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韩特传(十八)炎龙的咆哮

“我,我……”

阿夏公主实在不知道,特蕾莎怎么还笑得出来。

特蕾莎的勇敢,更反衬出了她的柔弱,她的双手颤抖,怎么都握不紧刀把,急得要哭出来,“我不敢,我不行的。”

与此同时,剑戟魔猪打了个响鼻,高高翘起的鼻腔中喷出两道热流,红豆大小的眼睛,再次绽放出狰狞而贪婪的光芒。

它翻了个身,爬了起来。

“加油,你可以的!”

特蕾莎鼓励阿夏公主,“没人能保护你一辈子,黑杰克不行,我也不行,我会和你并肩作战,但我不可能永远保护你,阿夏姐姐,鼓起勇气,拿起战刀,为自己而战吧!”

“不,不行,不可以……”阿夏公主涨红了脸,拼命摇头。

不等她下定决心,剑戟魔猪头一低,再次挺翘着脑袋和背后的剑戟骨刺,朝他们冲撞过来。

“小心!”

特蕾莎大跨一步,挡在阿夏公主面前,双手高举战刀,刀锋之上隐隐夹杂着电闪雷鸣之势,真有斩杀飓风的气魄,朝着剑戟魔猪的天灵盖,狠狠斩落!

只可惜,剑戟魔猪的天灵盖,是它浑身上下最坚硬的地方。

特蕾莎亦没能100%掌控全新的身体,力量运用之妙,仍旧差之毫厘。

最关键一点,她手里的战刀,仅仅是赏金猎人和雇佣兵常用的制式武器,而且被使用过很多次,刀身上隐隐布满了裂纹。

而不是星耀联邦或者真人类帝国,凝聚了金属冶炼,晶石镶嵌和法宝制造等等尖端技术的超级武器。

“砰!”

战刀和剑戟魔猪脑袋上的骨刺狠狠碰撞,特蕾莎斩杀雷霆的力量还没有完全爆发,脆弱的战刀就承受不住强烈的冲击,片片碎裂。

特蕾莎手里,只剩下一枚刀柄。

周身力量尚未倾泻而出,身体就失去平衡,反而被剑戟魔猪抓住机会,重重一撞。

特蕾莎像是断了线的风筝,飞出去二三十米,喷出大口鲜血。

“特蕾莎!”

阿夏公主吓坏了,不顾一切冲上来,见到她胸前的血迹斑斑,更是哭出了声。

“我,我没事。”

特蕾莎大口喘息,低头看时,发现自己穿的皮甲被剑戟魔猪扎出了几十个窟窿。

这怪物的冲击力,真够大的。

幸好自己穿了皮甲,而且胸口的缓冲足够强劲,否则非要折断几根骨头不可。

“快跑。”

特蕾莎舔舐着嘴角的鲜血,对阿夏公主说。

她准备开大招了。

“我——”

阿夏公主的双眼,仿佛都被特蕾莎的鲜血染红。

她终于用颤抖的手,握住了刀柄,“对不起,特蕾莎,我不会再逃跑了!”

“嗷嗷嗷嗷!”

剑戟魔猪咆哮着,再次如炮弹般朝他们狠狠轰来。

就连遍布着诡异腐殖质的大地,都被它犁出一条深深的沟壑。

气势惊人,恍若万丈悬崖上面崩落的巨石,一路横冲直撞,所向披靡。

面对这样的庞然大物,阿夏公主的嘴唇,双手和双腿都在颤抖。

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根本不受大脑控制。

但她依旧高高举起了战刀。

一边啜泣,一边咬牙,喃喃自语,给自己打气,“来吧,我不怕你,我不会让你伤害特蕾莎的,我不会再逃跑了,来吧,不管剑戟魔猪也好,叔叔也罢,我都不怕你们!”

她恐惧到了极点,紧紧闭上双眼,胡乱挥舞着战刀,笨拙地斩落下去。

特蕾莎吸了吸鼻子。

貌似稚嫩的脸上,却写满了身经百战,游刃有余的淡漠。

以及一丝淡淡的……感动?

失去刀身的刀柄,仍旧不轻不重攥在掌心,反而被她高高举起,恍若一支即将点燃的火炬。

神秘莫测的魔法力量在她周身缭绕,一圈圈螺旋波纹,朝高举的刀柄凝聚。

特蕾莎用略带太古异域味道的声音,开始吟唱。

“检索:当前可以使用的所有三级攻击性魔法。

“排序方式:施法速度,从快到慢。

“提取:三级魔法,炎龙的咆哮。

“攻击方式:附着于战刀之上,视线锁定,单一目标,射后不管。

“锁定目标:正前方十米处,剑戟魔猪。

“攻击次数:若攻击有效,则持续攻击,直至目标死亡;若攻击无效,则在三次攻击之后,自动替换为二级攻击性魔法,冰箭疾刺。

“申请描述完毕。

“提交,并执行!”

最后一句咒语脱口而出时,高举的手臂四周,就浮现出一连串玄奥繁复的魔法符文,形成一座立体魔法阵。

刀柄之上,原本空空荡荡的地方,真的点燃了一支熊熊燃烧的火炬,烈焰如喷泉,直冲三五米的高空,又凝聚成一条张牙舞爪的岩浆之龙。

“炎龙的咆哮,去死吧,畜生!”

特蕾莎身形诡异一闪,一折,抢到了阿夏公主面前。

双手变了个漂亮的戏法,原本高举的炎龙战刀变成斜撩下挑。

不再硬拼剑戟魔猪最坚硬的天灵盖,而是用视线锁定了它脑袋下方,头颈连接处,最柔软的咽喉。

呼!

火焰巨龙以快若闪电的速度,深深刺入剑戟魔猪的咽喉。

这畜生吃痛,忍不住张嘴嚎叫。

特蕾莎的速度却远超它的想象,刀柄之上,第二道火焰凝聚成利刃的模样,直刺它的血盆大口。

剑戟魔猪的反应都算敏捷,狠狠咬牙,想要把特蕾莎的刀柄连带着手腕一起咬下来。

谁知道特蕾莎仍旧是虚晃一枪,没有刀身,反而给予了刀柄百倍的灵活,战刀变成了匕首,轻而易举就贴到了剑戟魔猪的左眼上。

“噗!”

第三道攻击性魔法“炎龙的咆哮”,在剑戟魔猪的左眼前面,彻底爆发。

魔法烈焰长驱直入,瞬间捣烂了眼珠,烧光了视觉神经,在剑戟魔猪小小的脑腔里横冲直撞,一路肆虐,又从右眼,鼻孔,耳朵和血盆大口里,喷出大团火焰。

剑戟魔猪的脑袋,彻底变成了火球。

一人一猪,刹那交错,特蕾莎身形一矮,一个漂亮的前滚翻,从剑戟魔猪身下闪了过去。

剑戟魔猪顶着熊熊燃烧的脑袋,继续横冲直撞了几十米,终究无力回天,颓然倒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