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昨日重现25 星海(第四更!)

“是我不好。”

看着男孩哀求的样子,金牙老大哆嗦着又点上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道,“你们这代人,其实远远比我们这代幸运,因为你们并不曾见过过去的好日子,也就早已习惯了炼狱的折磨,绝不会像我一样,在每个窒息的夜晚都辗转反侧,回忆着过去,过去和过去。

“没有得到就无所谓失去,没有幸福就无所谓痛苦,没有真正的活过也就对死亡毫无畏惧,无知是幸福,懵懂是恩赐,死亡是终极的安息。

“但现在……小鬼,你已经知道了,永远都不可能忘记,对不起。”

“没关系,我觉得这样很好,真的,谢谢老大。”

白小鹿哽咽道,“我只是,只是太贪心了,我希望每天都能像今天一样,都有这么干净的水,这么平和的环境,都能和老大一起下《强手棋》。”

“是,你太贪心了。”

金牙老大笑了笑,“这是不可能的。”

“如果时间真能倒流,昨日真能重现,那该多好?”

白小鹿颤声道,“那我们就可以反复重演今天,不管外面的核战争、荒原和废土,一直躲在今天,一直玩《强手棋》,玩完一局,就再开一局,永远都这样。

“不,不止是这样,如果时间真能倒流,说不定我们可以阻止一切,阻止该死的核战争爆发,阻止所有破坏和平、毁灭人类的灾难发生!那样的话,说不定老大就能找到您的妻子和孩子,我的母亲也不会死,她会带着我找到父亲!”

“你醉了。”

金牙老大的指节一寸寸发白,强行压抑着自己,一字一顿道,“昨日不会重现,时间也无法逆流,生命不是游戏,没有玩完一局再重新开始的道理。”

“真的,真的没有吗?”

白小鹿似乎真的喝醉了,面孔和眼珠都红得吓人,像是一头跌入陷阱,奋力挣扎的小兽那样叫起来,“您和我哥哥都是‘能力者’,你们能力者不是都非常厉害,可以操纵‘四大基本力’,甚至移山倒海,从日月星辰中汲取力量的吗?为什么不能有一种超能力,可以逆转时间,改变一切,为什么!”

“因为时间的奥秘,远远比空间的奥秘更加复杂、晦涩和神秘百倍,按照尤里的推测,除非能统一‘强相互作用力,弱相互作用力,电磁力和引力’这‘四大基本力’,再以‘心之力’来推动和增幅,将‘大一统理论’全面破解和融会贯通,才有可能窥探到时间奥秘的亿万分之一。”

金牙老大叹息道,“这不可能,至少,在地球上是不可能的。”

“在‘地球上’不可能?”

白小鹿敏锐抓住了重点,眼底绽放出了锐不可当的锋芒,“什么意思,在‘地球上’不可能,那么,在哪里是可能的呢?”

“这……”

金牙老大晃了晃热气腾腾的脑袋,犹豫了一会儿,还是道,“尤里是一个恶魔,但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他在X营中对超能力的起源进行了很多研究,得出不少极其有趣的猜测,其中一种猜测,他认为超能力来自天外,也就是宇宙深处,群星之间,是陨石将超能力带到地球上来的。”

“什么?”

白小鹿瞪大眼睛,结结巴巴道,“陨,陨石?”

“没错,你知道全面热核战争是怎么爆发的吗?”

金牙老大伸出两个拳头抵在一起,互相角力,“二十一世纪初,人类文明的各大强权的确互相碰撞和摩擦,甚至引发不少小规模冲突和代理人战争,但彼此都拥有庞大的核武库以及导弹防御体系,处在‘战略核威慑’的恐怖平衡当中,谁也不想和对方同归于尽,全面热核战争未必会这么早爆发。

“但是,在战争前夕,一场小规模陨石雨却突入大气层,十分精确地袭击了各大强权的导弹防御基地以及核武库,打破了平衡,然后就是‘轰轰轰轰轰轰’,地球表面化作一片焦土。

“尤里认为,正是这些打破平衡的陨石,或者前后几十年来自同样方向的陨石,从宇宙深处带来了一些极其特殊的东西,慢慢改变了部分人类的体质和灵魂,最终达到临界,诞生了‘能力者’,或者说‘新人类’。”

“还有这样的事情!”

这是白小鹿第一次听到类似的说法,怎么想都觉得奇怪,“可是,最近几十年并没有太大规模的陨石雨袭击地球事件啊,区区几颗陨石,就能精确击中各大强权的核武库以及导弹防御中枢?”

“很奇怪,对吧?”

金牙老大道,“所以,尤里非常怀疑,这些陨石并不是天然形成,而是某种武器,来自宇宙深处的……另一个文明,另一种智慧的精确制导武器。

“尤里认为,既然人类依靠这些陨石的残片,都可以掌握一定程度的超能力,如果可以溯源而上,找到陨石的源头,找到另一个文明,另一种星空智慧的话,说不定就有希望彻底破解‘四大基本力’甚至‘大一统理论’的奥秘,谁知道呢?”

“所以——”

白小鹿一下子激动起来,也聪明起来,“想要逆转时间的话,就要去宇宙深处,星海尽头,寻找更高层次的文明和智慧!”

“别激动,小鬼,别激动。”

荒原霸主尽量安抚着男孩,“这只是尤里的猜测,是他在极度亢奋的情况下胡说八道的疯话而已,更何况,你怎么可能去宇宙深处,星海尽头呢?”

