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昨日重现23 X营

他们处理完伤口,找到了好多葡萄酒和罐头,播放最美妙的音乐,在起居室里搞了一场小小的派对。

或许是为了庆祝白小鹿死里逃生;或许是这场穿越荒原之旅已经到了尾声,需要稍作休整,一鼓作气;又或许什么都不为,仅仅是抢在被死神追上之前,享受片刻的欢愉。

经过这么多天的跋涉和并肩,彼此的界线早已模糊,是敌人,是朋友,是魔族还是地底族,是主人和奴隶还是互相警惕的野兽——都不重要,此时此刻,他们仅仅是三个想要活下去,并且仍旧还活着的人而已。

男孩和少年自不必说,就连金牙老大在去了酒窖另一边的角落,神神秘秘捣鼓一阵之后,脸上也流露出了真切的笑容,每一个毛孔都舒展开来。

他悄悄告诉白小鹿,不用再担心追兵的问题,他找到了比汽车更好的东西,一座电台!

他已经向值得信任的人发去了消息,很快会有援军赶来解救他们,援军拥有全新的末日技术,速度很快,完全无视荒原恶劣的地形和各种陷阱,所以他们只要舒舒服服躲在这里就好。

就这样,金牙老大喝了很多好喝的酒,唱了很多难听的歌,再次逼迫两个小鬼和他一起唱,一起喝,很有点儿放浪形骸的意思。

白小鹿甚至怀疑,他再喝下去,就会像动画片里演的那样,葡萄酒从浑身上下所有的伤口喷出来,像一个大号喷泉。

金牙老大终于轰然倒在沙发上,挥了挥手,示意白小鹿把万藏海弄出去。

万藏海也喝醉了,一个劲儿“咯咯”笑着,像只八爪鱼一样亲热地搂着白小鹿的肩膀,面红耳赤说白小鹿是他最好的兄弟,等他有朝一日出人头地,一定不会忘了白小鹿,兄弟的事就是他自己的事,兄弟的命就是他的命,兄弟的忙一定会帮,上刀山下火海,两肋插刀也只是等闲。

白小鹿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看起来这是他最后的机会,再次使用催眠术追问提取密码。

万藏海却像是一只抹了油的陀螺,滑不留手,顾左右而言他,即便被深度催眠,依旧在潜意识里回避着和提取密码有关的一切问题。

白小鹿反复尝试,但万藏海也喝得酩酊大醉,不一时竟然沉沉睡过去,白小鹿无可奈何,只能把他塞进一只倒空的酒桶,硬着头皮回去向金牙老大复命。

回到起居室时,金牙老大的酒已经有些醒了。

地上满是空空荡荡的罐头和酒瓶,房间里回荡着古老而温暖的音乐,片刻前的欢声笑语已经消逝,愈发显得冷清和落寞,荒原霸主斜靠在沙发上,手里夹着一支烟,烟雾模糊了他的五官,他的义眼黯淡,一边轻轻咳嗽,一边怔怔看着一张相片。

正是老约翰一家的相片。

白小鹿犹豫了一下,走到金牙老大的对角线,盘膝坐下,轻声道:“对不起,他还是没说。”

“没关系,算了。”

金牙老大头也不抬,随口道,继续看他的照片,仿佛能从老约翰一家人的身上,看到很多很多东西。

“那个,白天的事,谢谢。”

白小鹿想了想,还是认真致谢,“您是我这辈子遇到第一个真心实意对我好的人,也是第一个能让我完全相信的人——哥哥除外。”

“不要说这么肉麻的话,自作聪明的小鬼,你以为这样的花言巧语就能让我感动,真的相信你的‘相信’吗?”

金牙老大啐了一口带血的浓痰,“闭嘴,不要妨碍我享受音乐和酒。”

白小鹿自讨没趣,只能揉了揉鼻子,一言不发看着金牙老大。

两人之间,尴尬的沉默慢慢扩大,或许在沉默中还夹杂着另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或许是酒精反复冲击着脑细胞,金牙老大黝黑而粗糙的大脸,竟然在五分钟之内红了起来,放下照片,瞪了白小鹿一眼,低声道:“为什么这样看我?”

白小鹿笑起来,缩着肩膀,有些不好意思地问荒原霸主:“老大,这是什么棋?”

他指着老约翰父子没有下完的那副玩具棋。

“那是《强手棋》,又叫《大富翁》。”

金牙老大扫了一眼,没声好气道。

“好玩吗?”

白小鹿没话找话。

“谁知道,你究竟想问什么?”

金牙老大皱起眉头。

“我,我也不知道。”

白小鹿蜷缩得更小,他也有些醉了,“我没想问什么,只是想和你说说话而已。”

“为什么?”

