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韩特传(十七)剑戟魔猪

从一开始,在游吟诗人口中听到“血战魔界”的概念,特蕾莎就觉得别扭。

什么“环境恶劣,物产贫瘠,暗无天日”的魔界,和“生性凶残,战斗力惊人,随时会化身蝗虫般的大军,吞噬光辉人间”的魔族,根本是互相矛盾的两个概念。

既然环境恶劣,物产贫瘠,怎么可能供养大量人口,产生发达文明和强盛军队,进而威胁人间的安全呢?

不错,很多星球文明的发展初期,在物产贫瘠的草原和荒漠上,都诞生过强大的游牧民族,威胁农耕文明的安全。

但那是冷兵器时代特有的现象,而且游牧民族也不全然是物产贫瘠。

至少在最重要的一项战略资源,“战马”上,相比农耕文明,游牧民族占据绝对优势。

然而,开发了神通和魔法的修真文明、魔法文明,早已度过冷兵器阶段,进入热武器远程攻击的新时代。

不管所谓的魔族再凶残,战斗意志再高昂好了,在大规模魔法饱和覆盖的火力打击之下,都要灰飞烟灭。

文明达到这一层次,比拼的就是综合国力。

更准确说,是资源采集和能量吸收的效率。

在这方面,暗无天日的血战魔界,实在没理由比拥有稳定恒星的光辉人间更强。

除非——

“血战魔界,不是自然生成,而是人造产物,仍旧保留着千万年前,元始文明流亡舰队的部分资源和技术,这就说得通了。”

特蕾莎若有所思。

就好像她的老家“武英,孽土”,有‘天空之城,曼珠沙华’源源不断输送补给,才能供养那么多穷凶极恶的“孽土罪民”,成为修仙者的游乐场。

又好像耀老的老家天元界,对面的血妖界也是环境贫瘠,资源匮乏的存在,但血妖界号称“盘古宇宙中最后的妖族国度”,拥有三万年大黑暗时代,妖兽帝国的大量传承,所以才能违反经济常识和生产力关系,供养一支远远超过环境负荷的铁血军队。

“越来越有意思了,慢慢看下去吧。”

特蕾莎从怀里掏出一支“魔晶烟讯”。

这是一支好似爆竹和万花筒的魔法道具。

就像信号弹,内容却更加丰富,可以向几十里外传输信息。

特蕾莎握住魔晶烟讯的尾部,正欲冲着穹顶狠狠拧开。

忽然,“轰,啪”,她见到不远处的穹顶之上,一朵耀眼的烟花冉冉绽放。

“是阿夏公主!”

魔晶烟讯,不止是信号弹这么简单,还可以随着使用者输入的魔力,夹杂独特的身份标识或者简单信息,令特蕾莎一看就这道,这是阿夏公主发出的求救信号。

几天相处,她对这个善良却柔弱的女孩子很有好感。

看着公主在自己手里,发生一点一滴的改变,更是生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那就像是……

从黑杰克手里横刀夺爱的爽快感,以及“公主养成”的成就感,兼而有之吧?

没办法,现在的她,只有在阿夏公主身上,才能找到“自己仍旧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的错觉了。

“阿夏公主,坚持住,我来了!”

特蕾莎立刻朝魔晶烟讯升起的方向跑过去。

两人相距并不太远,绕过一处拐角,特蕾莎就听到了阿夏公主的惊呼,和魔兽的咆哮。

她看到阿夏公主慌不择路地狼狈逃跑,身后是一头小山也似的魔兽。

这家伙……

就像是披挂着铁甲的野猪,铁甲的缝隙中还生长出尖锐的骨刺,猩红的小眼绽放出嗜血的光芒,嘴角和鼻孔中喷出蒸腾的恶臭,加上四周斑斓的迷雾,真像是噩梦的化身。

“是‘独角魔猪’的变异种,‘剑戟魔猪’!”

特蕾莎加快速度,朝阿夏公主扑过去,“阿夏姐姐,别跑直线,这家伙擅长冲刺,却不喜欢拐弯的!”

“特蕾莎!”

阿夏公主刚才孤身一人躲避剑戟魔猪的攻击,已经耗尽了全部力气,却是凭借一股气苦苦支撑。

见到特蕾莎出现,这口气瞬间溃散,她像是瞬间被抽干了精力和勇气,双腿一软,被脚下的腐殖质绊倒,整个人向前扑去。

“嗷嗷嗷啊!”

剑戟魔猪后腿猛蹬,在腐殖质里刨出两个浅坑,好似特大号的炮弹那样高高跃起,朝阿夏公主撞过来。

“别动她,她是我的!”

特蕾莎一扬手,一枚最基础的“魔法光弹”朝剑戟魔猪射去,同时扑向阿夏公主。

“啪!”

魔法光弹正在砸在剑戟魔猪的两眼之间,恰似一团小太阳在它的视网膜前面冉冉升起。

虽然没有太强的攻击力,却足以烧灼它的视网膜,令常年处在昏暗环境中,视网膜严重退化的它,出现短暂的刺痛,眩晕乃至失明。

尽管如此,它的冲击力实在太猛,仍旧在强大惯性的推动下,如一枚势大力沉的流星锤,继续砸向阿夏公主。

阿夏公主已经吓得手脚麻痹,无法动弹,眼睁睁看着剑戟魔猪小山般的庞大身躯从天而降。

千钧一发之际,特蕾莎扑到她身上,就地一滚,险之又险避开了剑戟魔猪的猛砸。

“轰!”

剑戟魔猪砸得地动山摇,腐殖质飞溅。

“唔!”

特蕾莎咬牙,发出闷哼。

“特,特蕾莎!”

阿夏公主又惊又喜,简直想要不顾一切和特蕾莎紧紧拥抱,但见到对方近乎完美的娇俏脸庞上,却显露出痛苦的表情,她的芳心一沉,伸手往特蕾莎背后摸去,摸到了皮开肉绽和满手鲜血。

他们距离剑戟魔猪实在太近,终究没能完全逃脱。

特蕾莎用自己的背脊,帮阿夏公主抵挡住了剑戟魔猪身上丫丫叉叉的骨刺刮擦,自己却被刮得血肉模糊。

“特蕾莎,对不起,我——”

阿夏公主的大脑一片空白,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慌乱而笨拙地说,“是我不好,害得你……”

“不用道歉,我们是同伴,说好了要并肩作战,保护彼此的。”

特蕾莎在老家的孽土上,受过比这更严重百倍的伤,即便痛入骨髓,都消磨不了她眼底的锐气。

她咧嘴一笑,人小鬼大,揉了揉阿夏公主的脑袋,“真想抱歉的话,就从这一秒钟开始,抽出你的战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