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章鱼女孩 十 撤离

哥哥的眼神闪了一下。

从他把佩佩扛到这里开始,他一直面无表情,眼神坚定,很有一股“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即便错了,我都无怨无悔”的气势。

直到佩佩抛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他的表情才迷茫甚至痛苦起来。

“休息吧,妹妹。”

他没有正面回答佩佩的问题,眼底的光芒飞快黯淡下去,侧着脸说,“再过几天,一切都结束了,我们会有一头新的虚空猎手,就算不是你的‘快乐王子’,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好。”

哥哥走了。

只留给佩佩一间白得可怕的房间。

接下来两三天佩佩不太确定时间,有不少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来看她,他们的说法是她和虚空猎手的交流太过频繁、深入,导致了很严重的神经衰弱甚至幻视和幻听现象,为了身体健康,必须接受治疗。

佩佩像是一头怒发冲冠的小母猫那样弓起腰身,对这些医生护士乱挠乱咬,就是不让他们接近她半步。

或许是爸爸下了命令,或许是那些厉害的冥修师都去对付山努亚了,这些医生护士倒是没有用强,只要她老老实实呆在病房里,便由得她去。

而佩佩虽然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但的确什么都做不了哥哥的话言犹在耳,她并非那种为了自己的想法便什么都不管不顾的熊孩子,常年和虚空猎手的接触也令她深深明白,这种和人类迥异的生物,究竟拥有多么深不可测的心灵海洋,以及这心灵海洋的深处一旦涌起暗流,暗流化作海面上的惊涛骇浪,到底能释放出多么恐怖的破坏力。

哥哥说得对,她没有权力用亿万人的生命去赌。

更何况,就算她想要去赌,也根本逃不出去。

虽然这里只是医院而不是监狱,但她也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而不是哥哥那样的战士没错,她也曾无数次偷看哥哥和他的伙伴们训练,甚至哥哥和他的伙伴们还教过她宇宙战甲的使用方法,那又如何?她既没有计划,也没有战甲。

趁着护士给她送饭的时候,她透过门缝看过外面的环境,走廊上随时站着两名膀大腰圆的护工,她没可能逃出去的,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山努亚……”

女孩儿只能终日以泪洗面,浑浑噩噩地做了好多梦,有些梦境中,山努亚终于被忘恩负义的人类杀死,化作一道小小的好似章鱼般的幽灵,死死盯着她,眼里满是幽怨和失望,还有些梦境中,她成功从医院里逃了出去,逃到了山努亚的思维沟壑中,将一切都告诉了它,结果山努亚果然狂性大发,变成了一头毁灭的恶魔,将佩佩自己,哥哥,爸爸还有她所有的小伙伴们全都杀死,果真变成了一片片漂流在星海中的扭曲残骸。

这些恐怖的梦境交替出现,女孩儿好几次从梦魇中尖叫着醒来,泪水变成冰冷的面具,一重重覆盖在她的脸上。

这时候,唯有山努亚送她的那朵“心之花”,能稍稍抚慰她彷徨无措的心灵,然而,想着山努亚是如何调动它那巨大而笨拙的神经网络,搜集一缕缕最精细的脑电波,精心编制成这朵能无穷变幻的虚无之花,女孩儿的心灵就愈发悸动起来。

大约三天后,他们将她转移到了医疗舰上。

这是理所当然的。

既然要对山努亚实施“人工爆灭”,意味着现在这头虚空猎手将会彻底分裂和湮灭,整个过程会释放出惊天动地的能量,足以毁灭依附在它表面的一切。

当人类第一次遭遇虚空猎手的爆灭事件时,没人拥有足够的应对经验,甚至没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那也是人类抵达星海深处,遭遇的最大危机。

不过,到了数千年后的今天,经历过无数次虚空猎手的爆灭,拥有星舰和行星基地庇护的人类,已经做好了充足准备,能风平浪静,波澜不兴地度过危机。

据说,爸爸和哥哥他们已经在山努亚的周身要害,都注入了足够多的人工合成激素,只要统统释放出来,就能刺激山努亚体内负责爆灭和繁殖的器官,瞬间发育成熟,向神经网络发出“衰老和重生”的信号,走向最后的结局。

自然,居住在山努亚身上的所有人都要撤离,统统搬到星舰上去生活,确保星舰和虚空猎手保持安全距离之后,才能触发植入山努亚体内的“注射器”,将所有的“爆灭激素”都射出去。

这里唯一的问题就是,如何向已经产生了一定自我意识和智能的山努亚解释,生活在它身上的所有人,忽然都要搬走的事情。

幸好山努亚从小就是由人类抚养长大,虽然不至于将人类的话都当成金科玉律,至少也像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那样,无比信任着它的抚养者。

爸爸他们欺骗山努亚说,舰队急需一种特殊的晶矿,才能迎来更好的发展,而经过最高作战会议的勘测,只有在距离他们不远,一处充斥着辐射、碎石星带和星海风暴的混乱星域,才能找到这种晶矿。

按照最新的采矿条例,为了探索和采集这些蕴藏在极度危险星域的晶矿,他们不得不先去星舰中躲一阵子以免山努亚的生命磁场和星域本身的辐射、风暴产生强烈冲突,威胁到人类羸弱的生命。

而且,没有人类的拖累,山努亚才能肆无忌惮扩张它的触手,尽情在危险星域中遨游,探索每一寸空间。

当山努亚知道这种晶矿真的对人类的发展非常重要之后,它对人类近来的举动表示理解,并欣然同意了探索计划。

只是,它不明白为什么这几天佩佩一直没去找它,始终都是别的造梦师,出现在它的思维沟壑面前。

爸爸告诉它,佩佩生病了虚空猎手的精神波动毕竟太过强烈,倘若造梦师不知不觉沉溺其中,很容易生病的。

这么说,也是为了让山努亚产生内疚的心理,让它忽略最近几天不正常的变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