金牙老大盯着白小鹿。

“我不知道。”

白小鹿再次摇头,再次“不知道”。

“愚蠢的小鬼。”

金牙老大撇了撇嘴,又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这次,血水和唾沫都是黑色的。

“大概我是要死了吧,如果援军及时赶到,或许能多活几天,鬼知道。”

金牙老大看着自己吐出来黑色的鲜血,缓缓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是你最好的逃生机会,你有30%的几率可以杀死我,夺走这里所有的物资——后面的地下车库里有一辆车,燃油和别的物资也足够,你已经会开车了,对吧?也许你有机会逃走,也许。

“如果你现在不杀死我,你的命运就要交由援军来裁决了,愚蠢的小鬼,换成我是你,我肯定动手,绝不会将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的。”

“大概吧。”

白小鹿咬着嘴唇,摇了摇头,“但是,我不是你,你能做到的事情,我做不到,你是荒原上的霸主金牙老大,我只是,只是白小鹿而已。”

金牙老大笑起来,一边咳嗽一边笑,一边笑一边吐血,一边吐血一边咳嗽。

“小鬼,帮我再开一瓶酒。”

金牙老大把头枕在沙发的扶手上,舒舒服服躺着,半眯着眼睛,喃喃道,“你还想知道什么,尽管问吧!”

白小鹿又开了一瓶酒。

房间里响起了熟悉的旋律,《昨日重现》。

白小鹿给自己也倒了满满一杯酒,灌了一大口下去,这才鼓足勇气问道:“老大,我很想知道……这个‘尤里?艾克斯’究竟是谁,他是同盟人吗,他的‘心灵笔记’,怎么会落到你的手里?”

金牙老大的手抖了一下,但还是把酒大口大口灌下去,用机械般的声音道:“尤里?艾克斯,最开始当然不是同盟人,甚至也不是俄国人,很多情报都说他来自罗马尼亚,也有小道消息说他是特兰西瓦尼亚家族的秘密继承者,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魔,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是当时最顶尖的能力者之一,‘心之力’领域当之无愧的王者。

“只可惜,当时就连我的祖国对于超能力的研究都不太透彻,还以为普通武器就可以对付这个恶魔,经过长时间的情报搜集和周密计划,一队全副武装,训练有素的精锐海豹突击队秘密潜入东欧某地,准备抓捕尤里?艾克斯,我是他们的副队长。”

白小鹿“啊”了一声。

见到金牙老大现在被改造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隐隐感觉这抓捕行动的结果,一定不太妙。

“抓捕当然失败了。”

果然,金牙老大顿了一顿,脸上交错闪过痛苦和淡漠之色,道,“那简直不是一次抓捕,而是一场游戏,尤里的游戏,或者说,是尤里对他的‘心之力’,进行的第一次实验。

“大部分海豹都死了,我和三名兄弟留下来断后,让身受重伤的队长可以逃出去,最终,我和三名兄弟反而变成了尤里的俘虏。

“尤里把我们带到一个名叫‘X营’的地方,我们不是他的第一批实验体,却是最强壮也被折磨得最惨的一批实验体,他在我们身上进行各种超能力的探索,还用‘心之力’对我们进行洗脑,把我们变成惟命是从的爪牙和杀戮机器,帮他干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事情。

“三个兄弟陆续在实验和杀戮中牺牲了,只有我对于超能力的适应性最好,咬牙坚持下来,觉醒了自我意志,还被开发出了‘军团’的奇妙能力。

“后来……你知道,热核战争全面爆发,尤里的X营也在地毯式轰炸中彻底毁掉,我侥幸逃了出来,还偷走了他最重要的笔记,一路颠沛流离,挣扎求存,直到战争结束,我回到这里,建立花旗帮,就是这样。

“不过,直到现在,我依旧不知道当初究竟是自己逃出来,还是尤里故意放我出来,进行一次更加大规模、长时间的新实验,这个杂碎!”

白小鹿听得入神,看着金牙老大身上层层叠叠的伤口,感觉自己身上也疼痛起来,他继续问道:“那现在,尤里?艾克斯还活着吗?”

“当然。”

金牙老大冷哼一声,“他现在是‘同盟’的高级顾问,权势很大,这是我绝不愿意去‘同盟’的原因。”

“原来如此。”

白小鹿长舒一口气,困扰多日的问题终于有了答案,他应该感觉畅快才对,但不知为何,心里还是隐隐有些发堵。

见金牙老大把老约翰一家的照片捏得这么紧,手指都捏得有些发白,白小鹿忽然鬼使神差问道,“老大,能问一个私人问题吗,这里,是你的家乡?你在这里有家庭,有妻子和孩子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