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章鱼女孩 七 神魔

佩佩听得头晕脑胀,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红又一阵阵发黑,她本能觉得爸爸的话并不对,但又说不清楚究竟哪儿有问题——她终究还是个善良而单纯的女孩儿,总以为依靠“善良”和“单纯”就可以解决宇宙间的一切问题。

“胡,胡说!”

她浑身颤抖,鼻腔深处一阵阵酸涩冲撞,在心里不断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哭,自己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那个有事没事就哭鼻子的小姑娘,自己必须保护山努亚,要保护山努亚就不能哭,“这些都是爸爸的猜测,是你们这些大人太多心了,我不会让山努亚变成怪物的,我保证!”

“保证?你用什么来保证?”

爸爸的声音愈发冰冷,“相对于我们人类而言,它本来就是一个怪物,是一个……恶魔,我们能做的一切,就是尽可能延缓它暴露出本性的时间,但终究,无论你付出多少努力,又有多么不舍,这一天终将来临。

“别急着反驳,想清楚再说,看看这些资料——这些绝密资料都是过去的虚空猎手,曾经造成的灾祸,睁大眼睛,面对现实吧,我的女儿!”

爸爸虚空点击着光幕,向佩佩展示了几十场灾祸的全方位图像和数据。

佩佩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自己看到的东西,也无法用笔墨来描述自己此刻的心情。

有些图像中,虚空猎手的触手碎片和支离破碎的星舰残骸混合在一起,变成一片永恒漂流在星海中的坟场。

有些图像中,暴怒的虚空猎手真像是爸爸所说,从四维空间降临的,人类无法理解的恶魔,挥舞着长达数万公里的触手,在三维宇宙中绞碎一道道毁灭的涟漪。

还有些图像中,是一连串冰冷的数字,和一行行苍白的名字,那些名字如冥河化作瀑布,无声无息地流淌,仿佛永远都流淌不尽。

“从我们人类最初遭遇虚空猎手那一刻起,这种超出我们认知范围的庞然大物,就一直以‘神魔两面’的形态存在着,是,它可以庇护我们不受宇宙中90%灾祸的威胁,将我们的巡航范围扩大成千上万倍,但同时,它也变成了我们最恐怖的记忆,随时都会带来亿万人丧生的灾难。”

爸爸说,“是的,乖女儿,你肯定要告诉我——那些虚空猎手都是无意的,他们根本不了解我们这种生命形态对于‘生死’的概念,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给我们造成了多少伤害,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轻轻抽搐和颤动,就能带来何等恐怖的浩劫!

“但是,仔细想想,难道这不才是最恐怖的一点吗?

“虚空猎手‘无意间’的动作,就能造成亿万人类的丧生,倘若有朝一日,它忽然觉醒了某种我们无法理解的自我,它忽然决定‘有意识’地去做某些事,它忽然决定成为真正的‘山努亚’,那时候,我们该怎么办?怎么办!”

佩佩不知道。

她忽然觉得爸爸张牙舞爪的样子,和光幕中那些狂性大发的虚空猎手很像。

她很害怕。

却不知道自己更怕面前的爸爸,还是那些失控的虚空猎手。

“你很善良,佩佩,这不是一件坏事——在当今这个黑暗宇宙中,‘善良’已经变成一种非常罕见的品质,就像是最璀璨的宝石一样,我希望你能永远这样善良下去。”

爸爸看到了佩佩脸上的恐惧,表情变得有些纠结和悲哀,苦笑道,“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明白,我们现在讨论的事情,和‘善良’没有丝毫关系,一个有枪的人和一个没枪的人永远没办法成为朋友,即便有枪的人再善良,再怎么承诺绝对不会使用他的枪,都无济于事,特别是当他们两个面前,只有一个馒头的时候。

“要维系他们的友谊,除非两个人都有枪,或者两个人都没枪,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不。”

佩佩摇头,“爸爸和哥哥都喜欢舞刀弄枪,但我就是不明白——我们要枪干什么呢?放眼星海,根本找不到多少异族,需要用枪来打啊。”

“傻孩子,枪这种东西,最初也不是为了杀死异族而发明的。”

爸爸笑了笑,道,“算了,这些复杂难懂的事情,你想不通,就不要再想,反正我们并不是真的要杀死山努亚,只是帮它重生——你应该最清楚,虚空猎手的生命形态非常奇特,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它是‘永生不死’的,就算我们用人工干预的方式帮它‘爆灭’,它的几条触手仍旧会活下来,变成新一代的山努亚。

“到时候,或许你还可以成为新的山努亚的造梦师,给它讲所有的故事。”

佩佩皱眉,想了很久。

然后,女孩儿轻轻摇头。

“不。”

她认真说,“‘爆灭’之后的触手会丧失过去的记忆和意识,变成浑浑噩噩的胚胎,就算有朝一日能重新长大,也不是现在的山努亚。”

“都是山努亚。”

爸爸说,“有什么区别呢?”

“有的。”

佩佩说,“别的山努亚,都不是‘我的山努亚’,就算名叫山努亚的虚空猎手有很多很多,但其中只有一个,是‘山努亚王子’。”

“看来,你和你的‘山努亚王子’,感情真的很深。”

爸爸眯起眼睛,低声道,“又或者,我们这位‘山努亚王子’已经在暗中发展出了不可思议的神经网络,掌控了极其强大的精神力量,竟然能干涉一名人类的意志!”

“不!”

佩佩急道,“我说的所有话,都是我的心里话,是我自己想的,和山努亚没有任何关系!”

“我们会搞清楚这件事的,现在,下去休息吧。”

爸爸沉吟道,“等等,我改变主意了,佩佩,你应该去医院好好休息两天,接下来的事情,让别的造梦师来解决吧——雷奇?”

哥哥出现在了佩佩身后,不轻不重按住了她的肩膀,女孩儿从未感觉哥哥的铠甲如此冰冷过。

“不——”

佩佩瞪大眼睛,“你们不能这样!”

“把你妹妹送到医院去好好待着,顺便让冥修师把她的小脑袋瓜好好检查一下。”

爸爸面无表情地对哥哥说,“这两天,不,三天,都不要让她离开医院半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