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昨日重现27 并肩

毒蝎帮和秃鹫帮,荒原悍匪已然丧胆。

他们原本以为金牙老大进攻“新金山”受挫,花旗帮烟消云散,这位荒原霸主的雄心壮志也会随之土崩瓦解。

更何况金牙老大带着两个小鬼在“北荒无人区”中长途跋涉好几天,筋疲力尽,早已突破极限,应该是一具形容枯槁,坐以待毙的枯骨才对。

却没想到,枯骨在无形烈焰的加持之下,重新变成了亡灵,杀不死的地狱暴君!

这一刻,无数悍匪重新想起了金牙老大肆虐烈血荒原的恐怖,他们的心神再次被金牙老大的霸气和“军团”的暴虐俘虏,变成了猛虎面前的雏鸡,一动不动,任由宰割。

不一时,已经有七八辆装甲越野车被金牙老大掀翻或者炸飞。

尸体的数量更是接近百具。

直到此刻,金牙老大的攻势才稍稍延缓,浑身上下开始流淌出殷红的鲜血,口鼻之间,喷涌出灼热如蒸汽的白烟。

即便遍体鳞伤,气喘如牛,他依旧沉默地坚持着,跨步,躲闪,挥刀,劈砍,雪亮刀芒,如死神的弯镰,不断收割着一条条丑恶的生命。

“老大累了,我们必须去助他一臂之力!”

白小鹿对万藏海吼叫。

万藏海已然乱了方寸,根本不敢看男孩如猛虎般的双眼,嘴唇抖动了半天都想不出说辞,干脆把枪械和子弹都一股脑儿交给白小鹿,举起双手,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老实说,经过刚才一轮吸引火力的密集射击,他们也剩不下多少子弹,冲上去根本是送死。

更何况这是魔族之间的“狗咬狗”,以万藏海“地底族”的立场,的确没有送死的必要。

白小鹿却顾不了这么许多,顾不了自己的身份是否会被万藏海识破,一脚将万藏海踹倒在地,取走所有枪支弹药,朝滚滚风沙冲去。

“哥哥,拜托了!”

男孩的眼神从未如此坚定,面部线条也从未如此狰狞,仿佛一瞬间成长了很多。

“如果你已下定决心——”

哥哥沉默片刻,道,“那好吧,哥哥尽力而为!”

男孩旋风般冲入风沙之中时,金牙老大的鲜血已经把脚下的沙砾变成了泥淖。

他的速度一慢,匪徒的数量优势立刻显现,几十支自动步枪同时开火,把他的防弹衣和三级护甲打得火星飞溅,四分五裂,而暴露在外面的肢体,则溅起一朵又一朵血花。

眼看匪徒形成火力压制,金牙老大被火线牢牢吸引,无法挣脱时,男孩冲了上来。

“啊!”

男孩发出野兽般的咆哮,哥哥狠狠地“推动”了一下,一道看不见的脑电波巨浪如冲击波般疾速扩散,在周围所有匪徒的脑域深处都狠狠来了一记“重锤”,顿时令不少匪徒双眼发直,口鼻流血,步履踉跄,陷入“脑震荡”状态。

这些暂时失去战斗力的匪徒,变成了最好的人肉活靶,被金牙老大一刀一个,割断了喉咙,夺走了武器。

即便白小鹿依靠颤抖的双手,也能轻而易举把他们打得脑袋开花。

远处的敌人不敢上前,依托着越野车向他们射击,那似乎超出了白小鹿和哥哥以前的攻击范围,但哥哥依旧强忍痛楚,狠狠“推动”了第二次,然后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一个个匪徒口鼻喷血,踉踉跄跄地从越野车后面暴露出来,被金牙老大一一点名。

“够了,小鬼,你哥哥要透支了!”

金牙老大将一柄自动步枪抛给白小鹿,低声吼道。

“还不够,老大,哥哥说他还可以做得更多,相信我们!”

白小鹿咧嘴微笑,鼻孔,耳孔,眼角和嘴角缓缓溢出蜿蜒的血珠,只觉得胸腹之间烧灼得厉害,哥哥仿佛将他的大脑化作了一颗炸弹,一次又一次疯狂“推动”,将他们从小到大所有的失落,恐惧,痛苦和愤怒,统统发泄出来,发泄到毒蝎和秃鹫的头上。

天然的风沙渐渐平息,但白小鹿,哥哥还有金牙老大卷起的血色风沙却越来越强劲,将两支匪帮的先锋完全笼罩在里面,那些匪徒终于受不了,丢下武器向后方逃跑,一边逃一边在嘴里喊着:“恶魔!恶魔!恶魔!”

白小鹿和金牙老大对视一眼,看到彼此眼底的笑意。

没错,他们当然是恶魔,有什么问题吗?

