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昨日重现30 觉醒

斯特林眼角的皱纹聚拢,不可遏制地抽搐着。

“不要相信他!”

白小鹿急了,不顾一切大叫起来,“他杀死了金牙老大巴雷特,那可是您最好的朋友啊,斯特林上校,快帮金牙老大报仇!”

“省点儿口水吧,小鹿同学,看他的眼睛,他已经心动了。”

邵金川微笑,“真不知道你这么单纯的家伙,怎么能在荒原上活这么久。”

“你——”

白小鹿怒目而视,“你不是万藏海!”

“废话。”

邵金川淡淡道,“当然不是,我杀死了真正的万藏海,拿走了他的身份手环以及‘尖端净水技术’存储芯片,就这么简单。”

“为什么?”

白小鹿瞪大眼睛,“你们不是一伙的吗,你们都是同盟人,他的技术,岂非就是‘同盟’的技术?”

“没错,他的技术,就是‘同盟’的技术,但并不是我们两父子的技术,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

邵金川冷哼一声道,“我们两父子辛辛苦苦帮‘同盟’守住‘尖端净水技术’的秘密,对我们个人又有什么好处?反过来说,杀死万藏海父子,夺走他们的技术献给‘协约’,却有可能换来另一条青云之路,傻子都知道该怎么选啦!”

“你们——”

白小鹿完全明白了,“你们就这样轻而易举背叛了‘同盟’?”

“本来就无所谓忠诚,又奢谈什么背叛?”

邵金川道,“我父亲用毕生心血打造‘新金山’,原本想在‘同盟’大展宏图,没想到却毁于一旦,即便他能带领大部队突围,去别的地下都市寄人篱下,政治生命也彻底结束,哼,这样的命运,是我们两父子完全无法接受的,哪怕只有一丝渺茫的机会,我们都要孤注一掷,拼搏到底,要么青云直上,要么死无葬身之地,我们绝不走第三条路!”

邵金川的狠辣,令白小鹿的心脏收缩,说不清是羞愧,恐惧还是愤怒。

斯特林轻轻咳嗽一声,看着邵金川,缓缓道:“我们先回去,检验‘尖端净水技术’的真假。”

“当然。”

邵金川一笑,风度翩翩,做了个“请”的手势。

“斯特林上校!”

白小鹿尖叫,“他是杀人凶手,他杀死了金牙老大!”

“不是上校,是将军。”

斯特林面无表情,看都不看白小鹿,“他是什么人?”

“他是我私人送给斯特林将军的另一件小礼物,一名掌控‘心之力’的魔族,放心,他已经过度透支,烧坏了大脑,现在连一根小指头都动不了。”

邵金川笑道,“我相信在‘协约’的实验室里,一名魔族能力者,一定有很多用途,是不是?”

“是。”

斯特林皮笑肉不笑,“我开始喜欢你了,新金山市长的儿子——尸体都处理掉,把这名魔族能力者带走,给他注射五倍剂量的催眠药剂,免得他反扑。”

众多如狼似虎的精锐士兵,端着枪,朝白小鹿包围过来。

“其实我还挺喜欢你的,只可惜你这个人太重感情,短短几天就和金牙老大沆瀣一气,看看你现在的小眼神,啧啧啧啧,真可怕,真像是一个恶魔,叫我怎么敢留你呢?”

邵金川对白小鹿笑道,“对了,最后告诉你一件事——其实存储‘尖端净水技术’的芯片并没有密码,我在杀万藏海的时候,已经逼他把密码解开了,所以,当时如果你足够心狠手辣,杀了我的话,说不定就不会搞成这样,哈哈,哈哈哈哈!”

少年大难不死,还和“协约”搭上线,心中畅快至极,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却没注意到,他的脚下,尘埃中的男孩也在笑。

看看金牙老大稀烂的尸体,看看面无表情的斯特林将军,看看武装到牙齿的火箭飞行兵,再看看那面刚才被金牙老大和邵金川先后挥舞,现在蜷缩在地上,无人在意的花旗,男孩笑得很恐怖,笑得很诡异,笑得很扭曲。

旗帜,老大,朋友,正义,协约,同盟,荒原,地底,相信,交易,葡萄酒,强手棋,乡村之路,昨日重现,呵呵,嘻嘻,哈哈,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

“小鹿!”