“为什么不可能?”

白小鹿看着地上的强手棋,将一枚棋子死死攥在掌心,攥出鲜血,“只要能逆转时间,拯救一切,我什么苦都能吃,什么痛都不怕,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

“那将是一段很遥远,很遥远的旅途。”

金牙老大看着白小鹿,脸上流露出浓烈的痛苦,摇头道,“小鬼,你会失去很多东西,或许是所有的一切。”

“我还有什么可以失去吗?”

白小鹿看着自己流血的手掌,咧嘴笑起来,“而且,只要时光倒流,昨日重现,失去的一切都能找回来的,不是吗?”

……

那天晚上,男孩又做梦了。

这次是一个很好很好,好到不愿意醒来的梦。

他梦到热核战争并没有爆发,他们生活的小山村花团锦簇,山脚下是一片片五颜六色的果园和农田,空气中满是扑鼻的香味。

他和哥哥分开了,哥哥是一个英俊潇洒的大小伙子,妹妹的腿脚利落了,妈妈没有死也没有疯疯癫癫的,他们一家人坐在半山腰上野餐,看着山脚下的人们辛勤劳作着,妈妈和妹妹一起唱了很多很多歌,而他和哥哥只顾着傻笑,喝酸酸甜甜很好喝的水果酒。

啊,还有爸爸,他们找到了爸爸,爸爸是一个如山岳般魁梧的中年男人,胡子拉碴,身上的味道有点重,很像金牙老大——当然是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的版本,爸爸说话很大声,笑起来也很大声,也教他们玩《强手棋》,他,哥哥和爸爸一起玩。

这个梦实在太美好,美好到男孩潜意识里也知道它不是真的,但并不妨碍男孩将所有的欢笑和泪水都留在梦里,留在过去的好日子里。

最后,梦就要结束了。

太阳西垂,将男孩的影子拖曳成长长一条,好像是黑色的蛇。

“不想就这样结束吗?”

忽然,模模糊糊的影子,真像是毒蛇般蠕动起来。

“哎?”

男孩瞪大眼睛,吓了一跳。

“想要这一切都变成现实,昨日真的重现,所有的欢乐和幸福都能无限循环吗?”

他的影子继续问他。

在梦里,一切荒谬都显得正常,男孩的怯懦也变成了好奇,白小鹿问道:“你是谁?”

影子笑了。

白小鹿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影子也能笑,还笑得这么……诡异。

“我就是你。”

影子用低沉而魅惑的声音道,“亿万年之后的你。”

“什么?”

白小鹿愣住,结结巴巴道,“亿万年之后,我,我怎么可能,你,你怎么会——”

“不要浪费时间。”

影子说,“你不知道我究竟燃烧了多少生命,献祭了多少星球,才能从亿万年之后,向你发送一道信息……这亿万年间,你我做得都非常好,但是想要彻底逆转时间,重启一切的话,‘非常好’还不够,我们必须做得更好……喂,你究竟在干什么?我熄灭了亿万颗恒星,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只为了向亿万年前的自己说几句话,结果你居然毫不在意,走神了?”

“不是,我在看它。”

白小鹿道,“你没看到它吗?”

“它?”

影子愣住,“什么东西,我看不到,快说,什么东西!”

“秃鹫。”

白小鹿盯着自己眼前,忍不住道,“这么大一只眼睛水汪汪好像很贱很风骚的秃鹫,你竟然没看见?”

“眼睛水汪汪……很贱很风骚的……秃鹫?”

影子沉默片刻,声音忽然变得尖锐和愤慨,“快说,它在干什么,快告诉我,这头该死的秃鹫到底在干什么!”

“它在转圈圈,好像是在跳舞,跳那个什么,芭蕾舞。”

白小鹿老老实实道,“具体什么剧目我就不知道了,对不起,被它骚扰我没办法集中精神——您刚才说什么,您是亿万年之后的我,您要干什么来着?”

影子沉默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

然后,梦境就在影子的咆哮声中破裂。

白小鹿看到影子一飞冲天,一口把秃鹫吞噬进去,好像用一只麻袋兜住秃鹫,劈头盖脑乱打。

“你这个死缠烂打的混蛋,你这只肮脏下贱的蟑螂,你这坨鬼鬼祟祟的细菌,你这枚卑鄙无耻的病毒,快滚开,快从我的核心里滚出去!”

这是影子的声音,不知为何,这么气急败坏。

“哎呀,啊呀,痛痛痛痛痛痛痛,要死要死要死要死,投降了投降了投降了,大哥我投降了,大叔,大爷,我叫你大爷行不行,别打了大爷,至少别打脸,我靠脸吃饭的!秃鹫这么天真烂漫,人畜无害的小生命,你怎么舍得下这么重手?‘爱护秃鹫,人人有责’的誓言你都忘了吗?痛痛痛,要死要死,救命啊,来人呐,洪潮打人啦,洪潮打死人啦!”

这个,白小鹿也不知道是谁的声音,呃,也不是很想知道。

梦就这样莫名其妙,稀里糊涂地醒了,总感觉滋味……怪怪的。

这原本应该是一个纯粹的,黯淡的,绝望的黑色故事。

是一个男孩失去一切,变得面目全非,竭力回头却又永远回不了头,甚至忘记自己是谁的故事。

但是,自从秃鹫出现,一切都变得怪怪的。

就像是一锅好端端的热粥里,掺了一颗老鼠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