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章鱼女孩 二 无解

“那就继续吧。”

它说,“我们昨天听了《一千零一夜》里的《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的故事,正好听到阿里巴巴的哥哥戈西母因为贪婪,进入山洞搬运财宝,却忘记了打开山洞大门的咒语,被强盗发现和杀死接下去是怎么样呢?”

其实,这个故事它已经听过很多遍了。

但佩佩还是不厌其烦地说着,它也饶有兴趣地听着。

当阿里巴巴得到哥哥的死讯时,它为阿里巴巴扼腕;当强盗们知道有人偷走了戈西母的尸体,顺藤摸瓜,找到阿里巴巴的家里来时,它也跟着佩佩一起提心吊胆;当最后机智的女仆马尔基娜想出办法,把四十大盗统统消灭时,它又和佩佩一起,为阿里巴巴一家人长舒一口气。

在它的思维褶皱深处,生长着无数好似珍珠般的凸起,那就是它的神经突触。

当它困倦时,这些“珍珠”会放射出黯淡的黄光,当它愤怒时,这些“珍珠”会放射出鲜明的红光,当它徜徉星海,感到百无聊赖时,这些“珍珠”会放射出幽幽的蓝光,当它非常罕见感到紧张时,这些“珍珠”又会交替放出短促而刺眼的七色光芒。

至于现在,五颜六色的绚烂光芒如氤氲般缓缓流淌着,把思维褶皱深处变成了一口美轮美奂的湖泊,代表它深深沉溺在女孩儿的故事中,两种截然不同的思维模式,或者说两个天差地别的灵魂,轻轻应和,深深共鸣着。

“就这样,阿里巴巴把山中宝库的秘密告诉了他的儿孙们,他们代代相承,继续享受着山中的无尽财富,成为这座城市中最富有的家族,一直幸福快乐地生活着。”

佩佩把两条粉嫩如莲藕的脚丫放到它肉眼可见的脑电波氤氲中,仿佛真的在戏耍着清澈的湖水,“好啦,《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的故事讲完啦,你还想听新的故事吗,山努亚?”

以往,它总是要一口气听佩佩讲三五个故事才满足的。

但今天,不知为什么,好像有一道奇怪的闪电从它庞大而臃肿的神经网络中掠过,令它生出一点新的,非常奇怪的念头。

“不了。”

它说,“我不想听新故事,我想……问一些问题。”

“问题?”

佩佩微微一怔,山努亚很少向她提出问题,更别说用这样严肃的口吻,“你想知道什么呢,山努亚?”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的故事,我还是有很多很多的不明白。”

它说,“为什么强盗头子要把这么多财宝都偷偷藏起来,而不是分给他的同伴去享用你不是说,‘财宝’对你们的种族很重要,可以换来所有一切,是最能让你们感到快乐的东西,所以,为什么要把快乐藏起来,而不是和大家分享呢?”

“这……”

佩佩眨巴着眼睛,小脸浮起一抹尴尬和困惑。

“还有,如果阿里巴巴也想分享快乐的话,为什么不直接问强盗头子讨要呢?”

它又问道,“反正强盗头子有那么多的财宝,后来阿里巴巴的子子孙孙用了几百年都用不完,所以,一开始阿里巴巴问强盗头子要的话,强盗头子没理由拒绝的吧?”

佩佩的嘴唇噘嘴了起来,鼻尖翘了起来,眉头皱了起来,小脸红了起来。

“机智的女仆马尔基娜,明明不是强盗头子,为什么要欺骗藏在瓦瓮里的强盗们呢?”

它继续问道,“在别的故事里,你曾经告诉我,欺骗是不对的,互相伤害也是不对的,但在这里,马尔基娜先是欺骗了强盗们,又用滚烫的热油把强盗们统统杀死你们的种族和我的种族不同,一旦死了,所有记忆和传承都会消失,是彻底的湮灭,马尔基娜为什么要做这么残忍的事,似乎还得到了大家的赞扬的样子?”

“那是因为,强盗们想要杀死阿里巴巴一家,包括女仆马尔基娜啊!”

佩佩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回答的问题,“这是计谋,是好人杀死坏人,怎么算是残忍呢?”

“计谋?”

它思考着,“就是一种碳基智慧生命,为了杀死另一种碳基智慧生命,想方设法实施的信息阻隔、信息干扰和信息误导?可是,怎么确定哪种碳基智慧生命是好的,哪种是坏的呢?好的必须杀死坏的吗?”

佩佩又说不出来了。

女孩儿鼓起腮帮子愣了好一会儿,看着对方神经突触不断闪烁的迷茫的绿色光芒,只能举手投降:“我也不知道,山努亚,这些故事都是很久很久以前,我的祖先还在地球上时写出来的,讲述的都是他们刚刚摆脱蒙昧时的事情,有很多概念我都不懂,也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要这样……互相欺骗,互相伤害,占有那些他们根本用不到的东西。

“或许,或许那时候他们还算不上真正的‘智慧生命’,而是一群呆头呆脑的傻子,经常会干些无法解释的傻事。”

“或许吧,你们这个种族是有些傻乎乎的,很多事情都无法解释。”

它说,“比方说,你们为什么要叫我‘虚空猎手’呢?我明明从来都不狩猎的如果说‘狩猎’就是一种碳基生命无所不用其极地捕食另一种碳基生命,那我的种族根本没有‘狩猎’的概念,你应该知道,我们只吃星球,直接粉碎、吞噬晶石还有矿物质,并不需要食用别的碳基生命。”

“我也不知道,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们的祖先刚刚从被毁灭的家园逃出来不久,被广袤无垠的宇宙吓破胆了,而你们又长得……和我们是如此不同。”

佩佩说,“大概我的祖先害怕你的母体会伤害他们,像是猎手捕获猎物那样,所以就叫你们‘虚空猎手’吧?”

“真奇怪,因为我们长得不同,所以就要害怕么?”

它思考了很久,还是无法理解,“可是,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明明长得一样,都是你们的族人,却还要互相提防,互相欺骗,互相伤害你也说过,你的祖先此前从未见过任何星空异族,他们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那么,又有什么理由要害怕一个素不相识,从没有伤害过他们的星空异族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