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著
昨日重现22 父子

白小鹿觉得自己不止是在跑,简直是飞起来了。

从未有人如金牙老大这样用力攥紧过他的手腕,好像死也不愿意放手,甚至将自己的力量和生命都源源不断输入他的体内,令他心脏狂跳,肾上腺素疯狂分泌,整个人都像是踩在棉花上。

他说不出这究竟是什么感觉,只是在心里一个劲儿问自己:“他相信我?我相信他?为什么啊!”

“叮!”

身后传来异响,似乎是地雷的战斗部件被高高弹起的声音。

但白小鹿一点都不害怕,他能听到金牙老大坚定有力的呼吸声,感受到他无比旺盛的生命之火,耳边还在回荡着他雷鸣般的低吼,可以的,一定可以的,他们一定可以活下去的!

“跳!”

金牙老大猛地拽了他一把,此刻两人距离散兵坑还有二三十米。

“轰!”

地雷在身后狠狠炸开,冲击波如滚滚热浪,将他们推了出去,正好砸在散兵坑里。

白小鹿觉得自己的整个背部都在燃烧,火焰很快渗透到肺叶里面,疼得天昏地暗,完全说不出话来。

但强烈的刺痛告诉他的每一束神经末梢——他还活着!

“呵呵,嘻嘻,哈哈哈哈!”

趴在散兵坑里喘息了很久,他才发出了艰难而扭曲的笑声,男孩大口呼吸着灼热的空气,尽情享受着周身每一处鲜活的痛楚。

金牙老大没有骗他,他们果然可以的,他们活下来了!

“八秒六。”

正想着,金牙老大的脑袋出现在了他的散兵坑上方,荒原霸主一边吐血,一边咧嘴大笑,“小鬼,要是参加战前的奥运会,你可以拿冠军了。”

白小鹿朝金牙老大挥了挥手,表示由衷的感激和谢意,却又隐隐觉得有哪儿不对,仔细琢磨了一下,瞪大眼睛道:“八秒六?老大不是说,地雷最少都要十秒之后才会爆炸吗?”

“是吗?”

金牙老大挠了挠烧焦的络腮胡,随口道,“我猜的,总有误差吧?”

“你——猜的?”

白小鹿愕然,“其实你也不知道地雷什么时候会爆?”

“废话。”

金牙老大理所当然道,“难道你以为,我以前干过用黏性凝胶去延缓地雷爆炸这么荒谬的事情?如果没有,我怎么可能知道,地雷什么时候会爆!”

“这——”

白小鹿目瞪口呆,半是愤怒,半是郁闷,“你,你欺骗了我!”

“所以说——”

金牙老大咧嘴一笑,伸出颤抖的大手,在白小鹿的脸上不轻不重拍了两下,“小鬼,早就叫你不要相信任何人了。”

万藏海踉踉跄跄朝两人跑过来。

身上,还挂满了枪械和子弹。

白小鹿和金牙老大对视一眼,瞬间忘记了两人之间的纷争,却是都将脑电波激荡到极限,牢牢锁定万藏海。

万藏海的眼珠不停转动着,看看虽然遍体鳞伤,但精神还算正常的两人,再看看身后天边不断盘旋的秃鹫帮侦察猎鹰,犹豫了半秒钟,脸上挤出由衷的笑容,先把金牙老大拉起来,又对白小鹿张开双臂。

“祝贺你死里逃生,小鹿,看来我们要否极泰来了!”

……

“哗啦,哗啦!”

一阵铁链拖曳的声音。

“吱吱吱吱!”

绞盘和滑轮艰涩的摩擦、滚动声。

风沙散去,习习凉风扑面而来,一座地底酒窖加上小型避难所,呈现在三人眼前。

“噢噢噢噢,这里竟然一直都有电力,这次真的有救了!”

万藏海手舞足蹈,大呼小叫。

他们的确有点儿否极泰来的意思,仿佛所有厄运都在白小鹿踩到地雷的那一刻被消耗殆尽。

在风力发电厂四周转悠了没多久,他们就找到了昔日酒庄的残垣断壁,并且顺着废墟上的痕迹,一路找到了酒窖和避难所的入口。

这是一座规模不小的酒窖,大约有战前的半个足球场那么大,依靠风力发电厂提供能源——虽然绝大部分风力发电机组都在核战中被毁掉,终究还有一两座机组维持着正常运转,足以支撑一处小小的酒窖兼避难所的日常使用。

战争后期,各国政府为了稳定民心,鼓励民众自己挖掘和改造避难所,当局会在能源供应上提供最大程度的支持,这座风力发电厂就是为此兴建,采用全自动化设计,即便如此,部分机组能维持到现在,依旧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或许,就是专门为他们准备的奇迹。

