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昨日重现29 真名

“你竟然知道!”

白小鹿目瞪口呆,丝毫没考虑对方是否在诈他,脱口而出,“什么时候,你怎么知道的?”

“你是说‘魔族’还是‘超能力’?”

万藏海冷笑道,“你是魔族的事情,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没办法,你的演技实在太拙劣,那些说辞根本漏洞百出,我连一个字都不会相信。

“只不过,当时的情况,一个人在荒原上长途跋涉实在太不保险,所以勉强和你组队,你骗我,我骗你,很平常啊!

“至于你也是‘能力者’的事情,则是后来慢慢猜到的,你和金牙老大一样,都是修炼‘心之力’的高手吧,应该还对我实施了催眠,想偷走‘尖端净水技术’的提取密码,对不对?”

“你竟然都知道?”

白小鹿的脸红起来,有种被人拆穿的惭愧,“为什么一直装作懵懵懂懂的样子?”

“废话,如果当时撕破脸皮,我根本不是你们两个魔族能力者的对手,结果不是被你们杀死,就是被你们用更强的‘心之力’镇压和催眠。”

万藏海摊手道,“除了装疯卖傻,等待时机之外,我还有第二个选择么?更何况,我原本就需要你们两个保护我抵达真正的目的地,你们都是能力者,令成功几率和安全系数都大大提升,这是好事,我为什么要揭穿你们?”

白小鹿张了张嘴,又不知该说什么。

原本他就知道万藏海心机深沉,却没想到会深沉到这种程度,连金牙老大都被他骗了。

“现在你该明白一切了吧,别怪我,要怪就怪你们实在太蠢。”

万藏海得意道,“大家本来就是敌人,是你们首先进攻‘新金山’,毁掉了我的家园,我为自己的城市复仇,当然是不择手段,有什么问题?”

没问题。

白小鹿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

即便经过丑恶荒原的荡涤,他依旧学不会那些无赖和恶棍们强词夺理,厚颜无耻的样子。

万藏海的手段称不上光明正大,但他的确是受害者,是金牙老大带着白小鹿等等魔族大军,首先进攻“新金山”,并且毁掉了这座地下都市。

无论地底族和魔族昔日的恩怨是非如何,至少在这件事上,万藏海有一万个理由,无所不用其极地向金牙老大报仇。

而现在,白小鹿有立场,为金牙老大向万藏海报仇吗?

就算有立场,他又有能力吗?

没有。

他什么都没有。

男孩低头,看着荒原霸主稀烂的尸体,眼泪在眼窝里打转,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时候,前方的战斗也接近尾声,毒蝎帮和秃鹫帮的匪徒已经被屠戮殆尽,火箭飞行兵却是毫发无损——这就是乌合之众和精锐正规军的区别。

“就算你杀了金牙老大,你也逃不了。”

白小鹿万念俱灰,苦涩道,“这支部队的指挥官‘斯特林上校’,是金牙老大的好朋友,他冒着滚滚沙尘赶来,就是为了救人,你却把人杀了,你要怎么逃?”

“‘好朋友’,哈哈哈哈,真是可爱啊,小鹿同学,你知道你我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

万藏海哈哈大笑,先指了指白小鹿,又指向自己的胸膛,“你相信朋友,相信旗帜,相信希望,相信祖国,相信同胞,相信这些虚无缥缈却屁用都没有的东西,你之所以相信这些,是因为你太弱小,就算拥有超能力,你依旧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你根本不相信自己,你必须在自己之外找到一个依靠!

“而我足够强大,强大到根本不在乎任何东西,我只要相信自己就足够了,我是注定要踏上巅峰,号令天下的人!

“这就是你我的区别,亦是1%和99%的区别,是地底族和魔族的区别,是上位者和蝼蚁的区别。

“滚开,看大爷好好表演吧!”

万藏海满脸轻蔑,一脚把白小鹿踢开,单膝跪在金牙老大的尸体上摸索。

“你干什么!”

白小鹿尖叫。

“这个,是我的,物归原主,没问题吧?”

万藏海在金牙老大的腰间,摸到了存储尖端净水技术的芯片。

白小鹿无话可说。

“还有这个。”

万藏海想要从金牙老大手里夺走那面血迹斑斑的花旗,但金牙老大就算是死,依旧紧紧拽住自己的旗帜,万藏海扯了两次没有扯过来,恼羞成怒,抽出匕首将金牙老大的两根手指斩落下来,终于拿到了花旗。

“你,你疯了,这是金牙老大的战旗,是花旗帮的战旗!”

白小鹿的眼眶和嘴角同时撕裂,涌出鲜血。

“反正他已经死了,借来用用又有什么关系?”