男孩听到了哥哥不敢相信的惊呼,“这是,你竟然,你竟然是——”

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哈,噫噫噫噫噫噫。

白小鹿比黑洞更加黑暗的双眸,真像是邵金川所言,如同九天十地亿万神魔将他们所有的哀伤和愤怒都凝聚到了一起。

“我要杀死你。”

幼稚的男孩盯着背叛的少年,用低沉而魔魅的声音,认真道,“我要杀死你,一万次!”

“你……”

邵金川终于反应过来,感知到来自白小鹿眼眸最深处,无穷无尽的哀伤和冰冷,却已经来不及。

白小鹿的脑域整个儿爆裂开来,爆出上百条透明的精神力触手,犹如利刃和弯刀,狠狠刺入邵金川,斯特林将军以及所有火箭飞行兵的脑袋里!

甚至,有一条精神触手,十分温柔地缠绕住了金牙老大的头颅,搜集金牙老大尚未完全消散的脑电波涟漪。

“哧溜哧溜,哧溜哧溜!”

那就好像邵金川、斯特林将军以及所有火箭飞行兵的脑浆都被男孩吮吸和吞噬。

他们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惨叫,从片刻前的主宰变成砧板上的死鱼,一个个眼珠翻白,浑身抽搐,恐怖得不能自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就是你们想要的结果吗?那就来吧,好好享受,享受死亡和毁灭,享受比死亡和毁灭更强烈的痛苦,享受荒原上魔族们正在默默承受的一切,一切!

“至于你,邵金川,我说过要杀死你一万次,这是第一次,你千万,记好了。”

男孩丢开好像没有骨头的少年,黑眸闪闪发亮,在几十具抽搐的身体中间,抱起金牙老大的尸体,一步一步,翩翩起舞。

……

他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个梦,昏昏沉沉,不愿醒来。

偶尔清醒时,发现自己坐在一辆越野车的驾驶座里,是哥哥在操纵着身体,驾驶越野车一路狂飙。

“怎么回事?”

他吃力地问哥哥。

“没事了。”

哥哥总是这样温柔回应他,“一切都结束了,我们没事了。”

“金牙老大呢?”

偶尔,他凝聚全部力气,能问出更多问题,“我们这是去哪里?”

“所有人都被我们杀了,金牙老大也被我们埋葬了,埋得很深,和他的旗帜一起。”

哥哥说,“我们一路向西,去‘同盟’的势力范围——现在我们有了一个合适的身份,还有‘尖端净水技术’当敲门砖,或许有机会混入地底,以‘万藏海’的身份活下去,记住,从这一刻起,你就是万藏海了。”

他无力思考这一切,只是昏昏沉沉地睡着,有时候,还会听到激烈的战斗声,感觉到车辆的疯狂颠簸。

“是火箭飞行兵,我们捅了马蜂窝,有很多火箭飞行兵在整片荒原上搜索我们。”

哥哥说,“不过,放心吧,小鹿,哥哥一定把你安全送到‘同盟’去。”

他知道哥哥一定在过度透支超能力,他每分每秒都能感应到哥哥的大脑如烧灼和腐蚀般的痛楚——若非如此,怎么和火箭飞行兵抗衡?

他很想劝哥哥悠着点,却知道这都是废话,“无意间掉落的碎肉”是没有的,一切都有代价,在荒原上,多生存一秒都要付出可怕的代价。

最后,他是被隆隆的炮火声彻底吵醒的。

通过望远镜,他看到地平线上盘旋着大批火箭飞行兵,但地面上却横冲直撞着三辆怪模怪样的坦克——比“同盟”常见的犀牛坦克更加强壮和野蛮,炮塔上拥有两根粗壮的炮管,还有强悍无匹的对空能力,像是打鸟一样,把追杀他们的火箭飞行兵一一点名。

“是‘同盟’!”

哥哥欣喜道,“我们有救了,这里是‘同盟’的势力范围,我们终于逃出来了!”