酒窖仍旧保持着恒温恒湿,绝大部分葡萄酒都没有坏,就算坏掉了,还可以当成生活用水。

酒窖的一角经过改装,形成一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生活区,卧室、起居室和盥洗室一应俱全,还有一座小小的仓库,堆放着琳琅满目的各种物资,简直算是一座小小的超市了。

看起来,酒庄的主人当年是做好了长期在地底坚持的准备,打算十年二十年都不出去的。

只可惜,他们还是死了。

三人在卧室里发现了一具已经白骨化的尸体,从身上腐朽的衣物来看,应该是酒庄的女主人。

她的尸骸散发着幽幽的蓝光,部分骨骼还有些畸形,这说明了她的死因——不是辐射综合征,便是死于各种生化武器的细菌入侵,病毒感染之类,或者,兼而有之。

卧室旁边是起居室,起居室中间摆着一张五颜六色的地毯,上面画满了花花绿绿的卡通图案,地毯上摆着一副没有下完的玩具棋,骰子、玩具钞票和玩具地契散落一地。

角落里还蜷缩着两具尸骸,一大一小,应该是一个中年男人紧紧搂抱着他的孩子,旁边还散落着几个打开的药瓶,绿莹莹的药丸撒得到处都是。

“VE44神经解毒剂。”

金牙老大单膝跪地,捡起一个药瓶,“在安全剂量之内,遇水溶解之后采用肌肉注射,可以有效缓解绝大部分神经类生化武器造成的伤害,但是,如果直接口服五倍安全剂量以上的话,就是安全、高效、毫无痛苦的自杀药剂——直接麻痹中枢神经神经,没有任何感觉,就能陷入永恒的长眠。”

“我不明白。”

白小鹿说,“他们还有那么多物资,绝大部分都是真空包装的罐头,包括压缩饮用水也足够,能源供应也并不匮乏,他们什么都有,完全可以在这里坚持十几二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为什么要自杀呢?”

“不,并不是什么都有,他们准备好了一切,却失落了一样最重要的东西。”

金牙老大低声道,“希望,他们失落了希望。”

白小鹿一时语塞。

他不明白“失落了希望”究竟是什么意思。

因为他从来就没有过希望。

从未有过希望,也就无所谓失落了。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家酒庄的主人好像是叫‘约翰’还是什么的,他很爱他的妻子,他妻子当年也是酿造葡萄酒的一把好手,附近酒庄全都知道。”

金牙老大道,“可怜的老约翰,他像一只准备过冬的松鼠那样准备好了一切,改造这座避难所一定花费了他全部的心血,结果到头来却发现,自己心爱的妻子还没来得及进入避难所,就被病毒或者辐射侵袭,最后,他只能守着这么多的物资,眼睁睁看着妻子变异、衰竭、死去。

“这件事一定击溃了老约翰,令他丧失了所有希望,或许他怀疑自己和儿子也被感染;或许他不认为自己能坚持到战争结束;又或许他知道战争已经结束,外面的世界却变成了人间地狱,他一个酿造葡萄酒的,无论如何都斗不过那些拿枪的和操纵无人机的,他的酒庄迟早会沦为恶魔的巢穴,他的儿子也会变成野兽们的猎物,所以,他陪儿子下了最后一盘棋,一边下,一边骗儿子把过量神经解毒剂吃下去,就这样毫无痛苦,去和孩子的母亲团聚。”

金牙老大说完,叹了口气,从旁边的沙发上取过一张毛毯,轻轻盖在死去的父子身上。

白小鹿沉默了很久,忍不住道:“我们把他们抱到床上去吧,抱到他的妻子和他的母亲身边。”

金牙老大深深看了白小鹿一眼。

“对。”

万藏海也道,“这间起居室蛮不错,可角落里摆着两具尸体总有些毛骨悚然,把他们弄出去,我们可以在这里好好休整一下。”

“好。”

金牙老大的眼皮垂了下去,连着毛毯一起,抱起了两具变得很轻的尸骸。

白小鹿上去帮忙,小心托住了老约翰父子的脑袋,和金牙老大一起把他们送回卧室,躺到了女性尸骸的旁边,又用腐烂发霉的被子,将一家人仔仔细细地盖起来。

这时候,白小鹿才看到床头柜上摆着一张落满尘埃的照片,拂去灰尘一看,正是战前的老约翰一家。

那是一对十分健壮和快活的夫妇,有着当地人特有的黝黑肤色和雪白的牙齿,金灿灿的头发像是自己会发光一样。

他们中间的孩子捧着一大串红宝石般的葡萄,摘了一颗往自己嘴里塞去,笑得比大人更加开心。

背景是葡萄庄园,比金牙老大描述得更加鲜艳和明媚十倍,叫人一看就想起那些美好的日子,那些过去的美好的日子,那些一去不复返的,过去的美好的日子。


阅读www.yuedu.info