万藏海微微一笑,蹲到白小鹿面前,轻轻拍了拍男孩的脸颊,“不爽?难受?怒火中烧,想要杀死我?那就来啊,用你的‘心之力’,爆掉我的脑血管,让我承受严重的脑震荡,就像你刚才对匪徒们所做的那样——怎么,不行了,能力耗尽了,再发动就要反噬了?

“呵呵,所以金牙老大说你蠢,真是一点儿都没错,身为一名能力者,无论何时都要给自己留一张底牌,否则就会像现在这样,任人宰割啊,小鹿同学!”

他把白小鹿的脑袋死死按进了沙尘中,狠狠摩擦。

随后一脚踩在白小鹿大腿的一处伤口上,不顾男孩的喊叫,展开花旗,用力挥舞起来。

“别开火,自己人,我要和你们的指挥官谈一笔交易!”

万藏海笑容灿烂,朝缓缓飞来的火箭飞行兵喊叫,“谁是斯特林上校?我要见斯特林上校,送上一份珍贵的见面礼,谈一笔天大的交易!”

十几名火箭飞行兵缓缓落地。

其余精锐战士依旧在半空中警戒,无数道杀人的目光穿透了万藏海的身体,他却若无其事,甘之如饴。

对面一名身穿最精良铠甲的军官摘下头盔,露出一张刀削斧砍,布满风霜的面孔。

“哦,原来不是上校。”

看到对方胸口的标志,万藏海眼前一亮,笑容更加浓郁,“是将军,斯特林将军,您好。”

“你是谁?”

火箭飞行兵指挥官斯特林眯起眼睛,看着万藏海和白小鹿,还有旁边金牙老大的尸体。

看到金牙老大支离破碎的尸体时,他的神色明显一黯,嘴唇哆嗦片刻,没有说话,又恢复了锐利。

万藏海摊开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武器,深吸一口气,大声道:“我叫‘邵金川’,我的父亲是‘新金山’市长‘邵青云’,我全权代表父亲,想要和斯特林将军以及‘协约’做一笔交易,我们愿意归顺‘协约’,帮‘协约’打败该死的‘同盟’!”

“什么!”

少年脚下的男孩,被这番话震得瞠目结舌,仿佛脑域深处炸开十万八千个响雷,久久回不过神来。

这,这家伙竟然不是“金山净水公司”实验室主任的儿子,而是新金山市长的儿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这……”

斯特林眯起眼睛,沉吟起来。

“口说无凭,这是我代表父亲送给斯特林将军的一点见面礼——你们一直在寻找的‘尖端净水技术’全部资料,请笑纳,无论交易是否达成,都不影响我们父子和斯特林将军的友谊!”

万藏海——邵金川笑眯眯地将芯片送了过去,当然是用他“隔空御物,电磁推动”的超能力。

他是“能力者”的事实,又令火箭飞行兵们紧张起来。

斯特林却是挥手示意士兵们解除警戒,将芯片攥在掌心,仔细摩挲起来。

“这是真的,我不至于横穿整片‘北荒无人区’,拿自己的小命开这样的玩笑。”

邵金川道,“我的小命,很值钱的。”

“‘新金山’已经毁了,就算你真是市长之子,又凭什么和我做交易?”

斯特林掂量着芯片的重量,冷冷道,“就凭这枚芯片,远远不够。”

“‘新金山’虽然毁了,但‘金山人’并没有死绝,特别是负责防御城市的军警系统,有大队人马在我父亲的带领下逃出去,疏散到了别的‘同盟’地下都市去,他们吃了败仗,失去根基,前途一片黯淡,倘若这时候‘协约’能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肯定会不顾一切,牢牢把握住的!”

邵金川叫道,“我知道现在‘协约’和‘同盟’在前线形成僵持,久久打不开局面,眼看前线要变成血腥的绞肉机,说不定斯特林将军辛苦组建的部队都要投入进去,毫无意义地消耗殆尽!

“倘若这时候,‘同盟’后方有异动,‘协约’和我父亲混入各大地下都市的人马来个里应外合,肯定能一锤定音,奠定胜局!”

“你……”

斯特林的目光深沉,“你真能全权代表你父亲?这些话,究竟是他说的,还是你自己说的。”

“我只是个懵懂无知的少年,若非父亲谆谆教诲,怎么说得出这样的话,抛得出这样的交易?”

邵金川干脆一屁股坐了下来,高举双手道,“斯特林将军,这场战役,甚至这场战争的胜负都掌握在您的手里了,或许您一念之差,就将改变整个地球的命运,当然,也会改变您自己的未来,您将成为结束战争的英雄,不止是将军,甚至是——元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