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章鱼女孩 九 异端

“不,不需要虚空猎手?”

佩佩惊呼,“这怎么可以?”

“怎么不可以?”

哥哥道,“过去数千年寄居在虚空猎手身上,成为这种庞然大物庇护下的小小……爬虫,这样卑微而屈辱的日子已经过了太久太久,以至于很多人都忘记了更加遥远的昔日荣光,忘记了我们的祖先还生活在地球上时,我们是‘万物之灵’,我们是整个星球的王,我们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恐怖直立猿,没有任何生物,可以和我们抗衡!

“那时候,祖先们在地球上称王称霸,放眼望去,所有生命要么是我们的食物,要么是我们的奴隶或者玩具,根本不存在虚空猎手这样,可以和我们相提并论,甚至隐隐凌驾于我们之上的东西。

“当我们流浪星海,陷入绝望,奄奄一息的时候,被迫依附在虚空猎手身上,勉强苟延残喘——这是无奈之举,被无数人视为奇耻大辱!现在,我们已经缓过神来,重新踏上光芒万丈的崛起之路,为什么还要被区区虚空猎手,束缚住自己的手脚?

“你知道吗,佩佩,很多舰队在放弃虚空猎手之后,选择以某一处洞天福地为大本营,发展速度极快,将我们远远抛在了后面。

“那些舰队上的人们,还嘲笑我们是食古不化的老顽固,死守着上千年的糟粕不放,不知道移风易俗,开拓全新的生产方式和社会形态。

“这里面还涉及到最高作战会议的权力斗争,方方面面的关系非常复杂,连我都说不清楚。

“现在,仍旧选择豢养虚空猎手的十几支舰队中,也有一大半隐隐动摇,准备接受其他舰队的技术援助,彻底放弃虚空猎手这种落后而危险的载具。

“咱们舰队司令算是最高作战会议中最顽固的一个,总觉得不能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既然绝大部分舰队都选择了新的发展方向,那么,有几支舰队依旧维持着过去千年的传统,也没什么不好,这样,万一遭遇什么剧变,也能保存一些希望的种子——而他之所以能这么顽固,爸爸的坚持也非常重要。

“然而,恰恰是这个时候,咱们舰队的虚空猎手却触碰到了‘觉醒自我意识’的危险底线,现在有亿万双眼睛在盯着我们,等着看我们如何处理虚空猎手,这件事要不能干净利落解决,甚至闹出什么幺蛾子来,那不但咱们舰队,还有其余十几支舰队的虚空猎手,乃至整套人类和虚空猎手‘和谐共处’的生活方式,统统都保不住了,你究竟明不明白!”

佩佩的脑子乱作一团。

哥哥说的每一个字,她都听得懂,但组合成一句句话之后,那隐藏其中的凌冽杀意,却令女孩儿不寒而栗,既不能,也不想明白。

佩佩终究是一个懂事的女孩儿,知道再冲哥哥发脾气都没用,只是一个劲儿掉眼泪。

“别哭了。”

哥哥递过来一张纸巾,说,“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哭花了脸多难看?”

佩佩扯过哥哥递来的纸巾,却哭得更厉害,怎么止都止不住。

“别怪爸爸心狠,我想,他这也是为了保护你。”

哥哥又道,“最近半年,最高作战会议的风云变幻非常微妙,鸽派黯弱,鹰派当道,据说新上任的最高统帅要加强对上百支舰队的控制,又在大肆搜捕异端,非常时期,不得不小心谨慎。”

“鹰派?鸽派?异端?”

佩佩不哭了,肿着两只眼睛道,“那是什么啊?”

“就是……”

哥哥想了想,勉强解释道,“鹰派就是那些最铁血、最强硬的军人,认为我们现在拓殖的生存空间是远远不够的,人类文明应该不断向外扩张,扩张百倍、千倍甚至万倍的生存空间,直到成为整片星海的霸主,所有可能威胁我们的生命和文明,都应该被毫不留情地抹杀,至少,要消除他们的威胁,把他们彻底镇压,为人类文明服务。

“鸽派么,则是认为这个目标太过宏伟和遥远,暂时而言,还是应该和那些拥有智慧的星空异族和睦相处,慢慢发展壮大,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至于异端,则是那些……那些受到宇宙辐射、星空异族控制,或者各种不明原因而精神错乱,背叛人类文明利益的家伙吧!”

“哎?”

佩佩瞪大眼睛,“竟然有这样的家伙存在吗?”

“当然。”

哥哥神情忧郁地说,“倘若爸爸没有及时控制住你,让你偷偷跑去找山努亚说出一切,你岂非就变成了‘被星空异族控制,背叛人类文明利益’的异端?”

佩佩深深打了个寒颤,下意识道:“我,我才不是!”

“你是不是,不重要。”

哥哥说,“重要的是最高作战会议和最高统帅认为你是不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我听说现在这位最高统帅上任的过程中,很是用了一些不光彩的手段,他的地位并不稳固,所以,他一直在磨刀霍霍,想着杀鸡儆猴,巩固自己的位置,一点都不奇怪,咱们千万别被他找到借口。”

“哥哥,你究竟在说什么啊?一开始是山努亚的事情,后来又变成最高作战会议的事情,最后又说到了最高统帅的身上。”

佩佩喃喃道,“我听不懂,一点都听不懂。”

“听不懂最好。”

哥哥笑了笑,“哥哥和爸爸最大的心愿,就是你永远都不要懂这些……血腥,肮脏甚至邪恶的东西,永远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

“好了,我的小公主,好好睡一觉吧,明后天会把你转移到医疗舰上去,到时候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一听到自己要和山努亚分开,佩佩刚刚松懈下来的神经,又一次绷紧了。

但是看到哥哥的表情,她便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

“哥哥,我只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女孩儿轻声道。

“问吧。”

哥哥微笑着。

“我记得很久以前,你曾经告诉过我,你之所以选择当一名‘战士’,是为了守护所有的亲人,不受丝毫伤害。”

佩佩道,“现在,看着我的眼睛,再告诉我一次——你依旧这么认为吗,依旧100%,真心实意,不打折扣地认为,自己只是为了‘守护’,而不是为了别的什么目的,才选择战斗的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