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番外之五 玉简之谜 中

赵闯大吃一惊,三道剑芒扑面而至,对面的韩子翼起码是“凝脉期”的高手,速度之快,他根本无从反应,只能眼睁睁看着剑芒从自己的咽喉间掠过。

就在此时,他身边的草丛却发出一阵乱响,几十枚细若发丝的银针激射而出,紧接着,三名身穿白袍的神秘人物,从虚空中踏了出来。

“奇门遁甲!”

韩子翼脸色一变,被银针逼迫,剑芒连闪,失去斩杀赵闯的大好机会。

“天狼宗的道友,千万不要相信烈风门——对方已经变节,沦为邪魔外道!”

遁甲宗三名修士将鹰爪般瘦骨嶙峋的手伸向赵闯,“快把‘至尊玉简’交给我们遁甲宗,由我们转交给苦海禅院,慈航大师!”

“呸!”

韩子翼气急败坏,“你们遁甲宗,又是什么好东西了,还不是贪图‘至尊玉简’里的上古秘传,想要下手抢夺?天狼宗的小鬼,千万不要相信他们,嘿嘿,千万不要相信任何人!”

话音未落,山坡之上又出现两彪人马,两杆战旗迎风招展,一面上书“巨剑帮”,一面上书“大旗门”,乌压压朝他们冲过来,势若奔马,根本没有停步的意思,倒像是要将这里所有人,都活活践踏成肉泥!

赵闯脑子里一片空白。

天狼宗地处西北边陲,和九界的名门正派有不小差距,赵闯平日里听师门教诲,知道“烈风门、遁甲宗、巨剑帮、大旗门”,这些都是九界正宗,锄强扶弱,行侠仗义,豪气干云,令他心生向往——怎么今日见了,一个两个,都和连日追杀他们的邪魔外道没有丝毫区别呢?

眼看四个名门正派的上百修士乱战成一团,赵闯趁机缩着脖子钻出了战阵。

对方不傻,虽然把彼此当成心腹大患,却也没忘了赵闯才是正主,一个个发出冷笑,各种法宝朝赵闯招呼过来。

赵闯万念俱灰,把心一横,纵身跃入身后悬崖。

却听一声仙鹤长啸,紧接着便感觉腾云驾驭,赵闯跌入一头硕大无朋的仙鹤背后,驾驭仙鹤的却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子。

巨鹤怕是上古遗种,天生血脉神通,双翅一荡,诸多法宝统统倒卷回去,杀得悬崖上四大宗派的修士们哇哇乱叫;几声长啸,成群结队的“人面枭”亦不敢追逐,眼睁睁看着赵闯和女子越飞越高,穿山越岭,朝苦海禅院的方向飞去。

赵闯晕头转向,许久才平复下来,却是死死捂住怀中竹筒,十分警惕地瞧着女子。

但这时候,下方的烽火燎原,又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俯瞰大地,一片血染的平原上,无数修士、邪道、骑手、士兵,打着各色旗号,杀得天昏地暗,造成一座活生生的修罗地狱。

“乱了,九界统统乱了,正道七派,魔门五宗,还有北秦,大楚,诸越,山鬼……诸多势力,英雄豪杰,亿万生灵,甚至魑魅魍魉,统统加入这场毫无意义的‘至尊玉简’争夺之中!”

女子幽幽叹息道,“什么能让人称霸九界的‘至尊玉简’,分明是祸乱人间的不祥之物!数千年来,‘至尊玉简’曾经数次现身,哪里造就过什么万世不朽的霸王,反而令无数得到它的人都暴毙而亡,可笑,直到今天,还有无数人相信它拥有无上的威能!”

赵闯稍稍松了口气,虽未完全相信女子,却是和她攀谈起来。

女子自称“云中客”,不愿意告诉赵闯她的身份来历,却对九界最近的异动了若指掌。

据她说,天狼宗得到“至尊玉简”的消息已经传遍天下,无数宗派和王朝都在天狼宗的周围,以及天狼宗到苦海禅院一路上层层设伏,想要抢夺“至尊玉简”。

玉简尚未现世,这些宗派和王朝早已杀得血流漂杵,白骨成堆。

女子所在的势力不愿意眼看生灵涂炭,便派女子驾驭上古灵鹤,助天狼宗一臂之力,帮赵闯早日把“至尊玉简”送到苦海禅院。

灵鹤翱翔九天,又擅长收敛气息,寻常乘风御剑的修士,既找不到,更追不上他们。

说话间,两人已经飞出数百里远,隐隐能看到前方怒云翻滚,一道金芒和一道黑气缠绕在一起,杀得难解难分。

“是苦海禅院前来接应我们的力量,和魔道魁首‘血莲灯’!”

“云中客”卓立于仙鹤之上,双眸放出锐利的银芒,定睛观瞧片刻,惊呼道,“好强劲的灵焰,连天地都要撕裂,难道是‘慈航大师’和‘血莲尊主’亲自出手?”

赵闯心中一凛,慈航大师是九界正道领袖,血莲尊主却是六合八荒百万妖魔的霸主,九界至强的正邪对决,正在前方展开!

果然,云开雾散,地面上的战斗,比刚才看到王朝之间的较量更加惨烈百倍,倘若修罗地狱都分级数,下面的战场一定是第十八层。

他现在只期待着,慈航大师能战胜血莲尊主,彻底毁去“至尊玉简”!

天穹之上,一边是金芒普照,一边是血雾翻腾,九界两大绝世高手,果然杀出了千军万马在天地间对决的气势。

但赵闯怕什么便来什么,金芒和血雾狠狠碰撞三五个回合,金芒便四分五裂,血雾却张牙舞爪,愈发碰撞。

“桀桀,小子,拿来吧!”

血雾之中,传来狞笑,一只幽冥鬼爪,虚空出现,抓向赵闯。

鬼爪未至,赵闯的眼神就有些呆滞,仿佛受到操纵,不由自主掏出怀里的翠绿竹筒,双手高高托起。

“哈哈哈哈哈哈!”

鬼爪将竹筒轻轻一吸,竹筒便落入血莲尊主手中,血雾中传来猖狂的笑声,紧接着“噼噼啪啪”,竹筒就被捏了个粉碎。

然而,竹筒之内,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什么!”

赵闯目瞪口呆,一屁股跌坐在仙鹤背后,根本不明白怎么回事。

“什么!”

“云中客”也愣了半天,看看赵闯,又看看半空中的血莲尊主,久久无语。

“上当了,你根本不是正主!”

血雾之中,传来血莲尊主的咆哮,鬼爪先指了指赵闯,紧接着又指向金芒消散的方向,激荡出浓烈如血的杀气,“那也不是真正的‘苦海慈航’,上当了,所有人统统都上当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