男孩和荒原霸主肩并着肩,大步向前,脑电波互相激荡和扶持,不断射出一次次“心灵闪电”和一枚枚灼热的子弹,直到男孩的嗓子吼出鲜血,直到哥哥的每一颗脑细胞都烧成灰烬,直到金牙老大的伤口再也流不出血,身形一歪,单膝跪倒在地为止。

这时候,他们前方五百米,已经看不到半个敌人了。

“老大,你怎么了老大!”

白小鹿急忙去搀扶金牙老大,发现他周身虽然缭绕着滚烫的白烟,身上却冷得吓人,冷得像是一具尸体。

他的防弹衣和护甲彻底被打烂了,胸口血肉模糊,像是一塌糊涂的马蜂窝,就连左边的红色义眼都不偏不倚镶嵌了一枚子弹进去,把义眼烧成了黑黢黢的窟窿,显得更加丑陋。

但白小鹿却一点儿也不觉得金牙老大丑陋或者发臭,他只想把自己的热力分给对方一点,把自己的心跳和脑电波也分给对方一点,更多一点!

“你不会有事的,老大,相信我,援军马上就来了,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你不能骗我,你他妈不能骗我,我是这么相信你,你绝对不能骗我!”

男孩撕心裂肺地叫。

“别这么叽叽喳喳,就像我真的死了一样。”

金牙老大咧嘴,吐出一口黏糊糊的黑血,轻声道。

“真、真的?”

白小鹿喜出望外。

“废话,你呢,你们两兄弟还好吗?”

金牙老大仔细端详着白小鹿,用粗糙的大手帮他轻轻抹去了脸上的血污,汗水和沙尘。

“我们也没事,我们好得很,尤里的‘心灵笔记’真厉害,哥哥竟然能一口气‘推动’十几次,不过他现在有点儿累,休息一下就好,休息一下!”

白小鹿依旧不肯放开金牙老大,有些徒劳地想帮他清理伤口,又不知该从何下手,伤口实在太多太密,简直把金牙老大的五脏六腑统统撕碎,叫人非常怀疑,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那就好。”

金牙老大虚弱道,“那就好。”

其实,一点儿都不好。

两人都非常清楚,他们刚刚干掉的仅仅是毒蝎帮和秃鹫帮的先头部队而已。

两大匪帮虽然是乌合之众,但也不是白痴,不可能将所有兵力堆积在一起,乱哄哄一拥而上,特别是在面对金牙老大这样的荒原霸主,人尽皆知的恐怖“能力者”之时。

刚刚这些,只是先锋,接下来缓缓逼近,在远处不断放枪的,才是两大匪帮的绝对主力。

而白小鹿和金牙老大,已经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无论金牙老大的“军团”还是白小鹿哥哥的“心灵闪电”,也放得一干二净,甚至要反噬主人的生命力。

这是真正的弹尽粮绝,山穷水尽。

然而,看着渐渐逼近的敌方主力,两人却非常奇怪,没有生出半点儿恐惧,悔恨或者遗憾的负面情绪,男孩和荒原霸主对视一眼,在彼此眼底看到的只有平静。

“对不起。”

荒原霸主对男孩说。

“不用,这样很好,反正总要死的,这样死很好。”

男孩笑着说。

“不是,我是说昨晚的事,昨晚我真应该答应,和你多玩一把《强手棋》的。”

荒原霸主认真道。

“下辈子吧,真希望下辈子我可以……可以再见到金牙老大,到时候,您再教我下《强手棋》,好不好?”

男孩的笑容里有了眼泪。

“……好,相信我,一定。”

荒原霸主说。

匪徒距离他们越来越近,男孩和荒原霸主也在不知不觉中,倚靠在了一起。

“这种时候应该来点儿音乐的,只可惜没带音箱,要不然我唱给你听。”

荒原霸主说,“《乡村之路,带我回家》,好不好?”

“不好,都听腻了。”

男孩笑起来,“您会唱《昨日重现》吗,我想听那个。”

“啊,那个啊……”

“唱吧,听您唱了一路的《乡村之路,带我回家》,我真的很好奇,您的嗓门唱起《昨日重现》来会怎么样,唱吧,老大,我喜欢听你唱《昨日重现》,唱吧!”

男孩摇晃着荒原霸主的胳膊。

荒原霸主惨白的脸上居然显出一抹红晕。

他清了清嗓子,又吐出一口粘稠的黑血,真的准备开嗓。

但这时候,天空中“嗡嗡”的破风声还有密集的子弹声,却掩盖住了他的歌声。

燃烧的弹幕如瓢泼大雨,洒向大地。

却不是冲着他们两个,而是对准了不远处的匪徒。

白小鹿眯起眼睛,在铅云之间看到了几十名背着喷射背包,插着银白色翅膀,如鹰隼般凶猛,如蜻蜓般灵动,如蜂鸟般敏捷的士兵。

他们居高临下,训练有素,火力凶猛至极,对匪徒展开一边倒的收割和屠杀。

即便阳光黯淡,他们身上充满未来色彩的先进护甲,以及胸口的“协约”标志依旧熠熠生辉,光耀万丈。

援军终于降临。

正是“协约”秘密训练的新型兵种——火箭飞行兵!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