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韩特传(三十六)胜利的代价

这些碎片混合着魔法波纹和高热蒸汽,就像是浩浩荡荡的岩浆狂潮,朝四面八方扫荡。

被狂潮扫过的灭狱魔人,先是铠甲熊熊燃烧,紧接着血肉都被蒸熟,又被冲击波从骨骼上撕扯下来,到最后连骨头架子都被烧成灰烬,整个过程只需要半秒钟。

更加凄惨的,是站位比较靠外的灭狱魔人,他们没有被岩浆狂潮瞬间杀死,铠甲却是纷纷熔化,和血肉融合到了一起,饶是以魔族强横无匹的体魄,亦承受不住铁水横流的剧痛,纷纷发出生不如死的哀嚎。

一瞬间,灭狱族原本严整的战阵中央,以灭狱巨炮为中心,出现了一个触目惊心的大窟窿,上千名灭狱魔人四分五裂,灰飞烟灭,命丧黄泉。

而灭狱巨炮的毁灭,对士气的打击,更是严重到了极点。

灭狱族那面“乌龟打伞”的战旗,在冲击波的摧残下东摇西摆。

所有灭狱魔人都心胆俱裂,看着不远处越飞越高的黑杰克,如同看着威风凛凛的天降神魔。

特别是灭狱族的魔女们,简直在瞬间,就被黑杰克的英雄气概征服。

血战魔界,强者为尊,部族和血脉并不是重点,即便是敌方的英雄,只要真有奇迹般的表现,同样会被尊敬甚至崇拜。

“呜——呜——呜——”

灭狱族战阵后方,传来尖锐的汽笛声。

这是扎住阵脚,鸣金收兵的意思。

的确,虽然折损的士兵不多,但士气跌至谷底,再打下去,只是单纯消耗双方的有生力量。

库巴大君野心勃勃,他的目标是统一整个魔法世界,对于血战魔界的各个部族,是要征服而不是毁灭,自然不会打毫无意义的消耗战,真的搞成两败俱伤。

六族联军虽然士气大振,却也只是缓过一口气,他们原本就伤亡惨重,再加上令出多门,各怀鬼胎,却也没有乘胜追击的能力,同样在战阵后方,拉响了收兵的汽笛。

这场短促而惨烈的遭遇战,暂时告一段落,双方都退回到彼此的魔法传送阵附近,舔舐伤口,重整旗鼓,准备隔日再战。

黑杰克和他的后宫团,自然以英雄和勇士的姿态,被无数魔族簇拥着,来到了六族联军的大本营。

黑杰克在血战魔界,果然有不少“老朋友”。

再加上刚才力挽狂澜的表现,更是令他获得了魔界各族的信任。

说是接风洗尘或者庆功都好,黑杰克很快在酒宴上和六大魔族的首领谈笑风生,打成一片——至少表面上,对方都欣然接受了他的支援,男的就和他称兄道弟,女的就对他直抛媚眼,气氛相当融洽。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酒宴过后,黑杰克就钻进了美杜莎女王的营帐。

很快,营帐里就传来了特蕾莎既熟悉又陌生的喘息。

特蕾莎冷眼旁观一切。

不知怎么,心底对黑杰克的所作所为,愈发警惕和厌恶。

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

老实说,黑杰克摧毁灭狱巨炮的手段,称得上“惊为天人,强横无匹”。

即便特蕾莎变回昔日的身体,也不可能像他这么行云流水,酣畅淋漓。

而且,他并不是逞匹夫之勇,的确有这么做的必要性。

——这里是魔界,魔族都是心狠手辣,杀人不见血的家伙,对他们这些外来人,肯定充满敌意。

倘若他们贸然跳出来说要支援魔族,人家肯定心生怀疑,就算一刀把他们都宰了,亦是合情合理。

但黑杰克在六族联军形势最危急的时候,在众目睽睽之下摧毁灭狱巨炮,成为力挽狂澜的英雄,局面顿时不同。

现在,黑杰克已经和六族联军的士气牢牢挂上了钩,无论谁想杀他,都会对六族联军的士气,造成毁灭性打击。

暂时来说,他们应该是安全的。

至少没人敢明着对他们下手。

黑杰克这家伙,称得上“有勇有谋”。

可是,特蕾莎依旧不喜欢他。

特蕾莎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偏见甚至……嫉妒。

但仔细想想,特别是将黑杰克和耀老进行对比,她还是觉得这两个“英雄”不太一样。

虽然耀老也经常孤军深入敌后,单枪匹马去力挽狂澜,但耀老从来不会去操纵别人,最多尝试用自己的行动和那些非常幼稚,好像高中生一样的言论去影响别人。

而黑杰克这家伙……根本将敌我双方所有人,都当成他的傀儡,是他手里的扯线木偶。

千万人命丧黄泉的修罗战场,仅仅是他建功立业的舞台而已。

“我绝不会成为你的傀儡,也绝不会让阿夏公主,让后宫团的姐妹们,永远沦为你的傀儡!”

特蕾莎在心中暗暗道。

她离开酒宴,来到挂满了蛇杖旗帜的医疗营地。

激战过后,伤员满地,美杜莎族的医生们正在用千奇百怪甚至畸形恐怖的方式治疗伤兵。

地上满是血污,绷带和残肢断臂,空气中漂浮着刺鼻的血腥和草药味,半空中还回荡着阵阵哀嚎。

特蕾莎心中叹息,强忍不适,找到了后宫团的营帐。

胜利之花是要用鲜血来浇灌的。

后宫团所向披靡的冲锋,吸引了灭狱魔军的注意力,才换来黑杰克从穹顶上悄悄接近,发起俯冲的光芒万丈。

后宫团在这个过程中,不可能不受伤。

其中又以女佣兵团长娜塔莎,伤势最为严重。

这名拥有大北地蛮族血统,高大健美又嗜战如命的女孩子,根本没将自己的性命当回事,她的作战风格就是挥舞着巨斧和战锤,一次又一次把自己往敌人最密集的地方丢过去,然后横扫全场。

此役中,她收割了至少几十名灭狱魔人的性命。

身上却也留下大大小小的几十道伤口,其中最深的一道伤口,将左侧肩胛骨砍断,几乎没把心脏都砍出来。

饶是施加了精灵薇拉的祝福术和治疗术,伤口初步愈合,骨头也重新接驳起来。

但损耗的魔力和精血,一时半刻却无法补充。

她浑身上下都缠满了血迹斑斑的绷带,原本红润饱满的脸庞,此刻却惨白干瘪,活像是刚刚从棺材里抬出来的木乃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