他也笑起来,却隐隐有些担忧,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虽然前路还有很多曲折,但总算看到了希望,小鹿,记住,从这一刻起,你就是万藏海,千万不要忘记!”

哥哥说,“接下来,只有最后一个问题,小鹿,你相信哥哥吗?”

“当然。”

他毫不犹豫地说。

“那就把你的身体,再给哥哥用一分钟,只要一分钟就好。”

哥哥道。

他没有迟疑,立刻放开了身体的全部控制权,任凭哥哥操纵。

“谢谢。”

哥哥笑起来,“谢谢你这么相信哥哥。”

哥哥从旁边的座位,拿起一支锯短了枪管,经过改装的自动步枪,倒转枪口,抵住了这具身体的……胸腹之间,也就是哥哥的大脑所在的位置。

“哥哥,你要干什么?”

他愣住,完全无法思考。

“小鹿,不,‘阿海’,要伪装另一个人的身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今后的道路,你肯定会遇到许多怀疑,许多挑战,许多明枪暗箭的攻击,但最致命的问题却不是你,而是我。”

哥哥说,“或许真正的万藏海已经死了,他的所有身份资料都被邵金川销毁掉,没人知道真正的万藏海长什么样子——但无论长什么样,他都不可能是一个辐射变异的畸形人,一个魔族,一个丑陋的‘连体婴’。

“很可惜,哥哥不仅仅是一道脑电波,还在你的体内留下了半副畸形的大脑,以‘同盟’的技术水平,肯定会发现哥哥的存在。

“所以,必须把哥哥的大脑,从你的身体里弄走,或者轰个稀巴烂,彻底打爆。

“这么做,风险当然很高,但没办法,必须赌一赌,在这个黑色的世界里,一名魔族永远没有出头之日的,无论你有净水技术还是超能力,都只会沦为猎物。

“你不该是猎物,你要好好活着,你要去地下都市,过幸福的生活。

“胸腹之间出现这么致命的伤口,以地面上的技术当然无法医治,但‘同盟’应该有办法的,应该。

“等你醒来,就以‘万藏海’的身份把一路上发生的事情,半真半假,掐头去尾说给救你的人听,然后告诉他们,你被火箭飞行兵追得走投无路,绝望之下,举枪自杀——希望你能活下来,子弹可以把哥哥完全处理干净,让你蒙混过关。

“听明白没有,以后哥哥没办法再照顾你,一切都要靠你自己,放聪明点,多和哥哥,和金牙老大,甚至和邵金川那个混蛋学学,学学怎么活着,嗯?”

“不!”

他再次撕心裂肺,“不要离开我,哥哥,先是金牙老大,现在又是你,不要,我没你们不行的,我不行的!”

“你行的。”

哥哥道,“我现在才知道,一直以来都是我拖累了你,是我这副畸形的大脑拖累了你的正常大脑,令你无法发挥出自己的能力——搞不好,你才是我们三兄妹里面能力最强的那一个,早知如此,我这个累赘,早就该离开你了。”

“不要!放手!哥哥!把身体还给我!我不许你这么做!”

他猛烈挣扎,身体却纹丝不动,施加到扳机上的力量越来越强。

“小傻瓜,以后自己照顾好自己,不要再随便相信人了啊,地下都市虽然繁华,说不定比烈血荒原还要危险和残酷呢,哥哥和金牙老大都会以另一种方式支持你,但你自己也要……好好的啊!”

哥哥说。

“不!不!绝不!绝不!”

他发出歇斯底里的咆哮,像个魔童,“我发誓,我一定会逆转时光,重启一切,阻止战争,拯救你们的!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一定,一定,一定!”

“所以说你傻。”

哥哥沉默片刻,在他心底里荡漾开最后的笑声,“我们根本不需要你拯救,只需要你……好好活下去,这就够了。”

远处,“同盟”超级坦克和“协约”火箭飞行兵的战斗已经结束。

一辆超级坦克搭载着几名同盟士兵,飞快朝越野车驶来。

“砰砰砰!”

车厢内传来了沉闷的枪声。

然后是一个男孩可以发出的最凄厉的哀嚎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