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韩特传(三十七)被魔鬼诅咒

“娜塔莎姐姐……”

特蕾莎的心,像是被无形的魔爪,狠狠捏了一下。

虽然比起阿夏公主,她和女佣兵团长娜塔莎并不算太熟悉。

但对方爽朗的性格和豪快的武技,却给她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娜塔莎和龙女赫拉,一文一武,算是后宫团的领袖,亦是为姐妹们遮风挡雨的大树。

可是现在,娜塔莎这颗看似枝繁叶茂,战无不胜的大树,却变成这副模样。

感知到特蕾莎是发自内心为她心疼,娜塔莎勉强睁开浮肿的双眼,咧嘴一笑,嘴唇轻轻颤动几下。

阿夏公主一直在旁边照顾她,附耳细听,又转达给特蕾莎:“娜塔莎大姐问你,第一次踏入真正的战场,心里是否有些害怕?别怕,没事的,在黑杰克大人的带领下,我们一定百战百胜,应该害怕的,是敌人。”

“我不害怕。”

特蕾莎咬着嘴唇,坚定地摇了摇头,看着娜塔莎身上的绷带,道,“我只是,担心娜塔莎姐姐——你的伤要不要紧?”

“不要紧。”

阿夏公主侧耳听了几句,继续转述,“些许小伤,不碍事,娜塔莎大姐已经习惯了,过去在战场上,曾经受过更严重的伤害,只要施加祝福术和治疗术,很快就会痊愈。

“最重要的,是黑杰克大人的事业,为了黑杰克大人,即便再重的伤都无所谓。”

黑杰克,黑杰克,又是黑杰克!

特蕾莎心里像是打翻了七八十来个调料瓶和魔法药剂瓶,不知究竟什么滋味。

她非常清楚,所谓祝福术和治疗术,并非万能,虽然是能令人在短时间内痊愈,却是以消耗生命力为代价,而且,痊愈速度越快,消耗的生命力就越多。

像女佣兵团长娜塔莎这样拼命,肯定想在一夜之间就恢复如初,那么,她将要消耗的生命力,简直是恐怖的天文数字。

她是把自己当成一支熊熊燃烧的火炬,即便烧成灰烬,都要照亮黑杰克的道路。

这么做,值得吗?

“可是,黑杰克大人都不来看你,还有你们!”

特蕾莎看着四周受伤的姐妹们,终于忍不住脱口而出,“你们都不知道,黑杰克究竟在干什么!”

“我们知道啊。”

阿夏公主代表姐妹们,满脸平静地说,“黑杰克大人正在和美杜莎女王商榷合作的事情。”

“商榷合作?”

特蕾莎冷笑道,“你们知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商量?”

“知道的。”

阿夏公主道,“在美杜莎女王的床上。”

“哎?”

特蕾莎目瞪口呆,结结巴巴道,“你,你们竟然知道?”

“当然知道,而且非常支持。”

阿夏公主微笑道,“以黑杰克大人的魅力,天底下根本没有女子可以抵挡,美杜莎女王被他征服,又有什么奇怪?

“再说,我们势单力孤,深入魔界,总要结交一些值得信赖的盟友,美杜莎族是血战魔界的六大部族之一,却以医术和改造术见长,缺乏凶悍的战斗力,正好和我们形成互补,是最合适的盟友人选。

“所以,黑杰克大人和美杜莎女王虚与委蛇,颠鸾倒凤,都很正常,特蕾莎你又何必这么介怀呢?”

特蕾莎真是听得脑中鸣雷滚滚,一片空白,简直不知该怎么说。

她看看阿夏公主,又看看包裹成木乃伊的女佣兵团长娜塔莎,难以置信道:“娜塔莎大姐,你,你为黑杰克付出这么多,差点被敌人大卸八块,现在你的伤势都没痊愈,黑杰克就和别的女人滚到床上,你真的,你心里真的一点儿……波动都没有?”

娜塔莎的眼神一黯。

旋即又流露出平静到近乎痴呆的笑容。

她的嘴唇动了几下。

阿夏公主笑道:“娜塔莎大姐说了,她因为连年征战,身上伤痕累累,很不好看的,早就没资格得到黑杰克的宠幸,如果美杜莎女王能代替她满足黑杰克,那就是她最高兴的事情。

“特蕾莎,说起来,你又为什么这样激动呢,难道……你是在嫉妒美杜莎女王吗?

“别这样,要习惯这一点,你不是黑杰克大人的第一个女人,也绝不会成为最后一个——黑杰克大人这样盖世无双的英雄,身边自然会有无穷无尽的女人,他就像是太阳,又怎么可能让某朵小花独占所有的阳光?我们能够雨露均沾,分到一缕阳光,已经是莫大的幸福了。”

一句话,说得所有姐妹都笑起来。

果然,看他们平静而爽朗的笑容,即便明知黑杰克正在和美杜莎女王翻云覆雨,也没有半点嫉妒和异样。

这笑容,却看得特蕾莎遍体生寒。

她真想揪住这些女孩子的衣领拼命摇晃,恶狠狠地质问他们:“你们究竟还是人类吗,你们真的不是披着人皮的机器吗,你们还有正常人类应有的情感吗?”

但她瞪了半天眼睛,终究没有问出口,却是一挑帘子,气冲冲地闯了出去。

特蕾莎心烦意乱,在美杜莎族的医疗营地中乱走。

看着周围那些青面獠牙,甚至奇形怪状的魔族,或者嗷嗷乱叫,或者高声咒骂,甚至痛哭流涕,她都觉得,他们比黑杰克的后宫们,更像是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

阿夏公主急匆匆地追赶上来。

“特蕾莎妹妹,你究竟怎么了啊?”

阿夏公主满脸狐疑,“有什么不对吗,是在战场上受了刺激吗,你的情绪波动好大!”

“我——”

特蕾莎心中有千言万语。

却又不知该怎么和阿夏公主讲。

她义愤填膺,很想竭尽所能唤醒阿夏公主等姐妹,却不知从何下手。

满腹愤慨,仿佛化作尖锐的冰块,在胸腹之间乱捣乱绞,一路朝小腹坠落。

“我,我肚子痛。”

不是错觉,是真的剧痛无比,特蕾莎额头渗出冷汗,捧着小腹,蹲了下来,却连蹲都蹲不住,干脆很没形象地一屁股坐在地上,叉开双腿,使劲揉搓小腹。

她感觉屁股底下湿漉漉的。

该死,这是她从未体会过的感觉,究竟怎么回事,难道在战场上受了内伤,现在才发作?

“哎呀!”

阿夏公主先是有些吃惊,看到特蕾莎的裙裤上,一抹嫣红渐渐扩大,她恍然大悟,“特蕾莎,怪不得你心情不好,乱发脾气,原来你被魔鬼诅咒了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