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韩特传(二十)船货崇拜

“特蕾莎,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翡翠大陆上所有的魔法师,不都是那样施展魔法的吗?”阿夏公主撅起了嘴。

“那不过是船货崇拜而已。”特蕾莎轻描淡写,却又言之凿凿地说。

“船货崇拜,那是什么?”阿夏公主第一次听说这个古怪的名词。

就好像她第一次认识,特蕾莎这个古怪的美少女一样。

“船货崇拜又叫货殖崇拜,该怎么和你解释呢……”

特蕾莎想了想,道,“举个例子,在汪洋大海的中央,有一个与世隔绝的孤岛,岛屿上居住着很多茹毛饮血的土着,就是野蛮人——野蛮人你知道吧?”

“当然。”

鹰之国距离大北地不远,特蕾莎自然见过那些伴随着暴风雪降临,在凌冽寒风中都光着膀子,披着兽皮,扛着巨斧的蛮族勇士。

“土着们原本过着狩猎采集的原始生活,虽然岛屿上没有天敌,但物资匮乏,缺医少药,甚至没有耕种和圈养的习惯,生活异常艰难困苦,而他们也在日复一日的煎熬中,形成了虚无缥缈的崇拜,甚至拥有了自己的原始宗教,将无常的命运,完全托付给了所谓的神灵。”

特蕾莎道,“忽一日,位于汪洋大海两岸的强国互相开战,各种最先进的……魔晶战舰劈波斩浪,魔法飞艇也纵横驰骋于海天之间,这座与世隔绝的孤岛被交战双方发现,一下子成为了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一座天然的要塞和良港。

“于是,一支魔法强国的军队登上了孤岛。

“在武装到牙齿的魔法军队面前,茹毛饮血的土着们自然毫无还手之力,甚至从没想过抵抗——面对军队释放的各种绚烂魔法,土着完全把他们当成了传说中的神灵,对他们的到来欢呼雀跃,顶礼膜拜,予取予求。

“魔法军队虽然强大,毕竟水土不服,若非必要,也不愿意招惹当地的土着,双方就在一种古怪的默契下,共同在孤岛上生活下来。

“魔法军队自然要改造孤岛,把原始岛屿变成真正的军事要塞。

“士兵们还要操练,并且用魔法水晶,和后方取得联络。

“四周都是汪洋大海,他们所需的各种物资,都要依靠魔晶战舰运输,甚至是魔法飞艇来空投。

“于是,在长达几年的战争时期,孤岛上的土着时不时就见到魔法军队进行操练,有时候还拿一个神神秘秘的水晶球,不知捣鼓着什么,很快就会有魔法飞艇空投大量物资,那些香喷喷的罐头,甚至用魔法保存的鲜食,都是土着从未品尝过的珍馐美味。

“自然,战争期间,敌对国家也曾千方百计想要夺取这座岛屿,他们的军队向岛屿发动了大举进攻,他们的魔法飞艇投下刺眼的火球,犹如千百个小太阳在岛屿上空冉冉升起,魔导炮的轰鸣,极其摧枯拉朽的冲击波,更是胜过惊涛骇浪。

“不过,战争终有结束的一天,无论大洋两岸的魔法强国谁胜谁负都不重要,总之,硝烟和尸骸都没入无尽的海底,和平再次降临,这座孤岛失去了军事上的价值,魔法军队撤离了这里,只留下那些支离破碎的魔晶战舰、魔法飞艇和水晶球的残骸。

“土着们似乎恢复了昔日艰难困苦,却又宁静祥和的生活。

“但他们的内心,却再也无法重归平静。

“当几十年后,再次有冒险者涉足这座孤岛时,阿夏姐姐,你猜猜看,他们发现土着们正在干什么?”

阿夏公主听得入神,琢磨了半天,也想不出来,她摇头道:“在干什么?”

“土着们穿上了魔法军队留下了,那些锈迹斑斑的铠甲和千疮百孔的法师袍,手持折断的刀剑和失去了魔力的魔法杖,正学着魔法军队的模样,进行操练。”

特蕾莎道,“他们还用树枝和稻草,扎出了魔晶战舰和魔法飞艇的样子,进行盛大的祭典,甚至用敌对部落的战俘,来血祭这些虚有其表的‘战舰’和‘飞艇’,认为只要洒下的鲜血足够多,这些树枝和稻草拼凑起来的玩具,就会变成真正的战争机器。

“对了,孤岛上原本是没有敌对部落的。

“可是,土着们发现了两大魔法强国的旗帜,不知怎么,他们就聚集到了不同的旗帜下面,莫名其妙变成敌对双方,用简陋的石斧和骨矛,延续着这场早已结束的战争。

“最荒谬可笑的,是族群中的祭司。

“他的使命,就是穿上昔日魔法军队里通讯兵的制服,蜷缩在阴暗潮湿的军事要塞里,对着早已黯淡无光的水晶球,日复一日地祈祷,祈祷那些无所不能的神灵能够再次降临,再次空投给他们吃不完的美味佳肴,能让人起死回生的魔法药剂,以及能喷射出熊熊烈焰和雷霆闪电的魔导炮。

“自然,水晶球从没有一次回应过祭司以及整个族群的祈祷。

“但土着们的信仰并没有崩溃,他们坚信,这是因为自己的祈祷还不够虔诚,亦或者,岛屿上还存在着敌对部落,是‘邪魔作祟’的缘故。

“冒险者的到来,更是坚定了他们的信仰,他们将冒险者当成了神灵的使者,对冒险者拿出来那些司空见惯的魔法物品都啧啧称奇,甚至连冒险者送给小孩子那些花花绿绿的糖果,都被当成了灵丹妙药。

“总之,一个落后闭塞的原始文明,见到无法理解的先进文明和超卓技术,会本能地用神灵和迷信解释一切,把超卓技术当成神魔的祝福或者诅咒,并胡乱模仿,渴望拥有‘神魔之力’,这就是‘船货崇拜’。”

阿夏公主听到这里,忍不住笑道:“这些土着实在太傻了,这是你编的故事吧,特蕾莎,大北地的蛮族们,才没有这么傻呢!”

“是啊,大北地‘夜之国’的冰霜蛮族们,才没有这么傻。”

特蕾莎叹了口气,淡淡道,“可是,这世界上,比冰霜蛮族和孤岛土着更傻的人,却不知有多少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