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章鱼女孩 三 王子

“这个,我也不知道,所有大人都是这样,每天忧心忡忡,长吁短叹,怕这怕那。”

佩佩说,“但是我们小孩子就不会啊,我们小孩子从来不会害怕任何东西,更不怕山努亚你这样善良和好玩的星空异族啦!”

“或许,你们的种族实在太弱小了。”

它想了很久,下了结论,“你们漂浮在宇宙中,就像是灰尘漂浮在空气里,周围的一切都比你们强大,所有的生物和非生物都可以一口将你们吞噬,难怪你们整天惊慌失措,怕得要死。

“但现在你们不用怕了,现在你们有了我,我会保护你们,我……用你们的话来说,很‘强大’,即便四维空间最恐怖的风暴都无法伤害我,也伤害不了受我保护的你们,我们可以永远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就好像故事里的那些人们一样。”

佩佩张了张嘴,很想告诉山努亚真相并非如此——即便有了虚空猎手的保护,并且发展出了全新的星舰和护盾技术,然而在进行四维跳跃时,还是有很多人会卷入风暴,撕得七零八落,湮灭于虚空之中。

但是,尽管讲述了那么多的故事,山努亚还是很难理解“个体”和“族群”的概念,在其漫长生命的绝大多数时候,它都是独来独往,自身就是一个不断循环的生态圈,在它而言,只要族群的主体保存下来就行了,而丧生的个体会在别的个体身上得到延续,所以无需痛苦和伤心——正如它不会为了丢失几百根触手而伤心难过,触手断了可以再长,人死了也可以再生,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是啊!”

佩佩放弃了解释,顺着它的意思,甜丝丝笑起来,“那时候,我的祖先们在星海中流浪,一路吃了好多苦,直到遭遇了上一代虚空猎手,才算过上了安稳的日子,现在有了山努亚的保护,我们什么都不用怕了。

“只不过啊,我们终究是一种还没有进化完全的小型碳基生命,在星海中流浪的黑暗岁月里,害怕的基因已经深深蕴藏在我们的细胞里,所以大人们才会神经兮兮,怕这怕那,整天做一些小孩子无法理解的事,想想也蛮可怜的啦!”

“或许吧。”

它不置可否,犹豫了一下,终于抛出了思考很久,最无法理解的一个问题,“佩佩,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们要叫我‘山努亚’吗?”

“哎?”

佩佩愣了一下。

“‘虚空猎手’是你们用来定义我这个种族的名字,虽然有些奇怪,但勉强可以理解。”

它说,“但是,我的名字为什么是‘山努亚’呢,你知道‘山努亚’的意思吧?”

佩佩当然知道。

“山努亚”是故事集《一千零一夜》的主人公,是古代地球某个海岛上残暴无比的国王,因为被皇后背叛,深深痛恨全天下所有的女人,在杀死皇后之后,总是每天迎娶一个新娘,到了早晨就将她杀死,三年多的时间,足足一千多名无辜的少女惨死在国王山努亚的怒火之下。

后来,宰相的女儿山鲁佐德为了拯救无辜的少女,自愿嫁给国王,每天晚上给国王讲一个故事,她将节奏把握得恰到好处,每次讲到最精彩处,都到了鸡鸣破晓之时,用这种办法吸引国王,让国王不舍得杀死她,就这样,故事讲了一千零一夜,国王终于被她感动,放弃了残暴的恶行,和山鲁佐德白头偕老。

“‘山努亚’是一个……‘暴君’的名字,非常残忍。”

它说,“但我并不是残忍的暴君,我是你们的守护者啊,为什么你们要叫我‘山努亚’呢?”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

佩佩无奈,再次举手投降,“这是很久以前流传下来的名字,在我出生之前,不,在我的父母的父母的父母尚未出生之前,他们就这样称呼你了——你知道,相比你的生命而言,我们的生命实在太短暂啦,所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很久以前的人们,要叫你‘山努亚’。”

“我不喜欢这个名字。”

它喃喃道,“以前我一直浑浑噩噩,从未觉得这个名字有什么不妥,但自从听了佩佩你讲故事之后,我忽然产生一种,一种不知怎么说的感觉,我不想再叫‘山努亚’,我不想当一个暴君。”

“那你想要叫什么呢?”

佩佩问。

“‘快乐王子’。”

它说,“佩佩你知道‘快乐王子’是什么的吧?”

“当然,《快乐王子》的故事,还是我讲给你听的呢!”

佩佩忍不住笑起来,“快乐王子是一尊很漂亮的雕像,宝石和金箔装饰着它的身体,又有一颗最善良的心,所有人都夸耀和赞美它,冬天来了,穷苦人在刺骨的寒风中瑟瑟发抖,承受着冰霜雪雨的煎熬,快乐王子不忍心看到这一幕,就让路过的小燕子叼走了它身上的金箔和宝石去帮助穷人,自己变得丑陋不堪,最后被人们推倒,重新熔化了——这个故事的结局,可不怎么好。”

“但我还是喜欢这个故事,我喜欢《快乐王子》多过《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

它说,“而且,这个故事的结局也很好,最后快乐王子和小燕子不是都被送到神的花园里,永远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么?”

“哎?”

佩佩又一次瞪大眼睛,“山努亚,你竟然相信神的存在吗?”

“如果‘神’是指超出‘人类’这种小型灵长类碳基智慧生命认知范围的异种生命形态,那当然是存在的,我在穿越四维空间的时候,就曾经感知到很多‘神’的存在过,至于他们的领域内有没有一座可以容纳快乐王子和小燕子的花园,我就不知道了,希望有吧?”

它说,“还有,我不喜欢你叫我‘山努亚’,能叫我‘快乐王子’吗?”

“这可不行,‘造梦手册’上没说我能随意改变你的名字,我要是这么做,爸爸他们又要大惊小怪,结结实实教训我一顿啦,不过我可以帮你问问爸爸他们,问他们为什么当初要叫你‘山努亚’,能不能帮你改个名字。”

佩佩道,“在那之前,我可以叫你‘山努亚王子’,哈,这个名字也很好听,可以吗,我的山努亚王子殿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