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章鱼女孩 五 临界

曾几何时,山努亚背后这座“新希望城”是车水马龙,灯火辉煌的繁华大城,无数居民在这里繁衍生息,生活了一代又一代。

但随着绝大部分居民搬迁到附近的星舰上居住,城镇显得宽敞和萧索了许多,到现在,只有和山努亚关系密切的一些人才会居住在这里,比方说“梦境控制局”的工作人员,还有……卫队。

是的,“卫队”,一个非常可笑的组织,佩佩刚刚靠近城镇,就看到数百名身穿铠甲的战士在操练,他们由佩佩的哥哥雷奇统帅,一个个挥舞着闪闪发亮的武器,看似古代的冷兵器,却拥有各种不可思议的神通,甚至能撕裂空间,还能遥控威力巨大的无人战梭,如千百颗流星般在周身缭绕,看起来威风极了——但也仅仅是看起来而已。

老实说,佩佩一直不明白“卫队”存在的意义,理论上来说,所谓“卫队”就是保护大家的组织吧?问题是人类加上虚空猎手的黄金组合,在星海中遨游了数千年都没有遇到过任何对手啊!是,某些星球和星域,是有诸如“山丘巨蟹”之类可以和虚空猎手抗衡的庞然大物存在,但越是庞然大物,性格往往越温和,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偶尔还会交换一些珍贵的资源和信息,根本不会对他们造成半点威胁的。

而那些体型稍小的掠食者,正如山努亚所说,只要它的触手随意挥舞,就吓得逃出几百个天文单位去了,有了山努亚的保护,这支煞有介事的“卫队”,又是为了什么而存在呢?

这个问题,佩佩想了很久,总算恍然大悟。

这是某种游戏吧?

就好像过家家一样。

因为,作为虚空猎手的附庸种族,日子过得实在太无聊了——包括灵能在内的各种资源应有尽有,又没有任何天敌能威胁到他们的安全,如此枯燥乏味的生活,每个人都要想方设法来取悦自己。

佩佩的方式是讲故事,而哥哥和他那些精力无处发泄的伙伴们,就学着愚蠢的古人们,玩起了可笑的战争游戏,假装他们也是“铁雄”那样的大英雄——不这么做,他们还能做什么呢?

这会儿,卫队好像遇到了什么事,哥哥在大声吆喝着收拢部下,明明看到了佩佩都不和她打招呼,眼睛和眉毛都皱拢到了一起,一副如临大敌,心事重重的样子,简直和爸爸一个样。

“哼,你不和我打招呼,我也不和你打招呼!”

佩佩远远朝哥哥和卫队的青年们做了个鬼脸,蹦蹦跳跳进入了“新希望城”。

现在的新希望城,几乎被“梦境控制局”占据了一半的空间,到处都是三维立体的虚拟光幕,投射着从山努亚的思维褶皱深处提取出来的画面——那就像是一副副不断流淌却又无比粘稠的油画,经验丰富的精神分析专家们,能从这些五彩斑斓的画卷中,分析出山努亚最微妙的思维和情绪反应,拟定不同的控制方案,令他们能更好地取悦它。

当然,还有一些光幕上,不断重复的则是刚刚佩佩和山努亚讲故事的画面,无论佩佩脸上的每一个微表情,还是山努亚每一枚神经突触的变化,都被记录在案。

这是标准作业程序,数百年都是如此,佩佩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对。

她只是很奇怪,今天“梦境控制局”的工作人员们,也和卫队一样,如临大敌,慌慌张张,似乎有什么大事发生。

还有人用非常奇怪的目光看着她,仿佛是她惹来了弥天大祸,可是当她去问时,那些人又连连摇头摆手,让她去问梦境控制局的局长——也就是她的爸爸雷恩。

“爸爸!”

佩佩满头雾水回到了梦境控制局的任务中心,这里的气氛更加紧张严肃,父亲平素就黑黢黢的面孔,更是阴沉得能够滴下墨汁,他抿着薄薄的嘴唇,紧盯光幕上一片跳跃不定的猩红符文,陷入长久的思考。

佩佩顺着爸爸的视线看过去,发现那行符文是:“特级戒备状态!”

这是什么意思?

佩佩大吃一惊,她只知道上次山努亚带着他们进行星海跳跃时,曾经遭遇过一次非常厉害的四维风暴,还是靠山努亚主动扯断了上百根触手,才带着人们逃离险境,而那次,也不过是“一级戒备状态”而已,究竟什么样的危机,才称得上“特级”啊!

佩佩隐隐觉得,这件事和自己有关。

难道是因为自己接受了山努亚赠送的“无穷花”吗?不至于吧!

“爸爸?”

女孩儿小心翼翼地又叫了一声,“这是什么意思啊,是我们做错什么事了吗,是,是那朵花吗?”

“不,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那朵花也不是最关键的因素。”

爸爸终于收回视线,淡淡扫了她一眼,“这里没你的事了,回去好好休息一下,让几位导师帮你恢复精神力——接下来几天有很重要的事,我们要帮山努亚‘重生’了。”

或许是爸爸说得太过轻松和平静,佩佩一时间没反应过来“重生”是什么意思,但是当她仔细咀嚼这两个字蕴藏的深意,脸色不由变得一片惨白,眼眸深处也只剩下紧张和恐惧。

虚空猎手的繁殖方式和人类不同,他们采用某种类似“分裂繁殖”的做法,当一头虚空猎手走向生命终末,它会主动爆炸,把几根触手远远炸飞出去,这些触手就有一定可能变成新的虚空猎手。

所以,所谓“重生”,也就是“死亡”的意思。

但虚空猎手的正常寿命是很长的,以人类的标准来衡量甚至是无限的,山努亚还是一个“青年”,不,它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远远,远远没到要爆灭的时候!

他们要杀死它!

人类要主动杀死虚空猎手!

爸爸,爸爸还有哥哥,还有所有居住在山努亚身上的人们,这些佩佩的亲人、朋友和同胞们,要杀死山努亚!

“为什么?”

佩佩脱口而出,“就因为一朵花?”

“不是花的问题,而是它终于问出了那个问题。”

爸爸心平气和地向她解释,“它终于问你,为什么它是‘山努亚’?”

佩佩完全不懂:“这,这又如何?这又能说明什么问题!”

“这说明,它的心智渐渐成熟,自我意识的凝聚程度,触碰和超过了临界值。”

爸爸说,“它开始思考一个极度危险的问题,‘我是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