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韩特传(二十一)人造魔物

阿夏公主微微一怔,抿着小嘴想了半天,明白了特蕾莎的意思。

“唰”,她的脸红起来。

“那怎么一样呢?”

阿夏公主争辩道,“土着的模仿不会有半点用处,我们的魔法却真的有效啊!”

“一开始,魔法军队留下的魔法道具还没有消耗殆尽时,土着的模仿,偶尔也会奏效的。”

特蕾莎道,“一些简单的魔法道具,只要找到窍门,三岁小孩都可以使用,但并不代表三岁小孩就真正掌握了魔法的奥秘。

“随着年深日久,魔法道具中的魔力消耗殆尽,甚至魔法道具本身都磨损和锈蚀,无论土着再怎么惟妙惟肖地模仿,都不可能起半点作用了。

“在土着的理解中,那就好像神魔渐渐离他们远去,笼罩整座岛屿的魔力枯竭了。

“同样的事情,不也正在翡翠大陆上发生吗,在游吟诗人的传说中,太古时代的神魔之力总是最强的,那些古代英雄,好像一人一剑就能荡平千军万马,而随着时间慢慢推移,现在的魔力就越来越弱,以至于进入了‘末法时代’,光辉教廷的祭司们都说,这是世人造下了太多的罪孽,必须在他们的带领下,更加虔诚地祈祷和赎罪——阿夏姐姐,你真的相信这种说法吗?”

“这……”阿夏公主愣住,陷入恍惚的深思。

“光辉教廷,根本是在说谎,什么罪孽,祈祷和虔诚,和魔法统统都是不相干的。”

特蕾莎认真道,“魔法,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纯净,最单纯,最直接的力量,激活魔法的咒语,也简单到只有两个字。”

“所有咒语……只有两个字?”阿夏公主难以置信。

“没错,关于魔法的全部咒语,都在这里。”

特蕾莎轻轻打了个响指。

指尖出现一簇瑰丽的火焰。

“看,这是第一个字,代表第一种状态,火焰燃烧的状态,可以称为‘1’。”

说着,特蕾莎吹灭了指尖的火焰。

“现在,火焰熄灭,归于虚无,这就是第二个字或者说第二个状态,可以称之为‘0’。”

特蕾莎摊开双手,手中什么都没有,却仿佛荡漾着千变万化的波纹。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0’和‘1’,就是全部的魔法语言,而这两种状态的叠加和变化,却能衍生出整个世界。

“只不过,倘若被错综复杂而又绚烂至极的表象所迷惑,沉溺于简单拙劣的模仿,碰巧激活一束魔法就欢呼雀跃不已,却又畏惧神魔的恐怖,而不埋头研究真正的魔法原理,那永远都不可能掌握魔法,‘0’和‘1’的奥秘!”

特蕾莎双手背负,侃侃而谈,衣衫和长发无风自动的模样,真像一名学识渊博的大师。

离经叛道,惊世骇俗的言论,原本应该激起阿夏公主的怀疑和反感。

或许,换了任何一个人口中说出来,阿夏公主都会嗤之以鼻。

但偏偏是特蕾莎……

阿夏公主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特蕾莎的话。

她只知道,自己快要沉溺在特蕾莎美眸中摄人心魄的力量里,像是中了迷惑术一样不可自拔。

“特蕾莎……”

阿夏公主想了又想,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你是说,世界上根本没有神魔吗,这,这怎么可能,这又该怎么办呢?”

“没有就没有,有什么‘不可能’,又有什么‘怎么办’的?”

特蕾莎微微一笑,淡淡吟诵道,“天上没有神灵,地底没有魔王,我就是神灵,我就是魔王,喝令星辰大海开道,我来了!”

“哇……”

阿夏公主简直要昏死在特蕾莎的怀里,眼底荡漾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特蕾莎,这,这是什么,是诗歌吗,好奇怪,听上去和宫廷里面的十四行诗大不一样,却充满了奇怪的力量,真没想到,你还会吟诗呢!”

“当然。”

特蕾莎道,“身为星海炮王……的妹妹,吟诗是我的必修课,如果阿夏姐姐喜欢的话,人家以后天天吟给你听,怎么样,很有气势,比黑杰克更强吧!”

一提到黑杰克,阿夏公主瞬间就从晕乎乎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什么嘛,特蕾莎,你好奇怪,为什么整天想着要和黑杰克去比呢,你们完全不一样,根本无法比较啊!”

阿夏公主眯起眼睛,看着远方,“说起来,我们已经浪费太多时间,应该去寻找黑杰克和大部队了——万一再来一群剑戟魔猪,光靠我们两个可对付不了。”

“当然无法比较,黑杰克不过是一条又短又小的蠕虫,怎么能和人家的星海巨炮相提并论?”

特蕾莎在心底偷偷嘀咕,“今天稍微施展一点人格魅力,只是开胃小菜,就险些将你征服,哼哼哼,看来即便是这具身体,都无法阻挡人家激情澎湃的男子汉魅力呢!等着吧,黑杰克,敢勾引本姑……呸呸呸,敢勾引本大爷,是要付出代价的!”

“行,我们这就去找黑杰克。”

特蕾莎对阿夏公主微微一笑,忽然想起什么,朝剑戟魔猪的尸体跑过去,“阿夏姐姐,快来帮忙,割一些猪肉下来,血战魔界未必能找到食物的。”

狩猎魔兽之后,宰割血肉,搜集材料,偶尔还能发现珍贵的魔晶和兽核,这些都是赏金猎人和冒险者的常规操作。

特别是孤军闯入血战魔界这样危机四伏的地方,很难得到补给,更是不能放过任何一头猎物。

只是,当特蕾莎单膝跪在剑戟魔猪的尸体前面,抽出匕首,想要切割的时候,却发现这畜生烧焦的头盖骨上,凹凸不平,好像有东西。

“这是什么?”阿夏公主也发现了。

两人一起探头,脑袋差点儿撞在一起,发现剑戟魔猪的头盖骨正中央,端端正正地镌刻着一枚四四方方的烙印,是一束束宽窄不一的条纹,像是某种……条形码。

“难道——”

特蕾莎眨巴了一下眼睛,摩挲着剑戟魔猪头盖骨上的条形码,又把它全身的肌肉和骨骼结构,仔仔细细摸了一遍,“不是自然生成,是人造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