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章鱼女孩 十五 战斗

佩佩吸了一口气,加速前进,驾驭着逃生舱,朝哥哥的宇宙战甲狠狠撞过去。

“所以说,哥哥——”

佩佩紧咬嘴唇,“你们还是决心要杀死山努亚,对吗,在它刚刚豁出性命拯救了所有人之后,甚至连半点犹豫都没有?”

“原谅我。”

哥哥的声音在颤抖,他仿佛在宇宙战甲中闭上眼睛,勉强道,“为了生存,我们别无选择。”

“为了生存,真可笑。”

佩佩说,“就算用这样的方法,一时半会儿真能生存下来,我们又变成什么样的人了呢?狼心狗肺,忘恩负义,嗜杀成性的坏人,就像是故事里的‘四十大盗’一样!

“哥哥,我记得过去的你不是这样的,小时候的你和我一样喜欢听故事,听那些好人战胜坏人,英雄战胜恶魔的故事,你赞美阿里巴巴的善良和好运气,你崇拜辛巴达的勇气,你发誓要像故事里的主角一样,当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去帮助好人,打击坏人,去做正确的事情。

“究竟从什么时候起,你竟然变成这样,变成了故事里的‘四十大盗’,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这真是你吗,真是,真正的你吗?你究竟在干什么啊,你还认识现在的自己吗?”

“这不重要,佩佩,在生存面前,好和坏,对和错,都没有意义。”

哥哥痛苦道,“即便,即便变成了‘四十大盗’,只要能活下去就够了。”

“不,不够,远远不够,我们不但要活下去,更要像个好人,像个英雄那样活下去,那才是真正的生命,真正的文明啊!”

佩佩尖叫,“如果为了生存,把自己变成了‘四十大盗’,把舰队变成了强盗窝,突破了所有法则,践踏了所有底线,那样活着的人们,真的会开心吗,一群毫无道义,毫无底线,灭绝人性的强盗,他们真能长久团结,共渡难关吗?”

“你不明白……”

哥哥说。

但还没说完,就被佩佩打断:

“没错,我的确不明白,完全搞不懂你们这些大人究竟在做什么——要当个好人,成为英雄,扞卫家园和正义,打击黑暗和邪恶,这不是你们这些大人写在故事上,教给所有小朋友的东西吗?”

女孩儿哭喊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只要拥有一颗善良的心,秉持着正义的法则,热忱对待朋友,最终一定能克服所有困难,战胜最强大的敌人,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故事里不是都这么说吗,大人们不是都这么灌输给孩子们,让孩子对这一切都深信不疑吗?

“为什么,从故事跳跃到现实中,从小孩变成大人,一切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你们就全变了?

“告诉我,到底谁错了,是你们大人专程写给孩子们看的故事,还是大人们自己?”

“或许是我们错了。”

哥哥轻轻叹了口气,“但我还是不能让你过去。”

“为什么?”

佩佩问,“既然知道自己错了,为什么不想办法改变,阻止,挽回呢——现在还来得及!”

“你不懂。”

哥哥道,“这很复杂,我别无选择。”

“为什么每件事到了你们大人眼中,都变得‘很复杂’?难道你们就不能简简单单,遵从自己的内心,做正确的事情,正义的事情,善良的事情?”

佩佩叫道,“你明明有得选择,你只要稍稍让开道,让我过去!”

“不。”

哥哥道,“不行。”

“那就,那就——”

佩佩深吸一口气,“毁灭我,像你们准备杀死山努亚一样,毁掉我的逃生舱!”

“不可能。”

哥哥道,“我不会对你动手,但我也不能眼睁睁看你告诉虚空猎手一切,让它有可能杀死所有人。”

“那就相信我。”

佩佩道,“我绝不会让你们杀死山努亚,但我也绝不会让山努亚杀死你们。”

“这不可能。”

哥哥道,“即便是你,也没办法预测和控制虚空猎手的行为。”

“我知道,但我已经想出一个办法。”

佩佩道,“把有可能存在的危险几率,降至最低——再说一遍,我不会让它伤害你们,也不会让你们伤害它。”

“什么办法?”

哥哥微微一怔。

“现在不能说,说了就不灵了。”

佩佩恳求道,“哥哥,相信我,我能做到,给我一次尝试的机会,给你守护的东西一个机会,给那些英雄和好人的故事一个机会!”

哥哥沉默。

宇宙战甲剧烈颤抖着,仿佛承受着自内向外的巨大压力。

“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经常玩的游戏吗,我在游戏里扮演马尔基娜,你则扮演阿里巴巴,但是没有小朋友愿意扮演四十大盗!”

佩佩的声音带着哭腔,“我们的文明总共有一百支舰队,如果其中九十九支都选择成为‘四十大盗’,至少应该有一支,试着成为‘阿里巴巴’和‘马尔基娜’,对吗,哥哥,对吗?”

哥哥继续沉默。

宇宙战甲停止颤抖,仿佛一尊思考的雕像,静静漂浮在佩佩的前方。

“相信我,哥哥,我可以拯救大家,拯救所有人!”

佩佩尖叫,“求求你,相信我!”

当逃生舱从宇宙战甲旁边轻轻掠过时,哥哥依旧没有说话,但……也没有出手阻止。

逃生舱继续加速,距离宇宙战甲越来越远,距离虚空猎手越来越近。

哥哥还是没有任何动作,仿佛宇宙战甲里空空荡荡。

“哥哥?”

佩佩又惊又喜,在通讯频道中轻声呼唤。

“我在这里。”

哥哥终于说话,声音如虚脱般低微、艰涩,“佩佩,现在,所有人的性命都攥在你手上了。”

不远处,又是几道闪耀光线,激射而至。

是爸爸和四名卫队成员,同样驾驭着宇宙战甲,来势汹汹。

“人呢?”

爸爸沉声问道。

“刚过去。”

哥哥平静回答。

“混账,怎么搞的,快追!”

爸爸低吼,手一挥,带领四名卫队成员,朝佩佩的逃生舱追赶上来。

然而,他们刚刚发动,宇宙战甲就传来尖锐的警报蜂鸣。

来自哥哥的炙热刀芒,化作星海中的岩浆,将他们劈头盖脑笼罩住。

“搞什么鬼。”

爸爸大惊失色,怒吼道,“你疯了!”

“我……不知道。”

哥哥苦笑,张开双臂,拦在五台宇宙战甲面前,“或许吧。”

“雷奇!”

爸爸目瞪口呆,“你究竟在干什么?”

“尽一个战士的职责。”

哥哥沉默很久,一字一顿道,“为我们一直守护的东西而战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