化。”

“还要……拆开来清洗的?”

特蕾莎来自一个民用工业高度发达的世界。

或许在老家孽土之上,妇女的生理卫生状况不容乐观,但那时候他还小,对这些事情懵懂无知——琉璃也没和他说过。

等到开窍的年纪,就来到了星舰上,无论联邦还是帝国的星舰,基本环境和卫生用品都能保障,类似的东西,从来都是用完即抛的。

“当然要拆洗,不能任由魔鬼污浊的残渣在里面发酵。”

阿夏公主摆弄着手里的封魔兜,道,“看,这里有一个小口子,从这里扯开,就能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

她找了一个托盘,从封魔兜里倒出了一蓬淡黄色,如细沙般的粉末,隐隐有一股异香。

“这是什么?”特蕾莎的好奇,压倒了小腹的坠痛。

“这是来自精灵森林的一种特殊植物,名叫‘枯血藤’。”

阿夏公主道,“据说枯血藤是一种拥有灵性的植物,它的藤蔓就像是魔兽的触手那样,可以紧紧缠绕住猎物并吸干鲜血。

“精灵族人将枯血藤采摘下来,烧成灰烬之后,再细细研磨,掺入一些特殊的魔法材料,就变成了‘血藤灰’,用来吸附魔血和魔魂,最好不过。

“翡翠大陆上制作封魔兜的材料,分上中下三品,民间妇人往往用草木灰,那个也能吸血,但效果不太好,填充量很大,会影响修炼和战斗,还容易漏出来,玷污了圣洁的环境,算是下品,不到万不得已,我们不喜欢用的。

“然后,就是这‘血藤灰’,普通贵族和有战斗需求的女战士们,都会用这个,是很珍贵的东西,除了特定的几片森林之外,极少有地方能采割到,血战魔界更不可能找到原材料,所以,只能循环利用啦!”

特蕾莎点头,喘了口气道:“上品呢?”

“上品,就是吸血鬼的骨灰,据说小小一点吸血鬼的骨灰,就能吸收并锁住巨量的魔血。”

阿夏公主摊手道,“不过,猎杀吸血鬼不易,很少有人为了这样的理由就去寻找并杀死吸血鬼,所以,上品封魔兜是可遇不可求的,连我在‘鹰之国’的皇宫里,都没见过,只在一本古老的封魔典籍上,看到过相关的传说——真想试一下上品封魔兜,是个什么感觉呢!”

“那没事。”

特蕾莎脱口而出,“终有一日,我肯定让你尝尝比上品更厉害,极品封魔兜那薄如蝉翼,灵动自然,如丝绸般顺滑的感受。”

“你又在嘀咕什么?”

“没,没什么,请继续。”

“听仔细了,这种事一般都是自己做,我能帮你一次两次,但不可能永远帮你的。”

阿夏公主道,“把血藤灰和封魔兜分开之后,就可以直接用清水和油脂去刷洗封魔兜并且晾晒干净了,至于血藤灰的话,你必须加上一些特殊燃料,再次点燃,用烈焰把灰重新烧一遍。

“然后,有条件呢,就要放到阳光底下去暴晒,如果连日阴雨,或者咱们这样,身处密闭空间,根本见不到太阳呢,那就施展圣光术,用圣光去净化它,或者反复燃烧三五遍,彻底杀死被封印起来的恶魔。

“最后,把血藤灰再塞回到封魔兜里去——这是细致工作,很需要耐心,你可千万别毛手毛脚不耐烦,觉得漏出来一点点没关系,一件封魔兜要用很久的,如果这个月漏一点点,下个月再漏一点点,到了第三个月,封魔兜里的血藤灰不够,说不定就封不住全部的魔鬼了。”

“……我,我明白了,谢谢阿夏姐姐。”特蕾莎娇羞道。

“嗯,那这个就送给你了,然后我再去问问看姐妹们还有没有新的,至少要再给你一两件替换着使用啊。”

阿夏公主想了想,道,“幸好,美杜莎族仅仅是崇拜蛇魔,并非半兽人中的蛇族,他们也有双腿,应该也用封魔兜的吧?

“虽然血战魔界没有枯血藤,估计也有类似的材料,我待会儿去问问这边的医官,给姐妹们都找一些新的来,姐妹们使用的封魔兜,都拆洗了很多遍,不堪再用了。”

特蕾莎这才想起来:“对哦,你们一路跟随黑杰克冒险,经历无数艰难险阻和殊死血战的时候,也在默默承受着魔鬼的诅咒哦!”

“当然了。”

阿夏公主笑了笑,“这有什么?”

“那今天,这么激烈的战斗时,也有姐妹们正被魔鬼诅咒吗?”特蕾莎问。

“有啊,几十个姐妹,总有人被诅咒的,而且大家待在一起久了,渐渐被魔鬼诅咒的时间也越来越一致。”

阿夏公主算了一下,“今天的话,娜塔莎大姐他们十几个女孩子,应该正被诅咒着吧。”

“什么!”

特蕾莎惊讶得简直要跳起来,攥紧拳头,不敢相信道,“娜塔莎大姐正被魔鬼诅咒,她还这么勇猛?黑杰克应该知道这件事吧,他还忍心让娜塔莎大姐上战场,受这么重的伤,到处血流不止,他,他还去和别的女人逍遥快活?”

“别激动。”

阿夏公主道,“女人出来闯荡,就是这样辛苦的,我们早就习惯了。”

“我不习惯。”

特蕾莎低吼道,“我永远都不会习惯,也不要习惯!”

阿夏公主笑了笑,摸着特蕾莎的脑袋,并不说话。

特蕾莎死死攥着封魔兜,又捂着自己的小腹,沉默了很久,忽然轻声道:“当女人真是太苦了。”

“这还不算苦。”

阿夏公主道,“魔鬼的诅咒算不了什么,很多女人的疾病才更是……算了,你还小,以后慢慢就知道了。”

“黑杰克不该让你们受这种苦的。”

特蕾莎道,“这些臭男人实在太坏了!”

“男人不都是这样吗?”

阿夏公主道,“黑杰克大人,已经是最好的男人了。”

“放屁,他根本就不算是真正的男人。”

特蕾莎咬牙,“真正的男人,不该让自己的女人,经受这样的痛苦,至少,他应该陪伴在女人的身边,和她一起去面对,去承受,去……并肩作战!”

“又来了,人小鬼大。”

阿夏公主道,“你才第一次被魔鬼诅咒,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我当然——”

特蕾莎原本想要脱口而出,她当然知道,过去的她,就是不折不扣的真男人。

话到嘴边,又迷茫了。

她从来都不知道当女人是这么痛苦的事情。

亦从不曾在那些女人痛苦的时候,和他们一起去面对,去承受,去并肩作战。

这只是肥皂泡般的漂亮话而已。

说到底,过去的她,和黑杰克究竟有什么区别的,无非是她没有欺骗和利用那些女孩子,大家你情我愿罢了。

但她也从未真正将心思花在那些女孩子身上,没有真心想要去爱他们和保护他们。

她和黑杰克,半斤八两,又何必五十步笑百步?

“你说的对。”

特蕾莎喃喃道,“我的确不……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但是——

特蕾莎低头,祝福术的效力渐渐过去,小腹的坠痛再次扩散,然而,眼底的火焰却也愈发凝练。

她发誓,在这趟旅途的终点,她会搞清楚,究竟什么是真正的男人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