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番外之五 玉简之谜 上

番外之五玉简之谜

嗨,又和大家见面啦,惊不惊喜啊?

很抱歉啊,和大家说了“过两天”更番外的,结果拖了这么久,主要是……休息的滋味真舒服啊,一休息就不想动了,哈哈哈,想到下个月开新书,又要全力以赴,就让老牛稍微放纵十天半个月吧!

新书进度……还行吧,写了个五六万字的开头,感觉不太好,又推翻重来了,现在又一次回到了五六万字的规模,估计下个月中旬发书之前,也能攒个十几万的稿子。

《修四》的番外,原本准备按照时间顺序,把几个重要配角的故事也都写一遍,但现在想想,似乎还是保持点神秘感比较好?星海这么大,宇宙这么精彩,丁铃铛,韩特,拳王,白老大,龙扬君……他们一定会遇到很多很多有趣的故事,老牛又何必一个人把他们都写完呢?

所以,番外到本月底也大致结束,接下来就专心致志写新书了,如果大家实在想看番外,以后老牛看情况再说吧。

最后,还有两个番外,不过这两个真是番外的番外的番外,和主线毫无关系,大家随意吧!

下面开始,番外之五,《玉简之谜》:

……

很久以后。

某个平行宇宙,某条时间线中。

“踏踏踏踏!”

无星之夜,山风呼啸,崎岖如肠的险峻山道之上,两匹“龙狼神骏”的铁蹄践踏青石,砸得火星四溅,踏碎大片山岩,“噼里啪啦”滚落到万丈深渊之下,怒涛翻涌之中。

山势如此险恶,饶是通了灵窍的神骏,加上练气修真的高手驾驭,稍有不慎,亦要摔个粉身碎骨,尸骸无存。

但前后两匹神骏上的骑士,却是不管不顾,发足狂奔,用秘法刺激神骏的血窍,将速度飙至极限。

“嘶——”

身后阴云密布的天穹之中,盘旋着十几头人首鹰身的“人面枭”,被邪道凶人以秘法操纵,骷髅般的面孔上流露出浓烈的狰狞,不断朝两名龙狼骑士发动扑击。

两名骑士双持金鸦火弩,朝半空中射出一连串的火球,烧得漫天都是红莲业火,勉强抵挡大队“人面枭”的进攻。

看似防御水泼不进,但储物戒中的弩箭却越来越少。

这时候,前方山道出现崩塌,那是连日暴雨,被巨岩砸落,暴露出几十丈的缺口。

“师父!”

后方骑士惊呼,声音稚嫩,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冲过去!”

前方骑士策马扬鞭,一跃而起,龙狼神骏长啸一声,化作一道闪电,果真冲出了近百丈远。

后方的龙狼受到同伴鼓舞,不等骑士扬鞭,也高高跃起,身形如电,跨过缺失的山道。

然而——

不等两名骑士稍稍松一口气,山路已经到了尽头。

前方是一座高高凸起的悬崖,悬崖下面是黑黢黢深不见底的幽泉,而对面的落脚点,距离此间至少两三百丈,目力稍逊,根本看不到彼岸。

“没路了,师父!”

年轻骑士再次呼叫。

“没路也要踏出一条路,赵闯,你给为师听好了,这枚‘至尊玉简’记载着太古时代,一位叱咤星海的万界至尊,此生最大的秘密,极有可能是他咆哮星辰,叱咤诸天的绝世神通!”

前面的骑士咬牙道,“故老相传,谁能破解和领悟‘至尊玉简’的内容,谁就能称霸天下,镇压九界,甚至遨游于群星之上!而过去万年间,‘至尊玉简’的九次现身,每一次都引发天下动荡,生灵涂炭,血染九界!

“这一次,咱们‘天狼宗’偶然得到‘至尊玉简’,就引来满门屠灭的灾祸,倘若放任‘至尊玉简’落入邪魔外道手中,还不知人间将遭遇何等浩劫!

“赵闯,天狼宗可以毁灭,你我师徒的性命也可以牺牲,但这枚‘至尊玉简’必须送到‘七大派’之首,‘苦海禅院’的‘慈航大师’手中,只有他才知道如何封印‘至尊玉简’,不让此物祸乱人间!”

师徒说话间,已经冲到悬崖前面。

身后紧追不舍的“人面枭”,在半空中发出刺耳的尖啸,仿佛讥笑他们无处可逃。

赵闯刹那间明白了师父的决意,大惊失色:“师父,您老人家要干什么!”

“拿着,赵闯,记住,你的头可以断,身可以死,魂魄可以烟消云散,但这枚‘至尊玉简’一定要亲手交给慈航大师!”

师父将一枚青翠欲滴的竹筒甩到赵闯怀里,声嘶力竭地喊叫,“万万不能让它落到邪魔外道的手中,万万不可啊!”

“唰!”

师父胯下的龙狼神骏,朝着无尽悬崖高高跃起。

与此同时,师父吹响了诡异的口哨,赵闯胯下的神骏也紧随其后跃了起来。

两头神骏一前一后,在半空中划出惊心动魄的弧线,终究差了一些高度,还未抵达对岸,便落了下去。

但师父却精心计算好了两匹神骏的轨迹,赵闯胯下的神骏不偏不倚,刚好落在师父的神骏背后。

“轰!”

赵闯的神骏重重一踏,竟然将师父的神骏当成了踏脚石,由此获得新的高度、力量和速度,继续朝对岸掠去。

师父却连同神骏一起,加速坠落,跌入黑黢黢的云雾之中。

“啊!”

赵闯心痛如绞,但师门近日连遭剧变,除了自己以外所有人都死于非命,这样的愤怒令他顾不得伤心,咬紧牙关,驾驭神骏,险之又险地摔落在对岸。

两边悬崖的落差极大,赵闯早前对抗“人面枭”时也受了不轻的伤,灵能无法运转,摔了个天昏地暗,喷出一口殷红的鲜血。

胯下神骏也摔得四肢折断,无力前行。

赵闯咬牙起身,捏了捏怀中,硬硬的仍在,稍稍松了口气,再看身后半空,大队“人面枭”却狞笑着追了上来。

“嗤嗤嗤嗤!”

赵闯射空金鸦火弩,将两头“人面枭”射成火球,随后抽出腰间战刀,准备决一死战。

千钧一发之际,虚空中涌现出几十道诡秘的波纹,凝聚成吹毛断发的风刃,将十几头“人面枭”一下子斩掉了脑袋!

“天狼宗道友勿要惊慌,烈风门韩子翼并‘飓风十九剑’前来接应!”

山坡两侧的密林中,钻出十几名劲装剑修,其中十人操纵飞剑,缠斗剩下的“人面枭”,却有三名剑修,扑向赵闯,“‘至尊玉简’何在,便由我们交给‘慈航大师’去吧!”

烈风门是赫赫有名的名门正派,平素锄强扶弱,主持正义,有口皆碑,赵闯稍稍松一口气。

但想到师父临死前的话,还是道:“烈风门的诸位师兄,天狼宗赵闯在此,‘至尊玉简’也在我手里,师父命我亲自交给‘慈航大师’,劳烦诸位师兄带路!”

“好啊!”

三名剑修陡然加速,为首的韩子翼满脸狰狞丝毫不逊于“人面枭”,“那就让我们送你上路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